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May 28 , 2015
00:00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文/郭書吟 圖/江祐任、台灣創意設計中心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2015臺灣文博會日前落幕,場地結合華山1914、花博爭艷館及現前文創議題延燒最熱的松山文創園區舉辦,可謂今年最寫實的荒謬劇。文博會重要功能之一是提供國內外採購交易平台,然而此回大會「#設計X亞洲新銳」不少設計師令人眼睛一亮。《明周》訪談來自4個國家、4種領域、4位1980年後出生的亞洲新銳,他們不只製造商品,更端出藝術、設計與社會的思辨。


 

首飾上的藝廊  吳竟銍 (台灣)

一雙能製作出如此秀麗的「空窗琺瑯」器皿的男人手,他的心思該是多麼浪漫。1988年次的吳竟銍,畢業於臺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學系研究所,金工作品多以金屬和琺瑯為材質,因琺瑯的顏色和多重技法,讓他能在小尺度首飾上呈現畫般的質地。其作品還有另一特色,便是在玩耍「功能性」和「藝術性」的模糊界線,在飾品上展現雕塑之美,如【森林】系列胸針因採低溫燒製技法,使之呈現霧面色澤和有機形體,因而拾起為胸針,靜置如雕塑。

3年前,他開始鑽研空窗琺瑯(plique-à-jour)技術,「空窗琺瑯技術過去在歐洲是為皇室所服務,技術多不外傳,因而造成傳承的斷層。我透過閱讀和諮詢國外藝師的方式,也只獲得有限資訊,大部分還是得靠不斷的嘗試,慢慢做出成品。」空窗琺瑯的法文原意「沐浴日光」,因其在光源底下會呈現不同色澤得名,成品特美,失敗率卻極高。然而吳竟銍的空窗琺瑯作品已小有所成,如獲得2014日本伊丹工藝競賽首獎的【雨的痕跡】清酒酒杯系列,靈感來自雨季綿綿、天空落水的意象。他先將金屬片蝕刻成鏤空狀,再以空窗琺瑯技法逐一填補蝕洞,巧妙地在器皿當中展現藝術性。網址:wuchingchih.com


吳竟銍的金工作品具高度藝術性。

空窗琺瑯作品【雨的痕跡】系列。

東方瓷裝  Hans Tan (新加坡)

Hans  Tan展出的【刨剝瓷器Stripped Ming】系列,宛如一場déjà vu。質地分明是老華人愛用的仿古瓶器,卻穿上一層數位切割過的花衣。

Hans Tan曾於荷蘭埃因霍芬設計學院修讀設計,他的荷蘭經驗著重概念發想和觀念性設計,材料則是為承載設計師概念而延伸的「媒介」。【刨剝瓷器】前身是【娘惹瓷器】,皆試圖為東方瓷找新意。Hans Tan解釋,新加坡有許多販售仿古瓷器的店面,因當地土生華人(Chinese Peranakans)依然保有在家中擺放瓶器的傳統,是土生華人和原生文化的連結。【娘惹瓷器】製作方式類同染印技法,於瓷面貼上點狀塑膠保護膜,再以噴砂蝕刻幫瓷器「去漆刮色」,成品依然保留瓷器質地,卻換上一身點點衣裳。「這些年來,我發現許多販售仿古瓷器的店面越來越沒有生意,所以我從舊貨店買入許多已絕版、不再生產的瓶器,運用數位技術切割圖樣,將富麗的瓷器變出新花色。」【刨剝瓷器】便是使用這種技術,在瓶器上製造出交錯線條。


Hans Tan【刨剝瓷器Stripped Ming】系列。

【Singapore Blue】系列,在瓷器上鑿圓洞、置放一支麥克筆,由你自己決定花色。

今年是新加坡獨立建國50周年。Hans Tan作為設計中堅世代,提及新加坡是年輕的國家,多元移民和混血文化共聚,然而「新加坡的身分認同」也日漸成為新世代思辨議題。他將這個議題放入瓷器上思考,「如China Blue代指青花瓷,荷蘭台夫特出產的瓷器叫做『Delft Blue』。那『新加坡藍』是什麼呢?」最後,【Singapore Blue】提出解答。他認為「新加坡性」是變異與韌性兼具,因而【Singapore  Blue】在瓷器上鑿圓洞、置放一支麥克筆——一筆在手,花色我有。網址:hanstan.net

 

以設計救災  Eisuke Tachikawa (日本)

Eisuke  Tachikawa在學生時期便成立Nosigner,觸角延伸至產品、空間、網頁設計等,立定「為改革社會而設計we  design  for social innovation」的宗旨,數年來所發展的項目多與社會議題相關。近年讓他們廣受矚目的原因,是311大地震之後〈OLIVE〉「以設計救災」的項目。

Nosigner創辦人Tachikawa解釋:「地震發生當時我在東京,和一群設計師聚在一起,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身為設計人的『無用』,根本一群廢柴,我們想為災區盡一點心力,卻力不可及。後來我們發現災區需要各種急難下求生存的資訊,因此大地震後40個小時,Nosigner於網路發起維基模式的OLIVE網站(www.olive-for.us),讓網民上傳各種sharing do-it-yourself tips,協助災民在窘迫生存條件之下能度過難關。」「O」是呼應日本國旗的紅圓日,LIVE則是激勵「Survive, Japan」。OLIVE發表後,短時間內累積成龐大資料庫,例如如何用寶特瓶製作刀叉、過濾雨水成為飲用水等。團隊也因OLIVE項目密集參與災區事務。


1〈The Second Aid〉防災書盒是Nosigner團隊在密集參與災區事務之後,發展出來結合食物、急難用品和書籍的急難用品項。

2.311大地震後40個小時,Nosigner團隊成立OLIVE網頁,讓全球網民上傳各種急難救助資訊,後來更精選內容出版《OLIVE Book》。

約莫兩年前,仙台地區廠商Kohshin Trading  Company與Nosigner合作「The Second Aid」防災書盒。Tachikawa提及一般急難救助箱多被塞在儲藏室,災難來臨不易取得,因此團隊將The Second Aid設計成A4大小的書盒,相貌好看,能齊立於書架,盒內備妥3日份急難救助用品,包括保暖鋁箔、袋裝食物和飲水、廁紙和排泄物溶解劑等。Nosigner團隊用設計參與社會議題、對抗天然災變,演繹出設計的「社會性」——設計師,也能很有擔當。網址:nosigner.com

薄木藝術 Nucharin Wangphongsawasd (泰國)

Nucharin  Wangphongsawasd大學畢業後曾任職設計公司,然而在與客戶溝通設計過程當中,總感覺到設計端與製造端的隔閡,「『設計』產業在泰國越來越興盛,然而也導致傳統工藝的匠師收不到學徒,設計師只會設計、不會製作的現象。」

而後她辭去工作,並前往美國羅徹斯特理工學院進修木工和家具設計,試圖找回製造端與設計端的連結,在理工學院,往日所學被打散、重構,一切從「手造」開始,她開始認識木材,學習當一個「design-maker」,意即透過實地手作的設計師,因為最能理解設計師想法的師傅,就是自己——除非親身動手,否則不會感受到材質變化。Wangphongsawasd著迷於大世界裡各種複生的花紋,如貝殼、昆蟲和鳥類羽翅等。她用雙手實驗木材的彎度、曲度、柔軟度,將薄片彎成自由形,這便是她的發想過程,展場牆面吊掛十來件「立體草圖」,宛如輕薄木雕品。


〈Stella〉木桌。

〈XYLO〉矮几。

「認識木頭之後,我真正感受到自然材質的生命力。它有數不清的可能性,經常在試驗中發現驚喜,經過不斷地失敗和嘗試,也是在鍛鍊自己成為design-maker的過程,讓我更深刻認識自己。」甫回到曼谷成立工作室的Wangphongsawasd,不久前於畫廊舉辦個展,發表少量介於藝術和設計範疇的作品。她指出因全為手作,無法量產,這也是她串聯製造端與設計端的初衷,在設計裡放入藝術性,讓出自其手的家具更顯珍稀。網址:www.ordinary-creature.com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