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Aug 20 , 2021
00:00

大淵自曝疫情打亂結婚大計!笑談舒服哲學

文/林奕雯 圖/本色音樂
  • 大淵自曝疫情打亂結婚大計!笑談舒服哲學
  • 大淵自曝疫情打亂結婚大計!笑談舒服哲學
  • 大淵自曝疫情打亂結婚大計!笑談舒服哲學
  • 大淵自曝疫情打亂結婚大計!笑談舒服哲學

頑童MJ116大淵MUTA首次嘗試在「Wave:好聲音直播,語音聊天」聲音直播跟大家分享新專輯,聊聊居家防疫近況。大淵有問必答、幽默自然的分享,吸引大批粉絲湧入刷屏聊天互動,大淵發片卻因疫情沒辦法活動現場演出跟大家見面,覺得聲音直播會粉絲很有趣,開播時笑說:「肥男幫的幫眾們也都到了,今天這平台變很擠吼!」


大淵藉著Wave直播回覆一些歌迷網友常問的問題,笑說有粉絲問:「可以開一場只有肥男幫的演唱會嗎?」他說:「其實我也很想,但礙於成本考量,一般如果一百人的演唱會場地大概六十位幫眾進去就會很擠了,沒辦法我們必須也要接納一些瘦的人。」新專輯<過得爽爽>,呈現出跟頑童比較不一樣的大淵,呈現出大淵很多生活上的事情,「我喜歡的事、我關心的事、我在乎的事、車友及周遭朋友的故事等,覺得現代的人都太過於去批判其他人,試著以自娛娛人的口吻說關你屁事,要大家不要檢舉來檢舉去,我喜歡用述說情境方式寫歌,希望聽到我的歌像看電影的感覺,我一直往那方向努力,很開心大家喜歡覺得有趣。」

<Fat Boy Gang>MV中大淵率肥男幫幫眾入鏡,吸引很多人詢問如何入幫,「原本是有體重上的限制,但越來越多人想加入,我不可能定個很胖的公斤數怕大家為了入幫吃到那樣,所以放寬了入幫規則,只要BMI值超過政府對你年齡的建議、還有如果你有三高、如果你有痛風、或在團體中是那個常因為身材被揶揄的人,都歡迎大家加入肥男幫,也不用交會費只要每天上YT點<Fat Boy Gang>MV聽一聽,聽了心情有振作我就很開心了。」MV中驚喜現身的人氣Youtuber蛇丸,大淵說:「那天是我跟蛇丸當網友兩年第一次見面,今年初聯絡詢問能否參與MV,蛇丸滿有趣很阿莎力答應拍攝。」

大淵說自己從小身材就比別人大一號,連腳都特別大,身為胖子的困擾是還滿怕熱的,還有跑不快,衣服鞋子都不是很好買,問他胖的人怎麼被喜歡?大淵:「我覺得不只胖子任何人都一樣,我們沒辦法強迫人家喜歡你,只能真心的對待任何人,如果是喜歡對象,就必須真誠面對,只能把自己做好,去表現最想讓人家認識你的樣子,還要抹去大家對胖子舊有的觀念-大家覺得胖子很臭,我很常洗澡是個滿喜歡洗澡的人,還有流汗後勤於換衣服,就可以保持fresh香香的,我本身是想讓大家得我乾乾淨淨的,不覺得把自己弄得舒服點不是很好嗎?」「我這個人其實這一生沒什麼在追求,只追求舒服兩個字,相信很多人工作是為了什麼,不也是為了老後的舒服?賺那麼多錢不也是為了要舒服,人生就是為了舒服而存在,我為什麼唱歌?就是我覺得舒服啊,真的沒騙你們,舒服~很重要。」

粉絲關心頑童團員各自單飛聯絡狀況如何「我們就是為了舒服而聯絡的人,偶爾會互相關心一下,同公司、同錄音室幾乎兩三天會見一次面,瘦子其實就住我家山下而已,我去7-11可能都會遇到他,我騎車去超市買東西他也去同樣超市買東西,而且我們認識很久,我跟瘦子已經認識二十年了。」粉絲問頑童有要出新歌嗎?大淵立刻答:「會!只是再等一下,今年年初有出了一首<sweet baby>,要聽新歌可能要再等一陣子,我們會持續做這件事情,大家不用緊張。」

問及大淵何時結婚?大淵笑答:「其實我原本要結婚耶,沒開玩笑,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說真的原本有在打算了,所以大家不要再逼我,因為疫情被打亂了,正在喬這件事情,因為現在如果辦婚禮,中間要隔板子什麼的,一桌變得只能坐5個人,有點傷腦筋。」大淵也解答很多人好奇他為什麼叫MUTA?「因國小時老師叫要取英文名,因那時很愛看新朝日摔角,當中武藤敬司的假面武藤身份角色,看到覺得酷爆很喜歡,老師問英文名字,不想隨便取John、Andy、Tony這些周遭很多人用的名字,就隨口說了Muta。」

大淵分享疫情間近況,「我自己個人是還過得滿好的,除了疫情升溫不能到處亂跑,我算還滿能接受這件事情,可能我本身就是比較廢比較懶吧,這樣的生活跟我原本說差很多也多,說差不多也是差不多。」目前最期待的是,「希望疫情可以早點結束,大家都快點打到疫苗,希望生活和這個社會可以回復到原本的樣子很懷念辦活動現場演出,也懷念可以安心在餐廳吃飯。」大淵Wave開播和粉絲互動愉快,問他聲播和現場差很多嗎?大淵說:「差很多,聲播的好處,不用很直接地面對到大家,可以很自在的講話,也許我正在摳腳挖鼻屎甚至在家沒穿衣服,可是現場表演不可能不穿衣服表演,不穿就太奇怪了,嘗試聲播也就是為了舒服,好處是不穿衣服也可以播,接下來還會有機會在Wave聲音直播。」大淵以前是餐飲科畢業,因疫情這兩年常在家下廚煮飯,重新找回了做飯的感覺,如果不當歌手,覺得自己可能會在廚房工作。

粉絲也問他對台灣目前的音樂產業想法,大淵:「我覺得非常好,就我做饒舌嘻哈,跟十年前我們剛出來做音樂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有這麼多饒舌歌手饒舌音樂,甚至廣告商都想捧饒舌歌手,我覺得非常好,越多人關注這件事越多人投入,自然而然這樣的文化這樣的音樂就會越來越大,以前大家覺得做這類音樂不會紅沒人要聽,現在大家都要聽饒舌大家都要玩嘻哈,有了需求就會有更多提供者,這樣是滿好的,廠商也會覺得這是趨勢,會願意丟錢進來,看台灣饒舌音樂這樣現況,我覺得很開心。」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