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聞
Mar 15 , 2014
00:00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文/李雨勳 圖/何經泰、威視、臉書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 拍《牯嶺街》戲分被剪光 永瀨正敏就怕《KANO》做白工

對於演台灣電影,日本男星永瀨正敏有著「一朝被蛇咬」的害怕心情,因當年客串演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戲分卻全被剪光,讓他鬱卒了好久;這次接拍《KANO》,即便是擔任男主角,他還是很擔心舊事重演,「戲殺青後,我一直問馬導(馬志翔),有我吧?會不會剪掉很多?」直到日前首映,看到自己戲分吃重,還被誇表現精彩,他才放下心中大石呢!


早在20多年前,永瀨正敏就曾來台拍過戲,那時他正在拍攝余為彥導演的電影,剛好楊德昌也在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而余為彥又是楊德昌的製片,於是余為彥就問他:「我們(指與楊德昌)現在在拍戲,要不要過來軋一角?」他笑說能夠參與楊德昌的作品,雖然只是扮演一個小流氓,戲分如同臨演,但他還很認真地在手臂上畫刺青,演得很投入,結果竟然被剪光光,「之後出現4個多小時的導演版本,我想說應該會有我了吧?結果還是沒有耶!」

就怕馬志翔剪戲分

也因此《KANO》找上門時,永瀨正敏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尤其長達5個月的拍攝期,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經驗;他透露,原本預定3個月內把他的戲拍完,沒想到拍攝時間長達5個月,但頭洗一半了又不能不洗完,「我只能挪動後續的既定行程,親自跟下一部戲的導演猛賠不是。」連演他老婆的坂井真紀先殺青後回到日本,也主動發簡訊給他:「聽說行程延後了,還好嗎?辛苦了。」他自嘲拍《KANO》時正好是他入行30周年,拍了那麼多鏡頭,如果最後還是被剪光光,他肯定會很傷心,所以三不五時就追問馬志翔會不會把他的戲分剪掉很多呢!

不過,永瀨正敏顯然多慮了,他在《KANO》中扮演日據時代帶領嘉農棒球隊打進甲子園決賽的靈魂人物近藤兵太郎,角色從頭貫穿到尾,與坂井真紀的夫妻對手戲更是細膩動人,而他與坂井要和演球員的素人演員合作,也著實考驗表演的應變能力。坂井表示在台灣工作,很多人都會說日文,在適應上沒有太大困難,倒是看到永瀨及那些素人演員在球場很操的樣子,當下會湧起近藤妻子的心情去關心他們,意外幫助她更入戲。

永瀨正敏熱愛拍照,常在日本舉辦個展,最近為了即將展開的「I Meet You Project」攝影展而忙碌,連在台灣宣傳也不忘為《KANO》的其他演員拍照,準備放進展覽中。

永瀨正敏也笑說:「我飾演的近藤教練很嚴格,但戲外我看這些素人小朋友們訓練非常辛苦、常常偷哭,我反而安慰他們放鬆、不要緊張,希望能給他們一些力量。」他爆料笑道:「拍戲時,這些小朋友想跟坂井真紀講話,又太過害羞不敢向前,一直在我面前誇她好漂亮、好可愛。我通常會生氣回說:『她是我老婆耶!』哈哈。」

以攝影紀念入行30年

緣分真的很奇妙,坂井真紀20年前的第一部電影就是跟永瀨正敏合作,她不禁感嘆時光飛逝,如今在戲裡戲外,她也從可愛少女變成人母,努力學習在工作與家庭上取得平衡,「女優是一輩子的事業,但是小孩成長只有一次,我不想錯過。身為母親,看著孩子每天都會有新發現,想要2者兼顧會很辛苦,但幸好有家人及工作人員支持,而且到我這個年齡還能接到戲,更要用心去演。」永瀨稱讚她把默默支持近藤教練的妻子詮釋得很好,戲分不多卻層次分明,「有些演員只管演好自己的角色,但坂井會去想要怎麼演,才能襯托近藤教練的角色厚度,果然是個好老婆啊。」

監製魏德聖(左起)、永瀨正敏、童星喬喬、亞琦與坂井真紀、導演馬志翔一起出席《KANO》記者會,期許票房大賣。

坂井真紀與永瀨正敏扮演一對恩愛夫妻,透過眼神交流即讓人感受到真摯的情感。

永瀨正敏熱愛攝影,時間不是用來演戲,就是用來拍照,這次拍《KANO》的空檔,常可見他拿相機在側拍,正巧坂井真紀的老公是名攝影師,所以2人也會聊些用什麼相機拍照之類的心得,坂井笑說:「我向來都是被拍的那個人,少有攝影經驗,受到老公的影響,才開始學些簡單的拍照技巧,慢慢感受到拍照的樂趣。」永瀨是出了名的個性派,喜歡用鏡頭寫日記,發表過不少作品,為了紀念出道30周年,他宣布將舉辦「I Meet You Project」攝影展,藉由拍下入行以來遇到的人們來表達感激之意,包括這次合拍《KANO》的坂井真紀也在其中,「很可惜,要不是時間急迫,我可以把坂井真紀拍的更棒的。」求好心切可見一斑。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