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Aug 08 , 2019
00:00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 專訪/好兄弟帶回家 劉奕兒念經驅邪救視力

劉奕兒去年在《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大展性感魅力,超辣泳裝令人印象深刻,睽違一年推出靈異電影新作《第九分局》,收起好身材改當記者查案。本身有敏感體質的她,拍片時曾不小心因「一句話」誤將好兄弟引回家,連續一周視線灰濛、身體沉重,直到念經迴向送走兄弟們,眼前才恢復光亮。


扮演社會線記者對劉奕兒來說並不難,因為她大學就是念新聞系,夢想成為體育記者的她,還接觸了很多體育課程,矛盾的是她有點人群恐懼症,被人群注視就會緊張,自招:「我最大障礙是沒法拿麥克風,因為手會抖,後來到電視台實習,必須面對鏡頭,只好把鏡頭當『地瓜』!」她後來為了克服障礙學表演,反而因緣際會踏入演藝圈。

雖然畢業後沒有當成記者,不過因為做演員而接到記者角色,也算一圓兒時夢。她事先看了不少新聞影片研究分析:「社會線記者比較常面對嚴肅議題,不會開玩笑,主要揣摩他們的眼神,還有想要找到真相的態度!」

演記者被嫌太會打

演記者被嫌太會打

關於問問題,劉奕兒倒一點也不陌生,自小就被爸爸形容是「問題兒童」的她笑說:「我如果找到一個問題就會問到底,但通常問題都很奇怪,像是為什麼鳥要站在樹上?為什麼站在樹枝上不會掉下來?」劉奕兒有點不好意思說:「最近想要戒掉,我都問些沒有意義的,只有我爸會耐心回答。有記者潛質,但方向是錯的,沒什麼重點。」

她這次飾演的如心,性格獨立堅強,練過防身術,當發現自己的閨密離奇消失後,私下展開調查,結識了有陰陽眼的刑警邱澤,片中不光追真相,還有些「動作戲」,由於她之前就會簡單防身術,練習時竟被動作指導制止:「我怕妳太會打,我們需要自然反應!」讓她哭笑不得。

邱澤拍戲全程護花

邱澤拍戲全程護花

回憶起印象最深的打戲,就是一開始誤認邱澤是小偷,拿平底鍋K他,劉奕兒至今回想仍心驚膽跳:「超可怕的!我瞄準了很多次,還要上他手銬,拍攝時內心很緊張,因為怕打到他!」兩人首度合作,劉奕兒透露之前對邱澤的印象就是「好漂亮」,「我覺得他長得太精緻、太美了!而且很懂得演戲的節奏,所以剛開始抱持著對前輩的尊敬感,合作之後,發現了他貼心的另一面!」

聊起邱澤的貼心,劉奕兒可說是信手拈來,比如說剛開拍,她還沒上工,邱澤就先為她保留了一個「第九分局」美術組的道具符,讓她隨身保平安;有一次拍攝時有花朵,恰巧劉奕兒對花粉過敏,邱澤立刻細心注意到她身上的紅印,請化妝師幫忙遮蓋。

最讓劉奕兒感動的是一場情緒很重的哭戲,因為是她的特寫,邱澤不用入鏡,但邱澤卻願意蹲在鏡頭旁陪著她對戲,「我記得當時他看著我的眼神,我也是看著他的,真的很謝謝。」另外一次劉奕兒拍攝水中戲,邱澤貼心提醒要多帶一些貼身衣物,「結果我第一天沒帶,真的超冷,因為拍了三天都得泡水中,乾濕不斷交替,導致有點失溫,後來就趕快加帶衣物!」

曬對戒引外界遐想

曬對戒引外界遐想

《第九分局》跟通靈辦案有關,劉奕兒本身也有敏感體質,雖然看不到,但可以「感應」到靈體存在,第一次有感應是在爺爺高鳴過世,她在靈堂抱著劇本睡著,「突然間感受到很溫暖的手拍著我,驚醒後旁邊卻沒人,位置方向剛好是爺爺的照片。我爸就說,爺爺應該是叫我起來看劇本,要我認真一點!」

這回拍片期間同樣發生靈異事件,她某天帶了平安符放在家中小佛堂,當時跟爸爸說了一句:「這樣我們可以連線!」當下意思是可以連線保佑拍戲順利,但因當天在基隆比較陰的地方拍攝,意外讓「好兄弟們」誤會她家佛堂是另一個「第九分局」,紛紛找上門,後來連續一周劉奕兒看光都像打了柔焦,整個人重重的,「後來跟爸爸一起念經迴向,把他們送去好地方之後,我的視野突然變亮,也沒有重量感,精神就變好了。」

劉奕兒今年除了《第九分局》,還有Netflix原創影集《極道千金》,現在正為新作品準備,工作滿檔。她和洪金寶兒子洪天祥(Jimmy)交往兩年感情依舊甜蜜,早前Jimmy上傳兩人手上對戒,被外界認為好事近了,劉奕兒趕忙笑著解釋:「那是測心跳健康的戒指啦!我們人生很無聊,就是健康、吃東西,各自工作,但我覺得這樣很好。」雖然近期聚少離多,但她大方放閃:「我相信他愛我,我也愛他!」可說是幸福滿溢。《第九分局》8月29日在台上映。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