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Jun 07 , 2019
00:00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 專訪/聽媽媽的話!汪東城渴婚分享雙人床

「人總是要不斷嘗試,趁年輕還做得到,多去挑戰!」為了撕下「花美男」標籤,汪東城近年前進保加利亞、日本和大陸拍戲,在完成高難度動作戲的同時,也把自己搞得滿身傷,不僅身上有吊鋼絲弄傷頸椎的舊疾,拍陸劇《西夏死書》時,還在五層樓高的岩壁踩空,為戲出生入死嚇壞媽媽,促使他在拍完新片《干將莫邪》後改拍愛情劇,恰巧找上門的劇本是台劇,讓他有望暫緩「空中飛人」的漂泊生活,「聽媽媽的話」在台拍新戲。


從《惡作劇之吻》的阿金、《終極一班》的汪大東,到「飛輪海」的人氣歌手,五官俊美的汪東城一直被定位成美男偶像,讓他更想證明自己,不僅拍了首部好萊塢片《王牌保安》,懷抱英雄夢的他,在Cosplay成鋼鐵人、《七龍珠》的孫悟空之餘,還穿梭各大城市,在沙漠、森林、峽谷、戈壁中忍受寒冬酷暑,挑戰飛車、跑酷、跳傘等自我極限,搏命拍戲。

負傷打鬥老媽心疼

汪東城為了鏡頭好看,盡可能親身上陣,就連接拍改編自韓劇《我的維納斯》的都會愛情劇《我的健身教練》,都有大量的健身戲,他說:「我從小就看成龍大哥的電影長大,我自己很喜歡拍動作片,也想用多元的作品,記錄演員生活。」只是過足動作明星癮的汪東城,卻也大傷小傷不斷,他原本以為剛殺青的《干將莫邪》,愛情戲比重會大過動作戲,卻並非如此。「因為干將和莫邪是對夫妻,我原本以為只要談談戀愛,打鐵、鑄劍就好,但劇本上一場描述『兵荒馬亂之際,雙方一陣對峙後,對打一番』的戲,就拍了五天,我也莫名受了很多傷,像是脖子被勒到、差點被武術演員劃傷眼睛,媽媽就希望我能多歇會兒,不要再那麼搏命。」

 

汪東城說「媽媽是我的全部」,他會這麼努力,也是想讓媽媽開心,但不斷帶傷回家,卻讓媽媽很心疼,希望他多接一些文藝愛情作品,「所以我就聽媽媽的話啦,雖然還在挑劇本,但我會朝危險動作比較少的戲種做選擇。」而汪東城正在接洽的作品就是台灣電視劇,有機會詮釋高冷的霸道總裁,拍戲之餘也有更多時間在家陪媽媽。

空出床位期待桃花

汪東城雖四海為家拍戲,卻會認床,他在北京、上海租下倉庫,倉庫內放的都是家用品,供他將拍戲下榻的飯店布置成自己的家。汪東城雖嚮往「家的溫暖」,卻還沒急著「成家」,提起感情似乎有許多難言之隱,因為現在的自己還沒辦法為了愛情停下工作,他有感而發強調:「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

但汪東城也坦言媽媽每天都在催婚,讓對感情隨緣的他,也渴望早日遇到對的人,他打趣說:「我現在睡雙人床時,固定只睡一邊,我都幾歲了?當然想快點結婚啊!」強調已為未來的另一半留下空床位。

出道十多年的汪東城,今年過年難得讓自己放了一個多月的長假,在家裡發呆放空,每天大睡十小時,就連朋友都被他嚇到,因為以往的汪東城若遇到空檔,絕對是選擇再拍一部戲。已放完假、充飽電的他,自認現在的狀態,就像他的單曲〈動力向前〉唱的「動力向前不停,堅持不能放棄,挑戰我自己,跟著希望前行」般地蓄勢待發。提起有沒有計畫接拍國片?他也期待表示:「希望大家不要只把我定位成偶像,我還有很多的可能性,歡迎國片導演來找我。」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