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Jun 19 , 2017
00:00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文/楊景婷 圖/高政全攝、華映娛樂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 吃人肉影帝轉性從良 黃秋生封刀想賣叉燒包

很多人對黃秋生的印象,就是《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的殺人魔,該片讓他在1994年奪下第1座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變態影帝」封號一跟23年。他今年再度攜手導演邱禮濤合作驚悚新片《失眠》,台灣票房破1,500萬元,成績不俗,但黃秋生卻表示這是恐怖片封山作,坦言年紀大了,演來已不如當年享受,還笑說如果沒戲拍轉行,就當廚師賣叉燒包!


55歲的黃秋生和邱禮濤導演從《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合作到《失眠》,血腥程度不斷升級,《失眠》包括撕人皮、取人腦、吃人肉、生剁命根子等驚悚畫面,挑戰觀影極限,也衝出亮眼票房。黃秋生抵台謝票,不改直率個性,聽到恭喜反虧:「幾百萬(當時票房約850萬元)就叫賣座嗎?」

90年代軋戲沒得睡

90年代軋戲沒得睡

他回憶90年代香港電影全盛時期,才是真正賣錢,當年黑社會介入,一年拍10幾部片,到處都在搶人,根本沒時間睡覺。黃秋生說:「那年代有槍,有人會接送你去拍戲,在現場盯著你。」有次在教堂拍攝,地方角頭來收錢,和拍片黑道起衝突,兩幫人馬打起來,激烈到丟擲汽油彈。

黃秋生那天剛好沒戲,隔天到現場,發現坐著兩排人,一問之下,才知道一邊是黑社會,一邊是警察。難道不會害怕嗎?他搖搖頭說:「習慣就好,那時經常有大佬找我出去吃飯,也不是聊電影,而是跟我交心,分享人生道理,我就安靜坐著聽他們說,後來沒錢賺,黑社會也跑了。」

感嘆古惑仔美化黑社會

感嘆古惑仔美化黑社會

回顧歷年角色,黃秋生在【古惑仔】系列的「大飛哥」也是經典。他透露5年前在上海健身房健身,運動到一半,突然有個大哥走過來說:「我從小看你的『大飛』,看完就加入黑社會!」接著伸出手表示:「你看,我的手差點被人砍斷,現在接好了。」黃秋生當下感嘆:「是我害了你。」坦言並不喜歡美化黑社會。

他認為人會做壞事或誤入歧途,不能全怪電影,例如《叉燒包》的年代,很多人問擔不擔心被人模仿犯罪?他反問:「你本來不是同性戀,看了同志片會變成同志嗎?沒那麼嚴重。我看《超人》長大,會發神經覺得自己會飛嗎?你說電影有沒有教育成分?有!有沒有影響?有!但沒影響這麼大,基本上還是要看人的本質。」

演膩食人魔想當廚師

演膩食人魔想當廚師

黃秋生入行35年,拿過3座金馬獎、4座金像獎,演過逾200部電影,依舊以「變態」形象深植人心。他拍完《失眠》後宣布不再接演類似角色,直言:「人年紀大了,每個演員都有極限,自己演的時候,都沒有當年那麼享受這個角色,創作能力方面應該差不多了吧!」不怕觀眾失望嗎?他妙喻:「就像男女感情,你分手就是分了,完了就完了,還要考慮女友感受嗎?生命裡面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

雖然他斬釘截鐵,但聽到記者問:「未來出現一個非常精彩的劇本,也是驚悚片,難道不心動?」又面露猶豫,笑說「到時候再看」,顯見挑戰好角色的演員魂仍在。不過現在環境不如以往,他因被認定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傳遭到中國封殺,黃秋生嘆:「接下來有戲演就好了,這幾年工作很少。」談到這裡,他突然有感而發說:「不然轉行當廚師,賣叉燒包好了!」此話一出,記者笑成一團,黃秋生強調:「我不是開玩笑,前幾天還在跟朋友討論,在台灣開港式點心店,同學說有商機,台灣點心不多。」雖然仍在討論階段,但他笑笑表示,如果未來可以在台灣開店也不錯。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