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Sep 06 , 2021
00:00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文/鄭孟緹;造型/賴盈君;攝影/Marco;化妝/Melody Lee;髮型/喬飛 張 
  •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 專訪/一滴眼淚的重量 連晨翔

人生總會在某些時刻出現撞牆期,陷入無能為力的卡關窘境,連晨翔萬萬沒想到,接演新片《一杯熱奶茶的等待》不僅讓他體會深刻的挫敗,甚至不斷撞牆導致一度迷失,糊裡糊塗跟導演提出:「要不要考慮換角?」從來不輕言放棄的他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荒謬,所幸最後成功翻越了那堵高牆,褪去層層保護色找到表演真諦,讓他看見越級打怪後另一番人生新風景。


連晨翔近年戲約不斷,新歌也一首首接著出,把之前沉寂過的曝光量補好補滿。距離上回發片專訪只間隔幾個月,晨翔面對熟悉的《明潮》團隊像見到老朋友立刻打成一片。穿上這次特別為他準備的蘇格蘭長裙,晨翔玩心大起,學網美撩起裙襬開衩秀美腿,逗得大家噴笑,不過當暗紅色燈一打,他一秒切換高冷姿態專業擺拍,完美駕馭這套潮味十足的裙裝。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是晨翔第一次穿裙子棚拍,「我覺得很開心,看到不一樣的我!」表示今後想玩出更多新風格。

 

►螢光格紋四口袋外套、Monogram Neon Check寬鬆商務襯衫、Monogram螢光格紋百褶裙、Coffee Cup隨身包,all by Louis Vuitton。


 

這樣的冒險精神體現在晨翔預計年底上映的新片《一杯熱奶茶的等待》,片中他飾演外表灑脫、內心孤寂的男主角黃子捷,過去演過高冷也成功塑造深情暖男形象,最初看到劇本時,晨翔原以為自己應該嘗試過類似角色,不會太難駕馭,但開始讀本、走戲到正式開拍,完全顛覆了他的思維。「以前拍戲跟這次不一樣的地方是跟導演有比較多碰撞,因為我很在意這個角色,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一開始很多想法都是被推翻的。」導演詹馥華亦是編劇,是這部改編暢銷小說電影的原作者,她相當熟知角色的內心層面,舉凡生活方式、好惡等細節都一清二楚,畢竟這些角色從小說推出至今已經跟著導演生活20年。在幾番碰撞後,晨翔開始擔心:「我是不是做不到導演想要的樣子?」墜入迷失深谷,未開拍前信心已被越磨越薄。

►Salvatore Ferragamo印花襯衫。


 

拆除心牆是第一步

而進入角色的關鍵之一在於晨翔必須先褪下保護色,光這點就令他摸不著頭緒,「導演形容第一次看到我的感覺是八面玲瓏、面面俱到,談吐知所進退,這方面很像黃子捷;可是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牆打垮,他們會開玩笑跟我說『你不要再官腔了』,可是我覺得我已經很坦誠了啊!」排戲的時候,導演總看著晨翔說「那個人」又出現了,讓晨翔再度浮出黑人問號,後來才明白導演所謂的「那個人」就是指晨翔的保護色,「他們覺得我有一塊會下意識保留著,他們告訴我:『為什麼不去面對、把它擊垮呢?』」

 

另類求救絕處逢生

種種抽象的形容讓晨翔挫敗感很深,就在大年初五開工那一天,搶在電影尚未正式開拍前,他索性跟導演「攤牌」了!回想這段過程,晨翔先是傻笑了一下,說:「我從來沒有跟導演講過這種話,我說我好像沒什麼自信,如果合約還可以換的話,妳要不要考慮換角?結果導演也滿可愛的,她說:『你不能一句話把我殺死啊!』」後來導演很有耐心徹夜跟他長談,聊關於黃子捷,也聊關於連晨翔,掛上電話已經過了四、五個小時。

之後的每一天,晨翔滑開手機打開LINE,就是跟導演傳訊,有陣子在台中、基隆拍戲,每晚他都去找導演「補習」,「我們都說導演是補習班老師,隔天要拍的場次,我都想表演一次給導演看,真的把每一次拍戲當作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表演,我能做的就是多溝通,盡量讓雙方的差距接近。我跟導演說我覺得自己是一塊海綿,我有很多知識要吸收,也能改變各種形狀。」慢慢地,晨翔沉澱自我,學習跟自己相處,也更加理解黃子捷的內心。「其實我始終沒有放棄過,不是要舉白旗投降,我也不知道之前為什麼會跟導演說那種話……只是有時候到了一個低潮期,自己也無能為力,心有餘而力不足。」透過如此「另類」的方式找導演開口求助,終於在角色裡找到苦尋已久的解藥。講到這,他愛開玩笑的本性又跑出來,笑說:「其實合約也都簽了嘛,現實的一面就是這樣。」

至於印象深刻的魔王場,晨翔笑說有很多,也許是礙於不能爆雷,他舉了一個哭戲的例子,「導演要的哭戲不是要你掉眼淚,她可能會說我知道你做得很好,你也落淚了,可是我知道你的眼淚不是因為這個角色或是因為這場戲而落淚,那我們還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她會很有耐心地引導我,導演厲害的地方就是不管喜怒哀樂,她都看得出來你是不是黃子捷,你有沒有進入這個角色的狀態裡,她非常重視狀態。」經過一連串的撞牆與保護牆被擊垮,關於自己在《奶茶》裡的表現,晨翔將打分數的權力留給屆時進戲院的觀眾,「我不能說我演得多好多好,但至少我撐過來了!很感謝那個時候的自己,也很感謝在這部電影裡幫助過我的所有人。導演在拍完之後跟我講:『你是演員!』這感覺不錯,有種從補習班出師的感覺,因為導演從不講客套話。」

 

哭戲把自我丟掉

關於下半年的規劃,晨翔透露已著手籌備下一張專輯,年底還會發行寫真集,並同時為因疫情延拍的新影集持續鍛鍊身材中。平常就喜歡文字創作的他,更透露正在培養寫劇本的第二專長,已寫好許多篇故事大綱,不排除將來往幕後發展,「我有去買一些編劇的書,然後把寫好的故事概論跟製片人朋友或編劇一起討論,我覺得以我的個性不可能一輩子……話說不準,我也不能說我幾歲要退休,反正就是開始學跟自己工作相關的東西,覺得很棒,這條路我就是慢慢的走,不急於馬上要怎樣,慢慢學慢慢做。」

翔心中勾勒的腳本天馬行空多方嘗試,他提到自己高中開始熱衷NBA籃球,竟錯過風靡青少年的《航海王》,連這陣子很紅的《鬼滅之刃》也沒看過,直到最近才看了《麻辣教師GTO》,簡直超復古,「我幾乎沒看過任何一部動漫,但最近在家兩天就把四十幾集《GTO》追完,發現卡通可以發揮好多想像力,做得到很多人做不到的,接下來我應該會看很多動漫,從裡面激發一點想像力。」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