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Sep 25 , 2015
14:23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文/郭書吟 圖/Historic England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 乾杯!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巡禮

Cheers!英國文化資產門神Historic England日前公布「戰時最美小酒館」(Best Inter-War Pubs Listed)新科名單,將19間興建於1918年〜1939年的酒館登錄為文化資產,並宣布即日起歡迎舉薦「戰後最美小酒館」(Best post-war pubs)名單,號召全民珍視厝邊老房子,復興英式酒館文化。


 

酒館是英格蘭人最熟悉與鍾愛的建築類型,英格蘭有十分特殊的酒館文化,有一說是英國人有酒館(pub),美國人有酒吧(bar)。Kate Fox的英格蘭人人類學田野報告書《瞧那些英國佬》寫道:「酒館在英格蘭文化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超過3/4成年人上酒館,超過1/3是『常客』,每周至少光顧一次。對許多人而言,酒館是第二個家;對社會科學家而言,酒館還提供了絕佳的英格蘭人口『代表性縮影』⋯⋯若不曾在酒館待過一些時間,根本甭想了解英格蘭人特性。」

小酒館的悲歌

酒館是英格蘭人的社區中心、八卦情報站、第二個家,有趣的是許多酒館名念起來就像一則童話,例如最常見的紅獅酒館(Red Lion)、玫瑰與皇冠(The Rose & Crown)、豬哨(The Pig & Whistle)、酒醉鴨鴨(The Drunken Duck)、雙頸天鵝(The Swan With Two Necks)等。一些老酒館還與文學牽上線,如狄更斯與Ye Olde Cheshire Cheese,縱使裡頭晦暗不明,朝聖者依然摩肩擦踵地擠在吧台邊,點一杯愛爾啤酒向狄更斯致敬。

Petts Wood日光酒館(Daylight Inn)是為紀念當年推動日光節約時間的William Willett而命名,新都鐸風格是Charrington's酒廠響應「酒館改革運動」之作,用料講究,內裝新穎。

然而因飲食習慣與社會變遷,酒館現已成為英國最瀕危的建築類型之一。1800年代晚期至1900年代初受到「嗜酒如惡魔」輿論影響,酒館數量始受到政府控管。2007年公共場所禁菸令、2008年起增漲至42%啤酒稅、超市酒品促銷等原因,造成啤酒銷售量下滑、酒館紛紛關門大吉的現象。根據Campaign for Real Ale(CAMRA,真麥酒運動組織)資料,每一周就有18至29家酒館吹熄燈號,高潮是在金融海嘯前後,2008年計有7千家酒館倒閉,2009年創下一星期52家酒館關門大吉的悲劇。雪上加霜的是酒館因位於社區中心,經常成為建商收購改建的金雞母。

Petts Wood日光酒館(Daylight Inn)是為紀念當年推動日光節約時間的William Willett而命名,新都鐸風格是Charrington's酒廠響應「酒館改革運動」之作,用料講究,內裝新穎。

1971年,真麥酒運動組織喊出復興啤酒/酒館文化,號召民眾向官方舉薦厝邊酒館(List your Local),推動具有歷史價值的酒館登錄為文化資產。而包括英國啤酒協會、Save the Pub Group皆積極推動社會省思酒館在英國文化的地位。

此回「戰時最美小酒館」於2013年12月起對英格蘭全境興建於戰時的酒館進行調查,2015年完成報告上線,內容呈現當年「酒館改革運動」(improved pub movement)始末,並針對37家具有保存價值的酒館進行調研,促成日前19家酒館獲得Grade II、Grade II*文資身分。

 

卡爾頓事件

「酒館改革運動」是為揮別過去英格蘭人的不良飲酒現象,包括晦暗不明的角落、油膩屋子、爛醉如泥的酒友,諸多啤酒廠紛紛邀請建築師設計或改裝酒館,其中又以新都鐸風格和新喬治亞風格最受歡迎,主要是為誇讚大不列顛的榮景,內部裝修首重擴大空間、使之明亮,第二是在中央添設吧台和中島設施,讓侍者能高效服務顧客,並若有似無地「監看」顧客行為。第三,為了招攬光棍以外的客群,紛紛增添用餐室、娛樂間、花園等,吸引婦女、家庭和勞工以外的階級前往消費。

位於諾里奇的門房酒館(The Gatehouse)於1934年興建,以其中世紀風格內裝和彩繪玻璃著名,彩繪玻璃圖樣據稱是取材自11世紀貝葉掛毯(BayeuxTapestry)。

戰時響應「酒館改革運動」而設的酒館約有3千間,然而至今完整保留者相當稀少。今年4月8日,倫敦西敏區「卡爾頓酒館事件」再次燃起社會關注酒館存廢議題,一間興建於1920年至1921年的The Carlton Tavern在無預警之下遭到以色列地產公司CLTX Ltd.以闢建新住宅區為由拆除,Historic England大動肝火、在地人群情激憤,因該酒館是入列Grade II的候選名單,還是那條街上唯一躲過二戰戰火的建築。事隔一個月,西敏市議會史無前例地對CLTX Ltd.發出強制令,限期地產公司必須從4月8日起算18個月內,將酒館「一磚不差地蓋回來」。

考文垂的睡帽廳酒館(Biggin Hall Hotel)。雖然名為Hotel,但它從來不是旅店,只是為了增加酒館的高級感。興建於1923年,採當時酒館愛用的新都鐸風格設計。

 

戰後最美酒館 得獎的是?

此次新登錄的19間酒館不僅風格獨特,且都尚在營運。唯一晉升Grade II*的伯明罕黑馬酒館被認為是戰時最美酒館建築之一,由Francis Goldsbrough為John Davenport and Sons酒廠設計,融合中世紀晚期和都鐸風格,石刻、木作呈現伯明罕工藝與美術運動的精良作工。

東倫敦金心酒館(Golden Heart)內外觀。金心在1980、1990年代是英國著名超叛逆女藝術家Tracey Emin、Sarah Lucas等人的聚會所

英國老酒廠杜魯門(Truman's Brewery,1666年創始於東倫敦,1989年歇業,2010年品牌易手後重新開張)當年也是積極回應「酒館改革運動」者,這次有6間小酒館:皇家橡樹、玫瑰與皇冠、金心、鹿首、愛丁堡公爵、車站酒館登錄在冊。其中金心和鹿首正位於移民、藝術家、創意人才混居的東倫敦,金心是1980、1990年代以叛逆著稱的藝術家Tracey Emin、Sarah Lucas等人的聚會所,鹿首則是「居家型」酒館,樸拙外觀、曲弧線吧台、磚造的火爐、木造內裡,主要客群為鄰近工廠、倉庫與碼頭工人的藍領階級。

位於倫敦南部Brixton的愛丁堡公爵(The Duke of Edinburgh)是老酒廠杜魯門興建於戰時的酒館之一,當年還特地蓋了花園,吸引婦女和家庭客群前往消費。

「戰時最美小酒館」已然是最新英國酒館朝聖指南,然而故事沒完,Historic England日前宣布即日起歡迎英國人舉薦「戰後最美酒館」名單,一杯麥酒的復興,還很有看頭。

 

「英國戰時最美小酒館」新科名單報告書
網址:research.historicengland.org.uk/Report.aspx?i=15315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