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May 23 , 2013
00:00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文/李雨勳 圖/高政全、江祐任、台北電影委員會
  •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 自爆遭兵變痛罵新聞台 奧斯卡名導李安是梗王

國際名導李安日前返台陪媽媽過母親節,並應文化部之邀出席論壇活動,對國片提供建言。也許是受訪經驗多了,他深知媒體需求,回答時總能舉出實例當佐證或適時丟梗,比起時下偶像回話總是虛無飄渺、言不及義,大導演「說出一朵花」的功力,教人怎能不愛他呢!


此行返台,李安先陪媽媽過母親節,他幽默笑說媽媽最疼他,回來就是聽媽媽不斷嘮叨,家族聚會時連姊姊都吃醋喊不公平,因姊姊天天陪媽媽,卻不敵他每周一通電話,「我只要講一句話,我媽就開心一整個禮拜。」人人稱羨的奧斯卡獎座對最疼他的媽媽而言卻毫無感覺,「媽媽只要看到我就開心,想念我是她生活的寄託。感覺現在媽媽變得像小孩,我反而是大人了。」

李安是好好先生,這次因他憑藉著《少年PI的奇幻漂流》2度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總統府要頒給他「一等景星勳章」,結果文化部與台北市文化局都邀請他對台灣的電影產業直言進諫,並舉辦歡迎酒會與論壇活動。不料,文化部長龍應台、資深媒體人陳文茜接連與他對談,卻也引來部分不滿聲浪,指責龍部長與陳文茜趁機消費李安、亂攀關係,根本是沽名釣譽。

面對這些推不掉的人情邀約,李安能做就做,「我只是希望能夠帶給台灣一些正面的能量。」獲得台灣觀眾愛戴,他覺得太多的愛反成負擔,「愛國愛鄉是不需要講的,當你一直講的時候,就是你有問題或是這個國家有問題。當美國開始講愛國時,我就會開始擔心有問題。而每次大家講愛台灣,我也會緊張是不是哪裡出問題了?」

但他愛之深責之切,提到看台灣電視新聞,忍不住重批:「雞毛蒜皮、小貓小狗的事一直重覆拿出來講,太不像話!拜託多報導一些世界上比較重要的事,爭氣一點好不好?」

少年PI向國際展現台灣潛力

姑且不論文化部長龍應台是否有把李安的意見聽進去,就媒體的立場,聽李安演講確實是收獲良多,因為他不但會拍電影,也會說故事鋪梗,讓記者有東西可交差。對於國片產業,他表示台灣人很熱情,擁有很好的軟實力,唯一缺乏的是制度建全的電影基地和片廠,文化這種東西要扎根、有遠見,而不是政治作秀。像是魏德聖拍《賽德克 • 巴萊》時搭建的霧社街無法保留下來傳承,讓工藝嚴重流失,就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

李安強調,電影是全球化的產業,《少年PI》以印度少年為題材,在台灣拍攝、英國做配樂,視效哪裡便宜往哪裡找;為拍攝該片,他帶好萊塢人才到台灣工作9個月,責任重大,但也發現拍片需要的東西在這裡都能找到,台灣絕對有實力接國外的案子,尤其後製特效更是潛力無窮。建議政府可參考加拿大對電影拍攝提供減稅的優惠,讓各國影人來台拍片,藉此刺激消費。而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宣布明年來台拍攝《沉默》一片,就是慕名《少年PI》的成功而來。

指導叛逆陳玉勳「講不聽」

近年好萊塢與台灣都競相與中國合拍電影,李安不認同為了向「錢」看而與中國合拍,或是硬加入中國元素,他以拍攝《臥虎藏龍》為例,當時武俠片已走下坡,但他覺得自己的氣候到了、資源也到位,因此還是決定拍攝,沒想到又再度掀起武俠片熱潮。他表示,如果只是看到哪裡有利益,就一味往那兒走,很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要李安給電影後進建議,他直說需要被鼓勵就不要搞電影,會走上電影之路的人都是勸不了的;他舉例某年他被分配去指導新銳導演,當時他被分配到的是陳玉勳,不過陳玉勳很不聽話,要陳玉勳改劇本也不聽,但後來拍出來的《熱帶魚》卻是裡面最好的,「有天分的人不會聽你的,所以不要把他們教壞就好了。」

從兵變中學習成長

李安笑說,別看他導戲一臉自信滿滿,其實自己小時候很容易害怕,1天至少哭1次,「但我勇敢面對脆弱本質,像在拍《理性與感性》時,英文都說不全卻還是拍出來了。直到拍《斷背山》,才發覺自己電影好像拍得還不錯,自然就有了自信。」他從未對自己多年的懷才不遇感到憤世嫉俗,還自爆當兵退伍前1個月,收到兵變的信,心情悶了很久,但他學會設身處地從對方角度去想,之後便學會不怨天尤人,生氣絕不超過兩個月。

40歲以後,李安專拍別人不敢拍的東西,每天在外承受壓力,回家就對太太林惠嘉傾吐,露出最脆弱的一面,夫妻結婚多年感情不變,令人稱羨。相較下,幾位大陸名導陳凱歌、馮小剛離婚後再娶女星、張藝謀近期也傳出有小31歲的嬌妻與另有7個孩子的傳聞,李安的專情更顯得難能可貴。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