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Mar 22 , 2022
00:00

影評 /《咒》越不能觸碰的禁忌,越想知道!你該認識的最強邪神「大黑佛母」,期待打造佛母宇宙

文/Lily 圖/牽猴子
  • 《咒》
  • 《咒》
  • 《咒》
  • 《咒》
  • 《咒》
  • 《咒》
  • 《咒》

由柯孟融執導的恐怖片《咒》,故事圍繞邪教題材,女主角若男六年前觸犯了不可碰觸的禁忌,導致惡運上身,周圍的人們接二連三慘死,就連年幼女兒也難逃一劫,身體上出現了噁心蜂窩狀潰爛,更被不可名狀之物纏身,為了拯救女兒,若男決定重回六年前引發詛咒的禁忌之地,故事也逐漸解開謎團。


以下有雷

以下有雷

以下有雷

電影《咒》,以偽紀錄片式拍攝,加入沈浸互動體驗,讓觀眾成為電影中的一份子,觀影過程彷彿就是一場邪教獻祭儀式,直到最後一刻,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早已被濃厚的惡意詛咒。

一直都喜愛恐怖題材,尤其偏愛神秘邪教,抱著滿滿的期待去看了《咒》,但老實說,手持的「偽紀錄片」鬼片太常見,雖帶來彷彿真實發生的恐懼,但也會出戲想:「都這種時候了不快逃,還顧得上拍影片?」

而《咒》讓觀眾感受互動式體驗,充滿創新,但猜到其背後的用意,多少會有點影響觀影樂趣。儘管如此,看完當下,沒有被滿足期待被驚嚇之心的我,沈澱幾日後,卻對片中的邪神「大黑佛母」感到後怕與恐懼,更對其宗教體系著迷與好奇。

劇情中,若男與友人前往山上探訪男友遠親的神秘宗教儀式,村民們神神秘秘,以古怪的手勢唸著「火佛修一、心薩嘸哞」,而若男等人,為了探究「佛母」宗教,獻出了姓名,更被告誡離開以後,就不能再用本名,甚至連想起都不行,一切禁忌都令人心底感到不安。

越不能說的,越想知道,就是這點好奇心,驅使若男等人來到了村民口中「不能進去的隧道」,若男因為不舒服而留在洞口,男友與友人則闖進了禁區,跟隨他們的視角,我們看到了隧道深處「大黑佛母」的塑像,以及供奉的頭髮、牙齒,與隨處可見的鏡子,到底什麼樣的神,要人的血肉供養?

「不信邪就等死」,以輕率的態度亂闖禁地,自然沒有好下場,男友慘死,好友癲狂而亡,村民也陷入極度詭異又駭人的狀態,若男活著離開,不代表沒事了,詛咒帶走她身邊親近之人,也纏上年幼的女兒「朵朵」。

《咒》將詭異邪教打造極為真實,訪問導演,「大黑佛母」信仰是參考、改編自真實的雲南宗教,其來有自也更加真實。就如導演所說,人們敬畏神民,是敬且畏懼,而「佛母」,被改編重塑成為全新、充滿邪念的惡意之神。

「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就是「福禍相依,生死有名」,咒語手勢讓人們把名字奉獻出來,為信奉佛母的陳家人分擔惡運,觀眾成為女若男為拯救女兒,將詛咒轉移的對象。寧願害死所有人,也要救孩子,若男究極的母愛,是極端自私與恐怖。

對於佛母與山上邪教,我們僅是匆匆一瞥,但未知與敬畏恐懼的地帶,總有許多想像空間,是最迷人之處。《咒》的美術相當用心,佛母畫像與佛像都令人難忘,畫像找來專業廟宇畫師描繪,黑暗的密室中,隨著鏡頭,巨大的佛母身軀蜿蜒在屋頂,寫滿了咒文,母性乳房下垂,八支臂膀或結手印,或抓獻祭的頭髮,或頭顱,懷中抱著嬰童,卻不像要哺育,令人想起陳家獻祭孩童,極度不祥。

再看壁畫的四角有著塔樓,佛母臉的位置,滲出了血水般的污漬,彷彿活著,有意志滲出,噗哧噗哧冒泡,氣泡爭先恐後,滿懷惡意地吸引目光。

而結局時,若男來到「不能去的隧道」,佛母塑像臉被紅布遮起,寫著「死生有名」,明知道不可以看,又忍不住想看。

獻出了真名,就不能再用了,連心裡想起都不可以。

「你叫什麼名?」不知哪裡來的嘶吼,彷彿地獄的呼喚。

揭開面紗,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彷彿深淵,無止盡的洞口,一圈一圈帶領至地獄深處,或許更糟,因為眼見所及,全是密密麻麻的洞侵蝕,看一眼都是褻瀆。

詛咒的吟唱轟然響起,惡意,磕頭、磕頭,這是你的神,只能陷出血肉祭拜。

大黑佛母與其宗教實在神秘,與「慈孤觀音」一樣,對恐怖迷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與無限想像空間,期待未來還有機會看到相關宇宙擴張。而導演雖未表示會繼續延續佛母故事,但透露將依循《咒》單字片名模式,計劃拍攝恐怖片三部曲,恐怖迷大可盡情期待。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