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May 11 , 2021
00:00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文/鄭孟緹;攝影/高政全;劇照/甲上娛樂;化妝/吳羿蓉 (Artists Club);髮型/Morgan Yen (One Corner Hair Cafe Art);服裝/APUJAN;珠寶/PANDORA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 專訪/吳可熙恨透楊丞琳哭到心累!曝片場「被三鬼提頭、扯手腳」超毛靈異經驗

吳可熙在靈異驚悚國片《靈語》中飾演女兒被綁架、心急如焚的單親媽媽,在求助無門下尋求仙姑神秘的「靈語」力量。由於那陣子每天都哭到心累,腦子裡塞滿驚悚、靈異情節,吳可熙在片場小睡時竟遭鬼壓床,還很具象的看見三隻鬼呼朋引伴,一個抬她腳、一個抬手、一個抬她的頭,想要把她的靈魂扛走,讓她醒來嚇出一身冷汗!


戲約不斷的吳可熙再度接受《明潮》專訪,由於是鬼片題材,攝影師提議玩點特別的,吳可熙一臉好奇躍躍欲試,在攝影師指導下,她九十度彎腰將頭塞進空間狹窄的影印機裡,在光影交錯下,拍出一張張仙氣中帶著詭譎美的時尚大片。吳可熙不僅毫無架子還拍到欲罷不能,提議將自己的臉轉正,對著鏡頭更對味,並與趴在影印機上印出來的成品合影,只見她拿著等寸大手臂黑白印樣,銜接在自己的前臂上,充滿意境與創意,玩得不亦樂乎,但其他工作人員看到黑白樣張上的兩隻「鬼手」和髮絲下隱約的側臉,都紛紛喊:「其實滿恐怖的!」

從這就可以看得出來,吳可熙其實膽子挺大,她說:「有些東西我膽子大,有些我膽子很小,鬼片的話,小時候當然很害怕,長大以後這一年還滿喜歡看的,但是可能職業病吧,看的時候都一起看分鏡啊、很多東西,所以比較難入戲。」不僅自招很難被鬼片嚇到,近幾年她還出現奇妙的「生理反應」,「就是我看鬼片如果被嚇到了,我反而會大笑,整個電影院都是我一個人在笑,其他人應該覺得這個人很煩,為什麼這麼恐怖還一直笑?因為我覺得『欸厲害哦,嚇到我了!』」

話鋒一轉,她透露自己八字不輕,幾乎沒發生過難以解釋的靈異現象,但當真的遇上了,還是會覺得非常恐怖;她進一步透露這次在《靈語》片場經歷過「鬼壓床」,令她餘悸猶存,「有次在等戲,我去旁邊小瞇了一下,類似太累夢見的鬼壓床,我明顯感覺有三隻(鬼),先有一隻鬼,在門口看見有個人躺在那有點虛弱,然後他就叫另外兩隻過來,三個都是細細的、黑色的影子,就有三個鬼進來,一個抬腳、一個抬手、一個抬我的頭,想要把我扛走,我就一直很努力、用力的掙扎,不讓他們把我的靈魂抬起來,我想要大聲叫,但是我叫不出來,就一直很痛苦掙扎了很久,醒來的時候全身是汗,我嚇到,原來還在片場,原來我剛剛睡著了,然後去問一下現在什麼情況?還在打燈,原來只過了一下下,我當下也不敢跟其他人講。」吳可熙膽戰心驚地說。

她表示自己在電影開鏡時,一定會很虔誠的去拜拜,但拍片時,並沒有特別隨身攜帶保平安的符咒或幸運物,「我還是深深相信,我應該是因為拍這部片,每天都在想這些很驚悚、很靈異的事情,跟那陣子一直在哭,能量很高、很累。」至於是否相信「靈語」的存在?吳可熙說:「我相信、我也不相信,我尊重世界萬物,不會去冒犯或做不禮貌的事情,的確有很多事情是到現在為止我們人類還無法解釋,也有很多很奇妙的東西好像在默默指引你。」

片中吳可熙跟楊丞琳的女兒都意外失蹤,由於兩起失蹤案有所關聯,吳可熙恨透楊丞琳飾演的主婦陳慧嵐;有一場跟楊丞琳在醫院激烈拉扯的對峙戲,讓吳可熙相當揪心,卻也入戲到真的很想殺了對方,「我們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每次遇到都是能量很高、很激烈的戲,像是跟丞琳在醫院的那場戲預告裡也有,就是我想殺了她!其實我腦袋裡也閃過千百種可能,真的很想賞她巴掌、踹她什麼的,當下真的是超級恨她的。」吳可熙表示演完後心裡很難受,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是楊丞琳主動過去擁抱她,「她跟我說沒事了、沒事了,丞琳很sweet、很nice,覺得很感動。」

吳可熙之前在《血觀音》扮演文淇的親生母親,不過兩人關係疏離,這回在《靈語》才算是切切實實的感受到「為母則強」。雖然現實生活中還沒當媽,但吳可熙與母親、阿嬤感情緊密,因此對於母女間天人永隔、痛失摯愛的心情,極具共鳴。「我第一次看到劇本哭了三次,而且結尾的時候痛哭!看完真的覺得好多感受,整個過程又驚悚又嚇人,又有溫情也很感人,很多地方都太糾結了,就覺得一定要參與演出,然後跟導演和製片見面也非常投緣,就決定合作。」

第一天跟導演見面,導演拿給她一本書《成為母親之後》,吳可熙便著手做功課,書裡講述女生懷孕、生小孩的過程,及生子後的種種體驗,吳可熙同時也看了許多關於小孩失蹤的案件做研究,好讓自己更快進入角色,「國小老師這塊我就沒有去做角色實習,因為我大學的時候在英文幼教班,當過三、四年的英文老師,也是差不多教小一到小四的小朋友。我覺得最難的還是揣摩沒有這個經驗的母女情感,左思右想最後找到了我跟我媽媽之間很縝密的母女之情,把它轉嫁到我跟我女兒之間。」

吳可熙小時候是被阿嬤帶大的,對她來說像是有兩個媽媽,因此母親節都會請兩個媽媽吃飯,寫卡片、陪她們聊聊天。談及與媽媽之間的感情,她憶起有過幾次急性的病症,有次高中因為練舞太猛又節食,罹患身體沒有糖分與脂肪可以燃燒的肌肉融化症,半夜三、四點突然全身痙攣,阿嬤和媽媽將她從床上抬起,扛著她去急診室,「她們力氣很大,類似這種為母則強、腎上腺素上升的東西,我也曾經體會過。」

吳可熙拍《靈語》時簡直「神力女超人」上身,徒手敲玻璃、抱女兒飛奔樣樣來,「當下會激起很多腎上腺素,敲完玻璃當下都不痛,也抱我小孩一直跑一直躲,都覺得她很輕,一點感覺都沒有,總是在喊卡跟回到家之後,才發現手很痠痛,瘀青才出來,可能真的是母愛的偉大,很奇妙!」至於即興演出劇本沒有的徒手打玻璃,她認為那個角色在當下一定會做出這種舉動,「人命關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妳再不這樣做,難道妳要等別人來救妳心愛的人嗎?一定會想要不顧三七二十一去救人,所以我覺得當下敲玻璃是必要的。」幸好吳可熙只有破皮、小傷,並無大礙。

片中她一度面臨可能與女兒天人永隔的難熬心情,現實生活中,她回想起媽媽出車禍時,也曾深刻體會過人生走馬燈的箇中滋味,「我先接到外婆的電話,在電話裡我外婆哭得很厲害,聲音很失控,一直說『可熙妳快點來醫院,媽媽車禍!』然後就掛電話了,難道是要天人永別了嗎?是不是她隨時都有可能離開我?那個時刻我真的很像李美珍(片中角色),每一分每一秒都好痛苦,要趕著去醫院見媽媽。」

而媽媽車禍那天正好是吳可熙大學畢業後的劇團成果展,跟生死未卜的媽媽比起來,她瞬間覺得:「表演算什麼?一點都不重要!」她急忙跟老師報備後就殺去醫院,攔了學生時期根本捨不得搭的計程車,結果竟大塞車卡在車陣中,「我一直哭一直哭,開始閃出我跟我媽相處的畫面,我沒辦法接受她要這麼早離開我,因為我那時候才剛開始很努力想要表演,什麼夢想都還沒達成,也覺得自己沒有花什麼時間跟她相處,因為我一心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幾秒瞬間太多畫面跟太多感受,然後心急如焚,可是車子一動都不動,也沒辦法找任何人求救,因為外婆都不接電話,就很恐怖啊!」

幸好吳可熙阿姨及時打電話給她,跟她報平安說她媽媽沒事,只是腳受傷,並不是她想像中那麼嚴重。再三確認媽媽沒事以後,吳可熙才聽阿姨的話,折返回劇團把表演做完,「Oh my God!我那時候真的是洗三溫暖!就像李美珍接到壞人的電話,你真的是每一分每一秒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類似這種感受吧!」《靈語》將於5月12日全台上映,當天晚上7點50分場次將在in89豪華數位影院舉辦映後活動,詳情請洽甲上娛樂官方粉絲頁。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