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Nov 26 , 2014
00:00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文/李雨勳 圖/鄒瑋、華映 其他/攝影協力/江祐任 造型/呂安緁 化妝/張瑋廷(美少女工作室) 髮型/Jovi(flux)
  •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 影壇地才超耐操 彭于晏自嘲被虐狂

提到兩岸三地最紅的男星,彭于晏肯定榜上有名。雖有俊美樣貌,但他知道外表遲早會不見,也清楚自己並非天生的演員,唯有土法煉鋼利用「體驗式演法」來累積實力,他演體操國手練到可後空翻、扮單車選手考上測試證照,更為了扮演傳奇宗師黃飛鴻而苦學南拳。旁人笑他何苦,他自嘲反正是被虐狂,越是地獄式的受訓過程越痛苦,但也最幸福,「而且到了現場,我就在角色狀態啦。」還呼籲導演們對他「下手」別客氣,鞭策他朝著「最值回票價的演員」目標邁進!


如果「歌壇地才」是蔡依林,可把高空吊環、鞍馬、鋼管搬上舞台,那麼「影壇地才」非彭于晏莫屬了。「我不是一個聰明的演員,所以要多做功課。」彭于晏相信勤能補拙的道理,甘願為戲學體操、打拳擊、練單車,操勞程度比運動選手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說,這種「體驗式演法」有助他進入角色,「像是唸書時我多做習題,考試就能考得好,或是多和好同學相處,學習人家怎麼做功課。如果習題做的多,考不好沒關係,那就是考運不好。」

青苔綠雙排釦大衣、銅褐色圓領T恤、灰色棉質長褲、軍綠色羊毛圍巾,all by Bottega Veneta

不執著於當主角

彭于晏笑言過去考運不好,出道後演了諸多偶像劇,最有名的可能只有《愛情白皮書》,後來爆發合約問題,導致事業一度停滯不前,但他沒放棄,隨時做好準備,等待時來運轉的機會來臨,很多人問他為何拍《翻滾吧!阿信》時要那麼拚命練成大隻佬?他直言當時因合約問題,外界大多對他保持觀望,說實在的也沒有其他工作上門,「所以我每天就在宜蘭練體操,訓練雖然辛苦,但我很快樂。」也因為把握住這個機會,事業終於撥雲見日。

冰藍色喀什米爾立體鋸齒圖紋針織衫、黑色皮褲,both by Hermès

走過合約紛擾後,彭于晏吃苦當吃補的努力開始被看見,戲約接踵而至,他也很珍惜每一次的曝光,只要戲好,不見得一定要當男主角,前提是角色要有挑戰性,「我在《寒戰》戲分就不多啊,但能夠與前輩梁家輝、郭富城對戲,就算只有3場戲我都要全力去拚,只要有一場戲被觀眾記住就夠了。」

或許是經歷過低潮,讓彭于晏對工作充滿危機意識,「因為曾經沒有機會,所以現在有機會我要更珍惜。我能做的只有多努力,讓人家看到我的工作態度,畢竟電影上映後,票房不是我能決定的,但機會是人家給的。」他笑說別看他肌肉練得很大塊,經過這幾年的磨練,內心的茁壯可是比身上的肌肉更強大,任何挑戰他都願意嘗試,新片《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就是相中他這股拚命的傻勁,才大膽啟用他重新演繹經典功夫英雄黃飛鴻,「本來選角沒有想過我,但導演希望這個演員要能演,還要肯練武功,可能我夠傻,什麼都肯練,才會被選上吧!」 

沒有功夫底子沒關係,彭于晏再度拿出吃苦耐勞的正字標誌,花了很長時間學習打南拳,一天早中晚三練,過著宛如少林寺苦行僧的純樸生活,全心投入其中體會武術精神,「練拳的節奏講求精氣神,點到心要到。南拳傳統師父的套路有點像在練毛筆字,一直練、一直練就寫成了一篇。越練越會覺得武術博大精深,我連個皮毛都還不夠。」

期待獲李連杰認可

但不管彭于晏練拳練得再認真,他終究不是個練家子,更沒想到電影開拍第一天的第一個鏡頭,就要他從3樓往下跳,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我要穿過玻璃窗掉下去,然後碰、碰、碰過了3個棚子,再落地站起來。跳完後,武術指導元奎大哥說:『你幹嘛自己跳啊?』我說:『啊,你不是叫我跳嗎?』他回說:『我是問你可不可以?』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只覺得就是要搏啊、要挨啊,不然我練那麼久的功夫幹嘛呢?」總歸一句話,他憑的就是台語常說的「憨膽」!

拍攝危險鏡頭,彭于晏能不用替身就不用,一來怕味道不對,一來扮演黃飛鴻有個李連杰大哥的「珠玉在前」,他更是不能掉以輕心。壓力很大的他,拍打戲拍到受傷,嚴重到傷口鈣化,但大氣也不吭一聲,就怕搞砸一切,「黃飛鴻是個超級icon,很少有華人英雄讓黑人白人都臣服的。記得我在加拿大
唸書時,逛百貨公司的運動用品店,會看到在播放李小龍、成龍、李連杰的影片,這是韓國人、日本人都沒有的。坦白說,要不要接演黃飛鴻?我掙扎滿久的。我只能讓角色盡量不要失去原味,把固有的精神傳承下來。」

紅色長大衣、機車圖紋罩衫、黑色長褲,all by Versace

詮釋新版黃飛鴻,彭于晏自認沒辦法和李連杰做比較,畢竟前輩有功夫底子,而他只是一個演員,他唯有希望在表演上面能呈現出新意。奇妙的是,冥冥之中他早就註定要接棒李連杰扮演這個一代宗師,「那是在台灣的八八水災『把愛傳出去』賑災活動上,李連杰大哥在接捐款電話,剛好我接他的位子,換班時我們握手,記得他的手是乾的、臉是乾的,感覺好酷。」回想與偶像唯一一次的面對面,他口氣充滿興奮,「那時候我還沒練功夫,現在我知道他為什麼手會那麼粗,因我的手也很粗糙,哈哈。」他期待李連杰來看他演的黃飛鴻,給後生晚輩一點意見,「他只要對我講一句還可以啦,我就成功了。」

談戀愛便無心工作

因主演的《激戰》《分手合約》接連賣座,彭于晏身價已不可同日而語,看準他是票房寵兒,《黃飛鴻之英雄有夢》被排在年底熱門檔期中港台同步上映。相較於事業正鴻圖大展,他的感情世界卻顯得毫不張揚,最近一次被狗仔拍到的緋聞是新人女星林珈安出入他家,男未婚女未嫁又郎才女貌,關係看似匪淺。

皮草拼接針織外套、人形幾何圖樣運動罩衫,both by Lanvin;
灰色棉質長褲,by Bottega Veneta

是不是與林珈安在交往?彭于晏搬出千遍一律的「朋友論」,否認表示:「就朋友啊,一個認識很久的朋友。」他對感情抱持隨緣的態度,認為好友趙又廷、阮經天很幸運,身邊都有幸福甜蜜的另一半,但每個人的命不一樣,他個性比較低調,感情這塊他不好意思講,也不是他想和大家分享的私事,「如果開始談戀愛,我會花很多心思在另外一半上,工作上我肯定不會像現在那麼拚,但目前就是專心工作,生活穩定才能給人家幸福啊。」

如同彭于晏所言,他的日常作息不是待在飯店就是出去開工,不開工就宅在家看片,要談戀愛也有點不知怎麼開始,因為很難碰到對象,「假如有超過一周或20天的假期,我會跟公司說我要出國度假,看看有沒有邂逅?但那麼多年來都沒碰到,哈哈哈。」來自單親家庭的他,由媽媽撫養長大,上有2個姐姐,身為家中為唯一男丁,現階段照顧家人才是他最重要的責任,「我現在是男人了,得學著當一家之主。感情當然可以談,但趁我有能力,我想要多賺點錢,然後帶媽媽去環遊世界,而且姐姐都還沒結婚,再怎麼樣也還輪不到我啦!」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