明潮人物
Dec 23 , 2014
00:00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文/呂安緁 圖/Fondation Louis Vuitton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 巴黎新地標 承載藝術夢想的玻璃飛船

今年10月,全球建築與藝術界的頭等大事,莫過於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的開幕!令人關切的不僅是LVMH集團多年贊助收藏的當代藝術文物將自此揭開神祕面紗,這棟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知名美國建築師Frank Gehry設計的建築,遠看既像是雲朵,近看又像是一艘蓄勢待發的玻璃飛船,以充滿藝術感的姿態躍升為巴黎的新地標。


 

 

路易威登基金會位於巴黎市郊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中的馴化園(Jardin d'Acclimatation)內,是一棟占地11,700平方公尺的迷人建築,歷時5年方才建造完成,期間總計動員200名工程師、700位工人,並申請30項專利。LVMH集團首席藝術顧問,也是基金會顧問委員會主席Jean-Paul Claverie透露,早在1990年加入集團後,即有建立基金會建築的構想,並在2001年11月與集團總裁Bernard Arnault一同參訪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由於Arnault十分驚嘆於Frank Gehry的建築創意,隨即安排兩人見面,並迅速敲定委由Frank Gehry擔綱基金會建築的重責大任。


路易威登基金會遠看如一片移動的雲朵,映照著天空的雲彩與周遭樹林變化。

基金會以大量玻璃與木材、鋼構交織出繁複且迷人的玻璃外牆體。

玻璃結構向巴黎致敬

Frank  Gehry回憶2002年2月首次與Bernard Arnault來到這個建築基地,他透露馴化園自19世紀起就是巴黎人與孩童最愛的兒童樂園和動物園,旁邊更緊鄰有著浪漫景致的布洛涅森林,一向熱愛巴黎的他,忍不住想起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筆下的巴黎,「站在這塊充滿歷史的土地,我認為有責任打造一棟具有大量玻璃的建築,以呼應巴黎自19世紀以來盛行的玻璃結構建築,一如柯比意(Le Corbusier)設計的法國廊香(Ronchamp)教堂,或如大皇宮的玻璃穹頂。」

由於基金會原址是一座兩層樓的保齡球館,基於建築法規限制有一定的高度規範,且更重要的是依據Bernard Arnault的要求,這棟建築必須巧妙地與馴化園和布洛涅森林的景致完美融合,同時還要「能啟發藝術創作的創意,並使當代藝術易於親近」。


站在基金會頂樓露台,遠眺布洛涅森林與巴黎城市之美。

基金會模型展展期至2015年3月,清楚介紹建築的創作歷程。

滿足藝術的建築有機體

Bernard Arnault的要求看似簡單,實行起來卻有難度,從開展回溯這棟建築誕生的《Frank Gehry基金會模型展》,不難發現Frank Gehry為這棟建築做了無數模型,材質從紙張到PVC方盒不等,不斷地挑戰物理與科技的突破。最後他找出的解決之道,是將整棟建築切分為兩大主體,一個是用作為展廳的建築主體──「冰山」。


基金會以窗戶引進自然光線,
參觀者更可一窺外牆結構之美。

在Frank Gehry戲稱之為「冰山」的展區裡,總計規劃11個展廳,有的寬敞而方正,甚至擁有高大天井以便引進自然光線,有的則小巧迷人,足可應付不同展覽的需求。這裡還有一座可以容納350人的音樂廳兼禮堂,完全契合Bernard Arnault對於多元藝術的喜好。Frank Gehry不諱言所有的展間規劃,都是與藝術總監Suzanne Pagé共同討論完成,他甚至以小提琴作為比喻,要她自由且盡情地彈奏。

「隨著時間過去,她會逐漸了解這棟建築的潛力,哪裡可以展示藝術品以及與建築物互動,我允許她擁有自由而無須擔心羞辱建築師本人,從此以後她可以隨心所欲在牆面上展出藝術作品。我希望這棟建築永遠沒有完工的一天,它永遠為改變而開放,在玻璃外牆和冰山之間的空間是有機的,它可以被改變。」Frank Gehry表示。

與自然的完美對話

在「冰山」之外,以3千6百片玻璃和木頭與鋼構交織出12片帆形玻璃結構外牆,既可反映出周遭雲朵與樹林的迷人景致,讓人們即使身在館內,亦可感受到馴化園與森林的迷人綠意。此外,Frank Gehry更巧妙結合玻璃、走道、階梯連結室內與戶外,在建築體外架構出多層屋頂露台,可以舉辦不同的活動,並方便參觀者由不同角度觀察建築結構之精妙,進而透過層疊玻璃與空隙,從不同角度欣賞巴黎這座城市的迷人景觀。

更讓人感到有趣的是,當你站在建築物的正面觀看,大量池水經由船首下方的階梯滾滾流下,映照上方的帆形玻璃結構,整棟建築物看起來就像是一艘蓄勢待發的玻璃飛船。對此,Frank Gehry坦言的確希望讓這棟建築化身為一艘航行於馴化園的玻璃船,但更重要的是希望藉此傳達出一種「律動感」,「我一直在尋找一種創造『感覺』的方式,藉由人性的參與來溫暖現代建築極簡主義(Minimalism)的冰冷感,避免逐漸走上一條死路。畢竟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飛機、船隻與汽車的動感世界,我希望藉由建築物與世界產生連結。」

 

呼應路易威登基金會

建築的落成與開幕,為了讓人們有機會更進一步了解Frank  Gehr y的獨特建築創意,除了基金會內部規劃《建築模型展》(展期至2015年3月16日),同時在巴黎龐畢度中心舉辦《Frank Gehry回顧展》,將其設計生涯劃分為6大主題區,從草圖、建築模型到他所拍攝的照片,其中不少展品都未曾公開,讓觀者可以清楚窺見其獨特的觀點,展期至2015年1月26日止。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