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Mar 30 , 2015
00:00

自由之翼 2015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Frei Otto

文/郭書吟 圖/2015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The Hyatt Foundation、Atelier Frei Otto Warmbronn

2015年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頒給德國建築師Frei Otto,該獎項史無前例提早兩周,先行於3月10日公布,因Frei Otto已於3月9日離世(享年90歲),這也是普立茲克獎首次以追綬之禮,向這位資深建築師致敬與道別。


 

「Frei Otto是啟發我建築之路最重要的人。他讚頌輕盈,並成功對抗地心引力──我將永遠懷念他。」──Renzo Piano

 

「歲月不待人。若有任何人懷疑這句老生常談,Frei Otto,一位當代建築巨擘,在5月普立茲克獎頒獎典禮前兩個月離開人世,使我們深感人生無常的悲傷與驚愕。」評委主席Lord Peter Palumbo致上悼詞,表達無限哀思。

令人安慰的是年初評選結果一出來,執行長Martha  Thorne便先行飛到德國與他分享好消息。Otto得知獲獎後感性地說:「我很高興,也很感激。我從沒做什麼事來刻意爭取這個獎項。我從事建築的動力,來自於為受到自然災害的貧苦大眾設計好的建築。我會利用我的餘生,做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幫助人類。你們現在看到的我,是一個快樂的人。」


1.日前2015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公布,獲獎人為當代鑽研輕體結構的先驅Frei Otto,可惜他已於3月9日離世。(© Ingenhoven und Partner Architekten, Dusseldorf)2.1972年慕尼黑奧運主場館為Frei Otto代表作。(© Christine Kanstinger)

著迷飛行 參戰的啟示

Frei德文意為自由,Frei Otto人如其名,一生都在對抗地心引力,製作一個個他稱之為「天空之城」的作品。向天空飛去的偏好從小便看出端倪,他幼時喜愛設計滑翔機,對於僅靠薄翅便能翱翔的飛行物件特別著迷。

Frei Otto是20世紀初極端年代的見證者,生於德國Siegmar,在柏林成長,Otto青年時期正是希特勒掌權、大舉西進與東征的時代。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雕塑家,他曾跟著石匠當學徒,然而他最終沒有學習雕塑,1943年進入柏林工業大學,Otto選擇了建築。

當時歐陸正處於情勢緊繃的二戰,Otto入學沒多久便被徵召入伍,服役於納粹德國空軍(Luftwaffe)。Luftwaffe被譽為當時最先進、最具戰鬥力的空軍,然而Frei Otto與父母一般,已對希特勒與國社黨施行集權和侵略行動感到懼怕,一如他回憶駕駛戰鬥機時,「從高空俯瞰烽火連天的城市,對一個建築系學生來說是最難熬的學期。」親身參戰的經驗,促使他往後走向與納粹德國服膺的巨大厚重、標榜國威的建築風格完全相反之路——他希望戰後的建築是透明、輕量、卸除威權,材料上講求節能,風格上宗法自然。

1945年,他的戰機在紐倫堡近處遭擊落,為同盟軍俘虜,囚於法國沙特爾近郊戰俘營兩年,直至1948年獲釋。 


1.Frei  Otto與Ove  Arup  & Partners、Ted  Happold於1970年代在德國合作的多功能場館。(©  Frei  Otto)2.1957年科隆,德國聯邦花園展的入口篷頂。(©  Frei Otto)3.此網狀結構是Frei Otto設計1967年蒙特利世博會德國館的靈感來源。(© Frei  Otto)

大如天篷  輕如鴻羽

Frei Otto最終回到柏林完成學業,並得到一筆獎學金,前往美國修讀建築,走訪萊特、密斯凡德羅等建築師的作品。1952年於柏林成立事務所,兩年後獲得土木工程博士學位,開始實踐他「大如天篷,輕如鴻羽」的建築風格。Otto著迷於篷頂結構,認為其質輕、延展度高、易拆解,兼顧經濟效益與節能。他認為建築要盡可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因而畢生致力於利用最少材料、創作最大效益的作品。

1955年德國聯邦花園展,Otto 和Peter Stromeyer合作設計三頂以棉花纖維為材料的大天篷,於建築界初試啼聲。1967年蒙特利世博會德國館(西德)之作展現Frei Otto融合建築與結構工程的才華,1972年慕尼黑奧運主場館則是又一突破,以拉棚式薄膜結構為主體育場建造綿延相連的頂蓋(雖然該場賽事因「慕尼黑慘案」—11名以色列代表隊團員遭巴勒斯坦武裝組織暗殺而蒙塵)。

Frei Otto極早便開始「跨界」,他的工作模式並非建築獨大,反而喜歡與各領域人員合作,如1961年在母校成立Biology and Building research group,便是和生物學家Johann-Gerhard Helmcke一同設立。該組織廣納建築師、工程師和生物學家,從事以輕材質呈現大結構的研究;1964年升任斯圖加特大學Institute for Lightweight Structures(IL)總監。Frei Otto嚮往自然,其作品經常展現「仿生」的趣味,這也是為何生物學家會出現在他團隊的主因。殼型、肥皂泡泡、鳥類頭骨、蜘蛛網等都是他的靈感來源。


4.1972年慕尼黑奧運主場館。(©  Christine Kanstinger)5.1967年加拿大蒙特利世博會德國館。(© 
Frei Otto)6.2000年漢諾威世博會與坂茂合作的日本館。(© Hiroyuki Hirai)7.1967年加拿大蒙特利世博會德國館內景。(© Burkhardt)

鑽研輕體結構的先驅

普立茲克獎評委讚譽Frei Otto是鑽研輕體結構的先驅,60年前提出的主張,今日依然適用,且最為難得的是他經常透過撰述和合作,慷慨分享研究成果,如2000年漢諾威世博會與日本建築師坂茂合作的日本館。他還是英國大型工程事務所BuroHappold Engineering重要啟發者,該事務所創辦人Ted Happold在1970年代初與Otto相識,兩人的友誼與諸多合作,開啟建築師與結構工程師相互輝映的新紀元。

得獎消息公布後,建築圈莫不為Frei Otto嘆息。他實是早該得獎了,與他合作過的坂茂,竟還早他一步掄桂冠(2014年)。普立茲克獎是建築趨勢風向球,近年亞洲建築師頻頻獲獎,如日本妹島和世、伊東豊雄、坂茂、中國王澍等人都是以低限、輕質、尊重自然,反映建築師如何應變天災多變的當代。也許是他們的接連獲獎,再次喚起大眾與普立茲克獎評委對Frei Otto的重視——原來,他才是走在最前端的那個人。

 

Frei Otto(1925-2015)

建築師、作家、人道主義者,當代鑽研輕體結構的先驅,2015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該獎將在Otto的90歲冥誕前夕5月15日於邁阿密New World Centre舉行頒獎典禮,屆時PritzkerPrize.com將全程轉播。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