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May 23 , 2019
00:00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圖片/華映娛樂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 專訪/台灣翹臀吳慷仁 調情阿Sa失控互噴

吳慷仁以電影《非分熟女》進軍香港影壇,片中和「阿Sa」蔡卓妍情慾戲畫面唯美,拍來卻不容易,一場在廚房料理台的全裸性愛戲,他得幫女生遮重點部位,還得用雙腿撐住身體,導致兩邊膝蓋紅腫,「腿毛都不見了」;另一場餵食水果的調情戲,和阿Sa玩到失控,兩人最後互噴對方滿臉奶油,讓化妝組大傻眼。


頂著有點呆萌的新短髮,吳慷仁再度亮相為《非分熟女》宣傳,聊起香港電影初體驗,一切都很新鮮。他片中扮演茶餐廳廚師,九成講廣東話,由於之前練過客家話,兩者發音像,有時候會搞混。拍攝時也鬧過笑話,有場勸阿Sa不開心可以哭喊出來的戲,「喊」講成「含」,台詞成了「含出來會好很多」,瞬間變成三級尺度,引來現場爆笑。

香港粗口文化盛行,吳慷仁笑說工作人員教了他很多髒話,也會直接對他說:「快撚D啦!家豪哥。」甚至連阿Sa也傳了一個廣東粗口教學影片給他參考。在香港生活一個月,吳慷仁沒戲的時候就做三件事,一是在飯店看電影學廣東話,二是背台詞,三到路邊閒逛,「我住在九龍土瓜灣附近,香港氣味很重,很多地道的人事物,常一個人去茶餐廳點菜觀摩。」

赴港追星秒變迷弟

赴港追星秒變迷弟

香港地狹人稠,轉角就會遇上大明星。這次拍片,吳慷仁也巧遇鄭伊健和陳小春,「他們就在同一條街的對面拍MV!鄭伊健還走過來跟阿Sa打招呼。還有一次我看旁邊有道具車和服裝車,好奇是不是有其他劇組拍戲?結果工作人員說『那是古天樂公司』,哇!我想說古天樂會下來嗎?真的很酷。」在台灣已是一哥的他,到了香港瞬間成了小迷弟。

雖然吳慷仁總說這趟香港行就像去玩,但拍攝過程一點也不輕鬆,尤其和阿Sa在廚房的激情戲,兩人幾乎全裸上陣,事先經過極細節的溝通,「例如去觸碰胸部,我們的想像是一樣?是哪種碰法?滑過是一種,抓是一種,嘴唇碰到又是一種,那是很私密的表演。她能接受到什麼程度,對我來說很重要。」

餵食調情互噴奶油

餵食調情互噴奶油

他坦言拍攝情慾戲,男演員必須非常小心,不能讓對手演員不舒服,「我很擔心人家覺得我吃豆腐,如果沒讓女演員信任你,拍攝時不只尷尬,你會發現女演員排斥,對方會避、會躲,那就不是享受的過程了。」由於兩人性愛是在料理台上進行,材質「不太科學」,他笑說:「我要三點不動一點動,還得幫女生遮,最後達到某種高潮的時候,其實是我真的不行了,因為導演一直不喊卡,只好自己結束,『腳很痛』這句台詞完全是內心真實想法,那天拍完有點彌留狀態,膝蓋兩邊紅腫,腿毛都消失了!」

如果說《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讓你難忘美國隊長的翹臀,看完《非分熟女》肯定對吳慷仁的「台灣翹臀」印象深刻,他一聽到這個稱號,立刻瘋狂大笑,「我沒料到導演的鏡頭會如此特寫,第一次看片,我整個把臉遮住尖叫,阿Sa在旁邊一直笑。」有特別練臀部肌肉嗎?吳慷仁害羞說:「沒有耶,我不是翹,是肉啦!」

另一場他叫阿Sa閉上眼睛,餵食調情戲同樣有趣,「導演準備了很多食物,有甜有鹹,因為拍攝沒有順序,我就一直餵她吃,後面玩到有點over,我噴鮮奶油在她嘴裡,結果吃太多,她先吐了我一口奶油,我也吐了她一身,還弄到她的妝,梳化組當場傻眼,衝進來大叫!」兩人玩得開心,但因為互噴奶油畫面「不太美」,最後被剪光,只留下草莓、番茄調情。

光棍用雙手吃到飽

光棍用雙手吃到飽

電影剖析女性情慾及性自主議題,吳慷仁片中告訴阿Sa不要想太多,而是要靠心去感受。戲外的他,面對愛情又是感性派還是理性派呢?吳慷仁自我分析:「我是個感性的人,但在感情上,理性終究會戰勝感性。一開始可能感性在前,想扮演好男朋友的角色,埋沒自己的個性,後面理性跑出來,你還是你自己啊,不要因此改變。」

他坦言這是自己的缺點,「應該早點讓對方知道我的不喜歡,而不是默默附和,導致最後也許連抱怨都沒有,轉身就走,對方也莫名其妙。」至於情慾方面?他笑說:「年輕衝動多一點,現在理性多一點,要對自己的身分負責,公眾人物還是別玩吧!」

不過電影中的無性婚姻,對吳慷仁來說不大可能發生,他直率表示:「如果我已經70歲,不行了,無性婚姻可行,那時候是心靈和家人的感覺,現在性愛、生活、情趣還是很重要,不然怎麼生小孩?」雖然目前單身,他強調:「我有雙手跟網際網路,手機吃到飽啦!」笑翻全場。《非分熟女》5月24日在台上映。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