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Aug 12 , 2015
18:52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文/李雨勳 圖/何經泰、牽猴子 其他/攝影協力/吳晴中 文編/羅雨函 設計/戚心偉 造型/吳國瑋 化妝/Elvi 髮型/Marco 場地提供/金色三麥(南港CITYLINK店)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 張孝全談萬茜 一秒變正經

張孝全生性木訥寡言,尤其不笑的時候會令人望而生畏,第一印象往往是不好親近。隨著訪他次數越來越多,漸漸變得熟絡,發現他其實話很多,偶爾還會開玩笑,說是平易近人,講白點就是悶騷。而且他好惡分明,只要不碰觸到他的死穴,他都可以言無不盡,近來外界好奇他與大陸女星萬茜假戲真做的緋聞,就是他最不想回答的話題,也因此訪談只要提到萬茜兩字,他就像回到初見面時給人的感覺,變得不苟言笑,明明他就坐在前方,卻隔出一道最遙遠的距離。


在黑色喜劇片《青田街一號》中,張孝全飾演幫「洗衣店老闆娘」隋棠殺人,卻被亡靈纏上的殺手,他企圖擺脫鬼魂糾纏,於是找上欠債累累的「仙姑」萬茜幫忙,豈料卻一同踏上血色江湖的不歸路。張孝全的殺手角色帶點Kuso味道,身手矯健但個性古怪,擅於偽裝形象去執行任務,甚至男扮女裝殺人也在所不惜。然而敬業如他,遇上要戴假髮、貼假睫毛、穿高跟鞋、NuBra以及胸罩,已夠為難,導演還要他刮腋毛,才令他叫苦連天,他不想刮,開拍前跟導演盧了很久仍無效,再不情願還是得做。

除毛穿NuBra反串

「是真的刮掉了,兩邊腋毛都剃了,那一陣子我都不敢穿背心上街,超怪的。而且毛剛長出來的時候好癢,只要稍微動一下,會感覺刺刺的,亂不舒服的。」張孝全回想起自己的女裝模樣,著實不敢恭維,自嘲是金剛芭比、女巨人,「導演一喊卡,我馬上把高跟鞋踢掉,穿十公分的高跟鞋根本是用腳趾頭在走路嘛!」他還說最痛恨NuBra,因為他雙肩受過傷,手沒辦法抬高,每次要把NuBra扣起來,好痛啊!「以前不喜歡女人出門打扮要花很長時間,現在深深覺得女孩子很辛苦,再也不會抱怨要等很久了。」他笑著說。

片中,張孝全與萬茜的殺手與仙姑曖昧情愫也傳出延伸到戲外,兩人的初次見面卻是冷到最高點。如同一開始接觸張孝全,因他認生,會覺得他寡言難親近,萬茜以「相對無言」註解兩人的初相見,張孝全也不置可否道:「當時我們一句話都沒說,她說:『你好,我是萬茜。』我回說我是張孝全,然後握手,就沒了。」

但畢竟都是專業的演員,去到拍戲現場兩人很快進入工作模式,張孝全說:「我們習慣先和導演針對要拍的戲討論過後,兩個人再自行溝通。導演喜歡拍一個安全正常的Take後,就讓我們即興發揮,試試不同可能,經常試到最後我和萬茜會納悶:『這樣的結局好嗎?』」

不想緋聞模糊宣傳焦點,聊到萬茜,張孝全總是語多保留,臉部表情會變得一本正經,停頓個幾秒後,才緩緩吐出隻字片語,當下那種感覺就像萬茜曾說他不笑時,會令人感到害怕般,瞬間瀰漫著距離感。他誇獎萬茜是不可多得的好演員,性格豪爽,非常明確理解自己的角色,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彼此默契十足,一場兩人吵架攤牌的戲,他想抓住萬茜,卻不小心把對方的假髮抓掉,導演也沒喊卡,「她完全是自然反應,沒有照劇本走的情況下,轉回頭和我繼續演,真的很專業。」

只認萬茜是朋友

確實個性木納的張孝全,配上陽剛壯碩的外型,臉上只要沒笑容根本就是「不怒而威」四個字,萬茜笑言別看他這樣,骨子裡其實很溫柔,對女生尤其體貼,看他與隋棠拍打戲,明顯看到他拳速放慢,就怕不小心K到人家。「也沒有刻意放慢啦,拍打戲節奏要相互配合,女孩子比較沒經驗,控制距離沒那麼清楚,萬一打到人家怎麼辦,我會怕啊!」張孝全解釋拍武打戲難免受傷,有場戲隋棠拿刀要砍他,結果不小心刀柄揮到他的頭,腫了一大包,痛過之後也只能繼續拍,好在沒什麼大礙。

幾個月拍戲朝夕相處,張孝全和萬茜漸漸熟悉,記得萬茜這麼形容他:「不講話的時候很悶,熟了後覺得他是騙子,很多話也會開玩笑,跟他外表不一樣。」萬茜如此描繪與他由陌生到熟稔的感覺,對此張孝全只幽幽回了一句:「就是吧!」去年底,萬茜因被狗仔拍到進出張孝全居住的同棟公寓,兩人假戲真做之說不脛而走,外界好奇張孝全目前的感情狀態?與萬茜的關係是否戀愛ing?張孝全再度收起笑容,以嚴肅口吻回道:「就是朋友。」接著話題就此打住,眼神透露不願再多說。

淚送姊姊出嫁

31歲的張孝全已到成家立業之時,年初與他感情最親的姊姊如願覓得歸宿,遠嫁至美國,讓他感觸良多,向來不在人前落淚的他,婚禮當天牽著姊姊的手走紅毯,當把姊姊交到姊夫手上那一刻,千頭萬緒湧上心頭,「本來覺得怎麼可能會想哭呢?回去位子坐下來,姊姊說他們看到我在那邊哭,一直在拭淚。」他笑說除了感動,想到姊姊自此要離開他們家,就很捨不得,看著姊夫,他心中忍不住默念:「你最好好好照顧她!」

看著姊姊幸福出閣,張孝全沒因此動了想婚的念頭,以往被問到什麼時候想找個人定下來,他總推說姊姊還沒結婚,他不急,如今再也不能拿姊姊當擋箭牌。他直言目前還是工作優先,且從去年6月開始,他改變演完一部片就休息一陣子的習慣,電影一部接著一部拍,8月除了《青田街一號》上映外,他在兩岸三地還有《迷城》與《戀愛中的城市》也在熱映中,9月還要投入香港導演林嶺東的新片《飛霜》,這兩年拍片量暴增,重心全放在工作上。

「我從沒有這樣忙過,想看看這樣拍我能不能承受?到底可以忍多久?」張孝全說過程雖然很累,但幸運的是每一部片的角色都是他喜歡的,演來也就不覺得苦,等忙完《飛霜》後,他打算飛去美國度假探望姊姊一家人,「還有見見我的姪女。」原來最近他升格當舅舅了,聽他述說姪女有多可愛,那笑容之親切燦爛,比起聊到感情相關話題時,他像是築了一道防護牆的神情,簡直天壤之別,所謂的「鐵漢柔情」也不過如此吧!

YouTube MingTV獨家直擊
張孝全扮殺手滿身傷 越打越瘋超過癮

張孝全對合演《青田街一號》傳出來電的萬茜,低調不回應,倒是拍戲甘苦說了不少,透露這應該是他受傷最多的一次經驗,開拍前他和韓國動作指導訓練一個多月,因韓國人要求非常高,武打戲只要有一點小問題,就必須重來,打到他幾近崩潰,「剛開始會累,累到後來已經不累,變成越打越瘋。」他大小傷不斷,與武行對打,翻身撞到脊髓靠近屁股的部位,腫了一塊像顆球,沒傷及龍骨已是萬幸。雖然辛苦,但他說導演創造出了一個脫離現實的世界,讓他化身殺手可以不在乎邏輯,一下子冷酷一下子搞笑,演得好過癮。對於票房,他表示越多人看越好,電影是一群人花了青春與時間完成的作品,「希望電影出來大家會喜歡。」

 

金色三麥南港CITYLINK店

電話:(02)2782-7000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七段299號C棟1F

金色三麥2004年從台灣出發,以連鎖不複製的精神,持續創新,至今已成為大中華區最具規模的精釀啤酒主題餐廳。金色三麥南港CITYLINK於2014年12月開幕,藉著捷運、高鐵各與南港科技園區、桃園機場連成一氣,是娛樂與商務的完美交集。想來一杯純正的德式釀酒工藝,就到台灣最大現釀啤酒餐廳睜開你的國際視野!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