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Nov 30 , 2022
00:00

五月天瑪莎當作家!自傳新書《昨天的孩子》曝光音樂回憶

文/Lily 圖/相信音樂、木馬文化
  • 瑪莎
  • 瑪莎
  • 瑪莎
  • 瑪莎
  • 瑪莎

籌備製作一年多,瑪莎推出他的生涯第一本書《昨天的孩子》,忠實呈現瑪莎本人特有的真誠與幽默,首度娓娓細述生活、樂團、搖滾、時代、回憶……,以及音樂如何教會他成長的一切。


瑪莎笑說,這本書其實並不在自己所謂的「人生規劃」裡,他只是展開雙臂去擁抱人生的各種突如其來。透過這本書,紀錄了自己與音樂之間的種種過往,以及音樂如何引導並陪伴。他說自己很幸運,可以被音樂帶大,讓音樂帶他飛到許多他從來沒想過的地方。

瑪莎國小時幾乎每天都跟鄰居小孩打架,再乖乖回家彈鋼琴,可以彈一、二小時不需要別人催,常常衣服也沒換。而他只是覺得鋼琴在他手上發出聲音很好玩。國小五年級自己買第一捲正版錄音帶是張雨生的《天天想你》,雖然當時看不懂所有的字,但他會翻看著歌詞本,一個字一個字地讀。

之後,他只要買到一張新唱片,就會把歌詞本拿出來看。當時他覺得羅大佑的歌詞很好背,後來才察覺他學到的是「詞與曲的密合度」,還有,如何用超然的角度去看周遭發生的事。他從李宗盛的〈寂寞難耐〉學習到用玩笑與調皮去表達幽默,還有,如何誠實面對自己,以及如何身處於這個世界。可以說小至感情、大到如何理解世界,所有看事情的角度,他都是從華語音樂的歌詞上學到的。

 

高二留級那一年,讓瑪莎開始思考自己未來想做什麼,因為重念二年級,他多了許多時間看書、雜誌、電影,聽更多的音樂。某次他聽到廣播中馬世芳介紹〈yesterday〉的版本比較,其中有一個早期demo版是保羅麥卡尼的木吉他彈唱,聽完之後,大哭許久。

這首歌旋律優美,沒有花俏技巧,純粹就是歌曲本身的力量。那一晚,瑪莎意識到音樂的魅力,他想著:「如果一首歌可以改變一些人?我可不可能也辦得到?」「我該不該在自己能力所及內,努力地試試看?」於是,他下定決心繼續玩團,未來繼續走音樂這條路。

附中時期的瑪莎加入吉他社,開始練貝斯。第一把貝斯是藍色的Yamaha高一升高二時買的,當時大部分同學都想彈吉他,他想「那我就選貝斯好了」,但除了貝斯外,他也沒考慮過其他樂器,後來漸漸覺得自己不是吉他性格的人,不喜歡站在舞台最前面,不喜歡大聲嚷嚷,寧願自己把這件事做到很好才被人發現。

貝斯手的身份,讓瑪莎開始思考,這首歌曲關鍵的東西是什麼?這首歌的貝斯該做到哪些事?跟其他樂器如何串起來?這也使他開始慢慢轉向音樂製作,而他也發現,許多華語樂壇厲害的製作人、舞台總監其實都是貝斯手出身。貝斯手的天職是「必須聆聽別人在做什麼」,是「我不能只聽我自己,我得聽所有人」,正是這種練習,讓他們可以在工作上獲得更全面的視野,思考讓一首歌變得好聽。

《昨天的孩子》這個書名是瑪莎所取,他說:「希望今天的這個孩子沒有辜負昨天的孩子,雖然我們都努力地想要改變世界,但其實只要幾首簡單的歌,就有更多的明天的孩子會因為這首歌而改變自己,甚至這個世界。」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