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Apr 26 , 2014
00:00

拿老爸退休金發片 潘裕文壓力大得躁鬱症

文/蘇美如 圖/高政全 其他/設計/吳佩玲;圖片/夢不落工作室
  • 拿老爸退休金發片 潘裕文壓力大得躁鬱症
  • 拿老爸退休金發片 潘裕文壓力大得躁鬱症
  • 拿老爸退休金發片 潘裕文壓力大得躁鬱症
  • 拿老爸退休金發片 潘裕文壓力大得躁鬱症

2007年,潘裕文拿下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比賽季軍,隨即簽進唱片公司,但發展卻始終不及同期的林宥嘉;苦等多時未能發片,結束與舊東家的合約後,他前年成立了工作室,獨立製作專輯,去年底因參加台視《我要當歌手》,才終於獲得了發行單曲的機會。外型斯文的他,參加比賽演唱的曲風以抒情歌為主,因而有了療傷王子的封號,但他知道,真實的自己不僅於此,他不僅有點神經質,還是控制狂又偏執,「我真的是神經病!」能給如此的潘裕文恣意發揮機會的,或許也只有他自己了吧!


「如果你沒和我聊天,可能會覺得我文質彬彬,但其實我很有個性,不自己出來做,就沒辦法展現自己,只能一直當個溫文儒雅的情歌王子。」和唱片公司結束合約後,他拿著爸爸的退休金組工作室,花了400萬發行獨立製作專輯《Listen to Clock聽克拉克說》,就算背後沒有金援,宣傳機會少之又少,連身邊的人都笑他傻,他仍執著做想做的事。「或許大家會說我很辛苦,會覺得我瘋了,或是覺得我嫌自己還不夠慘!但上張專輯在幾乎沒有什麼宣傳下,也賣了4、5千張,算不錯了。而且不管是唱片公司或是自己做,都會遇到困難和辛苦的時候啊!」

每月只有3天好心情

曾經因為等待發片的徬徨無助,導致憂鬱症;如今的潘裕文笑稱自己患上躁鬱症,「達不到理想的時候,就會很痛苦,而且至少(工作)要可以溫飽、可以平衡生活。演藝圈沒有進步就是退步,沒有所謂的持平!」不難看出,對於「拿錢發片」這件事,他表面雖看來豁達,背後仍有著消化不了的壓力,「男人也跟女生一樣有生理期,一個月會有幾天情緒低落,你知道嗎?但我大概一個月只有3天有好心情吧!」當被人質疑或嘲笑時,或是苦無平台呈現作品時,他更覺得自己很「慘」,「還是會擔心賺不賺錢,畢竟也要有錢才能做下一張嘛!」 

 

潘裕文不諱言,壓力來自個性,更來自強烈希望被肯定的心,「不是說要賺很多錢或是多麼飛黃騰達,但希望自己是歌手的這個身分,可以說服很多人。我不是為了告訴大家我可以自己出專輯才出,而是為了成為我心目中的歌手才做的,但這不是發一張就能做到,大家都太急著看到成果了!」他說,想和偶像陳奕迅或五月天一樣,透過歌手的身分,不僅實現對世界的理想與抱負,還能引起共鳴,影響更多的人,「我對這世界很有熱情!每次都跟我媽說,還好現在不是革命或戰爭的時代,不然我一定是第一個躺在坦克車前面的,我就是會說,『犧牲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的那種人!」


潘裕文自費出輯,做自己想做的音樂,
卻苦無露出平台。

偏執個性妝髮一手搞定

他笑說自己是個控制狂,只要是在意的事,就希望能一手掌控,就連個性也顯得偏執,「但我覺得這是我最迷人的地方,也是僅有的優點。」他舉例,若是打電動,為求破關就會不眠不休,也沒有人可以滿足他對妝髮的要求,那就自己來,「我不要『大概』,而是希望對事情都能全盤了解、參與。」這樣的個性,難道不會引來「難搞」評論?他搖搖頭回說,「什麼都不在意的人,根本不會成功,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什麼啊!」

即將滿30歲的潘裕文,除了希望工作能越來越上軌道,還許下了今年內希望可以結婚的願望,坦言現在的女友與自己很合得來,才讓以往總嚷著不婚的他動了想婚的念頭,「我喜歡聰明、很有個性的女生,然後還要能跟我一樣『肖肖的』才不無聊!」一點都不擔心和另一半的瘋狂生活會導致精神耗弱,「反正真的累了,就3天、一星期,或是一個月不要講話就好啊!」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