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Jun 21 , 2018
00:00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文/楊景婷 圖/高政全攝、馬棋朵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 專訪/全民男友猛健身 陳彥名為愛早起磨豆漿

26歲的新生代演員陳彥名一入行就接演同志電影《紅樓夢》以及BL夯劇《深藍與月光》,充滿療癒的迷人笑容,受封「全民男友」。他七月將推出首本個人寫真書,分享在咖啡廳打工遇見的人事物,不過比起咖啡,他和豆漿更有緣,大學時期曾在前女友家的豆漿店工作兩年,從磨豆、打油條到製作水煎包都難不倒他,差點成了豆漿店接班人!


新書取名《陳彥名ARIC #Y1闖入》,「Y」是他名字縮寫的第一個字母,「1」代表著出道後很多的第一次,包括第一本書、第一次拍電影、第一次在咖啡廳沖泡咖啡、第一次的個人見面會以及從小到大的生活點滴。最後的「闖入」則是希望透過這本寫真書,讓更多人認識並闖入陳彥名的生活。

2017年《紅樓夢》殺青後,他整天宅在家,經紀公司老闆乾脆安排他到咖啡廳打工,前後待了2個月,從外場接客做起,發傳單、學拉花、沖茶葉,全是初體驗,「第一次發傳單才發現很不容易,有些人看到你就把眼神避開,挫折感很重,一開始發了2小時才發完,後來學著主動微笑、點頭打招呼,增加傳單發出去的機會。」

他透過接待客人,學會不少禮儀,包括遞餐盤不要侵入客人用餐的空間、低下身和客人講話等等,陳彥名自嘲很常聽錯別人講話,有次客人說:「不用提袋。」他竟回:「抱歉,我們沒有皮蛋。」讓對方傻眼狂笑。他說打工最大收穫是「變開朗」,身邊朋友都認為他比過去更勇敢表達自己。

蹺課慶生冏被抓包

蹺課慶生冏被抓包

陳彥名的座右銘是「愛笑的人運氣不會差」,臉上總掛著微笑,不過學生時期的他,面對父親嚴厲管教可說是相當壓抑,「爸爸是警察,採取軍事化教育,尤其在生活習慣上,每天六點會被叫起來,陪他吃早餐、看職棒。」

回憶這一切的起點,是在升國中的暑假,「有次吃飯,爸爸突然說:『差不多可以開始了,彥名要長大囉。』隔天起床後,他開始對我很嚴格,要我摺被子、幫忙洗碗、切菜。」家事做久了總會習慣,心理不平衡卻很難釋懷,父親認為男女教育不同,姊姊常被誇,他不管拿再多獎,從沒聽過父親說「你很棒」,姊弟倆被「差別待遇」,讓他內心很不是滋味。

這一連串不滿累積到高二終於爆發,有天他蹺了一堂補習班的課幫朋友慶生,好死不死媽媽騎車接送卻等不到人,回家後爸爸質問:「是不是沒補習?」他竟嘴硬稱:「我有去!」媽媽聽了氣到衝進房罵他,「我那時壓了太久,瞬間頂嘴回去,大吼『我又不是去做壞事』,媽媽被我氣哭,我爸就走過來直接賞我一巴掌,說『給我跪著』!」他當晚邊哭邊跪在房間門口,直到兩三點。說完故事後,陳彥名突然笑說:「我很久沒想起這件事了,回去要跟媽媽說聲對不起。」

嚴父剃頭賞巴掌

嚴父剃頭賞巴掌

另一件讓他印象深刻的事,同樣發生在高二升高三,當時成績太差,爸爸為了讓他記取教訓,逼他剃頭,他一氣之下坐在巷口不回家,直到晚上九點,媽媽出來找人說:「回家了,但你等下還是要剪頭髮。」陳彥名終究剃了頭,成績倒也真的進步了,「我爸說如果生活上沒警惕自己,有時犯了錯是無法回頭的。」

父親至今對陳彥名來說仍是「翻不過去的高牆」,但長大後透過媽媽擔任橋梁,倒是了解爸爸的用心良苦。過年回花蓮老家,爸爸會特地去載他,或是等他搭上車才安排其他行程。陳彥名坦言一直想找機會跟爸爸聊開,「我幾天前夢到回花蓮,大家都不在了,老家空空的,親戚說家人都生病走了,當下醒來眼睛是濕的,很難過。」他其實常哭著跟經紀人說「想回家」,卻堅持要有滿意的成績才行,被虧腦袋真的很「硬」。

而從小成長的環境,也造就他害羞的個性,交過四任女友的他,幾乎都由女生主動,國三開始談戀愛,初吻發生在花蓮鐵道公園,當時被女生抓著臉就「啵了下去」;第二任女友是補習班同學,兩人交往11個月,卻連牽手都沒有,「她說喜歡我,我也說喜歡她,然後每天傳簡訊,後來也是因為傳訊息沒回就結束了。」根本就是網友。

慘遭兵變踏進演藝圈

慘遭兵變踏進演藝圈

直到上了大學,他才化被動為主動,交往六年的前女友就是自己追來的,陳彥名自認不浪漫但很會付出,喜歡被需要的感覺,他大三、大四都在當時的女友家的豆漿店工作,「我凌晨兩點半起床、三點備料,從泡豆子、磨豆子、打油條全都做,她表哥幾乎把我當大弟子在教,對我很好。」

兩年多的訓練下,他幾乎要成接班人,不過當兵期間被分手,豆漿之路轉了個大彎,反而踏進五光十色的演藝圈,陳彥名現在仍會偷偷經過那家店,但選擇不打擾,就是想看當初一起工作的大家還好不好。

至今單身兩年,談起公司的禁愛令,他笑說:「就算沒禁愛令,我對愛情好像也沒特別欲望,以前走在路上甚至不會看女生,頂多看穿搭,現在開始會看,身邊也有談得來的女生朋友,但不會想進一步交往。」

對感情無欲無求,陳彥名對健身倒很有毅力,每天都花1.5小時運動操肌,目前已有六塊肌,不過寫真書裡最大尺度僅到裸上半身,他害羞表示:「練肌肉需要時間,我還沒練好,目前只給自己五、六分不及格,希望加強胸肌、手臂和背肌,下次可以一鳴驚人!」《陳彥名ARIC #Y1闖入》已在博客來開始預購。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