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Aug 13 , 2015
17:54

帶著古蹟去旅行

文/郭書吟 圖/何經泰、徐逸鴻
  • 帶著古蹟去旅行
  • 帶著古蹟去旅行
  • 帶著古蹟去旅行
  • 帶著古蹟去旅行
  • 帶著古蹟去旅行
  • 帶著古蹟去旅行

近日在大稻埕或萬華地區的市集,你可能會遇到一個「賣地圖」的古蹟插畫達人徐逸鴻,近作〈艋舺文化地圖〉〈大稻埕文化地圖〉將台北老城區的古蹟建築列隊縮小了,讓你放在包裡隨身帶著古蹟去旅行。


 

在製作大稻埕與艋舺文化地圖之前,徐逸鴻已經先後出版【台灣珍藏】系列——《圖說艋舺龍山寺》《圖說清代台北城》《圖說日治台北城》,該系列靈感源於日本暢銷數十萬冊的【日本經典建築】書系,以圖文並茂方式呈現京都、奈良等古都,【台灣珍藏】系列原先也想以這種方式,把古蹟變得親近,誰知市場反應不如預期,書系計畫雖然宣告暫停,卻成為【文化地圖】系列的契機。

古蹟散步趣

「市場型態正在改變,要讀者讀一本有關古蹟的書,他可能讀不下去,但如果把內容轉換成一張地圖就輕鬆多了。」徐逸鴻解釋,現在的人閒暇一來,比起在家裡讀一本書,他們更喜歡到現場去走走看看,〈大稻埕文化地圖〉〈艋舺文化地圖〉便是攤開夠大方、收納便利行的設計,一頁繪製日治時期(1895∼1945)文化風景,另一頁是散步地圖,史料與閒趣風味並重。「【文化地圖】希望成為一種入門,讓對古蹟不了解的人產生興趣,有機會更深入、開始讀書。」

.繪製【文化地圖】系列的徐逸鴻。

投入古建築領域已十多年,徐逸鴻畢業於文化大學建築暨都市設計系,後於北藝大建築與古蹟保存研究所修讀碩士,大三起於李乾朗工作室任職助理數年,其工作室是出版、事務所、學術之集大成,編書校稿、調查研究、古蹟修復等從書桌到工地的事情全部包辦,實務、理論、測繪兼修,他也因此累積出版古蹟書籍的功力。

 

傳統建築含蓄而優雅

「傳統建築」在台灣建築學院是極弱勢,徐逸鴻指出國內建築設計強調創新而非顧舊,營造廠修護古蹟的技術早與匠師脫節。1950年代光復之後,建築走向鋼筋水泥化,三合院、廟宇等傳統建築已被忽視數十年,「以前廟宇是匠班蓋的,以木匠為首,包括雕花匠、彩繪匠、剪黏匠等等。現在不是了,廟宇走向水泥化,傳統建築遇到現代的營造廠和事務所,為了省錢,綁鋼筋水泥,連雕花都是水泥灌出來的,所以大木匠、小木匠都失業了,為了生存,轉行去設計水泥廟,傳統建築系統開始瓦解,廟宇開始變形,東西就走味兒了。為什麼大家開始懷念老建築?因為它『優雅』而富含美學。」

徐逸鴻指出傳統建築的共通原則就是大「雅」之風,許多老房子不管是日本房子、廟宇、宅院都是台灣匠師蓋的,「你要他蓋廟他很行,你要他做大溪老街上那些西式雕花,他也做得精緻。因為他們是『手藝人』,是真正懂美的人。台灣應該成立中央級別的保存技術研究中心,攏絡全台灣頂尖彩繪、木匠等匠師,由中央機構統籌修護上的問題,提供技術指導的資源。」

台灣罕見特種行業舊址──文萌樓。地圖內有數座建築剖面圖,徐逸鴻解釋既然是手繪插畫,就要畫出照片拍不出來的特色。

朝向推廣教育

「現在是傳統建築領域跌到谷底的時候,但我相信年輕一代的想法會改變,我們有機會復興對傳統建築的重視。」興許是這般物極必反的想法,徐逸鴻畢業後沒有走向事務所或學術,而是轉向「推廣教育」一途。「古蹟修復、調查、學術都是傳統建築領域應該要做的事,但是台灣目前還少了社會大眾教育這一塊。例如李乾朗老師寫了很多書,就是在扮演學術界與社會教育間的橋梁,社會正需要這些資訊。我認為學者有責任將他們的研究以白話語言寫出來,而我想做的便是社會教育推廣。」

徐逸鴻兒時便著迷於畫畫,他的畫具是自動筆與麥克筆,風格寫實而古樸。圖為大稻埕老屋再利用「保安捌肆(順天外科)」

繼艋舺、大稻埕之後,徐逸鴻正進行新竹舊城繪製,而後基隆、鹿港、美濃、旗山、金門等都在計畫之內,「台灣至少可以做20張!」持一張手繪地圖,那溫潤是3C科技無法相比的,插畫家把再大的古蹟都縮成薄紙,放在包裡,帶著古蹟去旅行。

 

 

〈艋舺文化地圖〉

〈大稻埕文化地圖〉可於台北永樂座、聚珍臺灣(www.gjtaiwan.com)購買。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