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Nov 19 , 2015
14:53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文/李雨勳 圖/好好電影、金馬執委會、台北影委會
  •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 公子哥不怕吃苦 董子健想出名當偶像

董子健含著金湯匙出生,有個在大中華區「喊水會結凍」的經紀人老媽王京花,進入演藝圈似乎顯得理所當然,但他還真的會演戲,處女作《青春派》就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今年又以《德蘭》叩關金馬影帝寶座,誇他是人生勝利組也好、天才型演員也罷,他就是有實力。對於拿獎信心?他笑說:「戲演完了擺在這裡,評委喜歡誰是評委的自由,我們控制不了,我們能控制的就是把下一部戲弄好。」認為能在金馬獎上分享演出成果,表現還能被看見,對他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年紀輕輕才21歲,董子健演藝資歷並不長,但表演成績豐碩,今年除了參演的《山河故人》《少年巴比倫》在金馬入圍名單上列名,《德蘭》中的精采表現更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入圍肯定,如能獲獎將寫下最年輕金馬影帝的紀錄。他在《山河故人》中飾演在海外流離的青年、《少年巴比倫》化身東北地區的工廠少年、到了《德蘭》變身前往藏區工作的信貸員,這些角色的個性和出身背景差異相當大,他信手演來栩栩如生,讓評審印象深刻。

沒水沒電反而開心

為了拍攝《德蘭》,董子健深入藏區體驗生活,學習雲南話,因為缺水三個月沒洗澡、一個月瘦了15公斤,他種地、帶孩子、爬山,每天做一些農活,雖然辛苦,卻是他相當開心的一段時光,因為那裡沒有訊號、沒有電視,人跟人之間反而變得更親近,「我們每天拍完戲收工,住進被地震震到不行的政府樓裡,四周玻璃都是破的,大家搬行軍床進去睡在睡袋裡,裡面有個院子,每天在院裡做飯、聊天唱歌,日子過得挺開心的。」

雖然老媽王京花是點石成金的王牌經紀人,捧紅過陳道明、李冰冰、范冰冰等天王天后,在兩岸三地很吃得開,董子健可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習慣自行打理一切,像是他可以一個人背著包包就來台灣拍《六弄咖啡館》,無需助理陪。演出《德蘭》期間,他得先從北京飛到昆明,再從昆明飛到香格里拉住一晚,隔天再坐十個小時的車,翻了兩座山才到得了藏區,加上當地跳蚤又多,身上被咬了兩百多處,他仍甘之如飴,「連襪子都是濕的,因為癢包化開會流膿。」他苦笑說。

即便在藏區的日子再苦,董子健也沒向媽媽求救,雲淡風輕道:「沒有訊號,很難打電話。」還開玩笑說:「雖然身上有惡臭,但那邊空氣好又是高原,我的皮膚狀況超好。」他計畫帶全家人去藏區自助旅行,「開車比較有意思,從北京開車到那邊大概三、四天,到藏區隨便敲藏族的門,問可不可以借宿一晚,他們會邀你進來,做豐富的火鍋或是過年才會吃的豬肉請你吃,非常熱情。」

後悔沒和侯孝賢合照董子健不諱言自己挺幸運的,第一次演戲的《青春派》就入圍金馬新人獎,記得生平首次進片場拍的第一場戲,對手就是侯孝賢導演,「我和他搭戲、幫他對視線,我當時只知道他是個導演,不知道他有多厲害,後來看了他的片子,知道《童年往事》是他拍的,很後悔沒跟他合影。」而讓他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德蘭》,竟然是他拍的第二部片,誇他是天才型演員,他自謙過獎了,因性格比較理智,透露拍《青春派》時哭戲哭不出來,曾讓全劇組等了他兩天,隨著經驗越多後才越演越上手呢!


聊到金馬影帝之爭,董子健表示獎項永遠有輸贏,但他不認為電影應該拿來競賽,「我覺得金馬獎是一年中電影人分享自己成果的活動,我熱愛電影,不是為了得一個獎在拍電影。」他強調電影沒有好壞之分,僅只有喜不喜歡之分,「我們戲已經演完了,擺在這裡,評委喜不喜歡是評委的自由,我們控制不了,我們能控制的就是把下一部戲弄好。」得不得獎平常心以對。

除了演戲,董子健還和朋友投資開公司,在中國大賣25億人民幣的《捉妖記》以及參與演出的《少年巴比倫》,他都是出品人之一,腦海中已有好幾個劇本在醞釀,未來想拍殺人狂或是美國西部風格的老人故事,從演員跨足出品人,他自嘲努力朝演技派邁進之餘,也想當偶像,「做這一行沒有人不想成名,不用自命清高,藝術家也想作品被看到,我也沒有排斥做明星,前提是不違背自己的心意。每個人出生不是要去改變世界,起碼不要讓世界去改變你。」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