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Jan 25 , 2017
00:00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文/李雨勳 圖/高政全、威視
  •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 追女經驗值零 魏德聖拍歌舞片圓愛情夢

對導演而言,拍電影是一種夢想的實現以外,還可透過鏡頭去完成一些從沒做過的事,像是魏德聖拍攝歌舞片《52赫茲我愛你》,透過兩對不同際遇的情侶,一對反映他當年未成名前為柴米油鹽煩惱的真實生活,一對則滿足他年輕時沒有經歷過的追求浪漫情節,「我沒有用力追求過女生,覺得有點可惜,就把這些幻想寫成劇本。」也就是說,魏德聖的愛情不管是現實的還是幻想的,全都體現在這部作品裡了。


沒人想過魏德聖會去拍歌舞片,他透露這個故事放在抽屜已經20年,本來只有簡單故事大綱,一開始覺得好像挺適合發展成音樂劇,就請朋友寫成舞台音樂劇,加入了一些角色元素,然後又放著。其實他從頭到尾沒想要自己拍,於是再找了同事改成電影劇本,打算找適合的導演來拍,劇本改完後他看了,就又繼續放著,直到2015年他隨《KANO》去德國巡迴放映,那時春暖花開勾起了他的浪漫情懷,才讓這個塵封的愛情故事再被打開。

第一次享受當導演

第一次享受當導演

「我們住在民宿,從廚房把窗戶打開就是花園,開滿了薰衣草,真的好美。記得是半夜3、4點,我因時差調不過來,邊吃麵包喝咖啡,邊看著這片美景,忍不住把電腦拿出來,打開劇本開始修,速度很快耶,我幾乎整本細節全修過。兩個禮拜後回台灣,我又修一個禮拜就完稿了,從來沒有像這樣期待想寫劇本,而且寫得如此順是第一次。」因為寫作過程很興奮,在劇本最終定稿後,他捨不得讓給別人,決定要自己拍。

「連拍攝都很順利,拍外景就出太陽,拍棚內才下雨,幸運到我都有點緊張,是不是一部爛片?怎麼可能這麼幸運?」對照魏德聖以前拍戲總是一波三折,難怪他會直呼不可思議,但畢竟是從沒涉獵過的電影類型,他事前還是做了不少導演功課,他認為歌舞片每一首歌都有它獨立的生命,串接起來又要有共同的生命,於是他堅持等音樂做好之後,再讓製片組去找場地、找演員試唱,同時他也在畫分鏡,等所有準備到位就事半功倍了,「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沒有壓力地工作,我才知道原來單純只當一個導演是可以這麼享受。」他興奮地說。

 

如同以往,不迷信大明星的魏德聖找的主要演員舒米恩、米非、小玉和小球都是影壇新秀,要求他們又演又唱,且是現場收音,好在他們都是歌手出身,但一唱再唱還要顧演戲,難免吃NG吃到燒聲,「現場唱才會感動人啊,像是有些音調唱到在哭了,如果事後錄唱出來的聲音是甜美清亮的,觀眾是無法被情緒感動的。」全片成本8千萬元,主要場景花店、麵包店都在棚內搭景,也是考量實景環境容易吵雜,不利現場收音。

後悔當年沒用力追女生

後悔當年沒用力追女生

《52赫茲我愛你》描寫情人節當天,忙著送貨的花店女孩小心與外送巧克力的麵包店男孩小安在路上「撞」在一起,卻意外撞出愛情火花。同時,樂器店男孩大河與在婚顧公司上班的女友蕾蕾交往多年,女友為了生活奔波賺錢,男孩卻一心堅持著歌手夢,導致感情起了波瀾。魏德聖透露,這兩對的際遇都和他切身相關,「小心和小安是我年輕時的幻想,我期待有一天可以這樣遇上真命天女。大河與蕾蕾則是把我現實中的經歷,用戲劇方式轉化到這一對身上。」

眾所周知,魏德聖當年為了圓夢拍《海角七號》,拿房子抵押借錢,生活都快過不下去了,處境和他這次描寫懷抱歌手夢的大河一角不謀而合,而且他也不懂討女孩子歡心,「我不是會特意去吃大餐、送玫瑰花那種。我覺得浪漫就是兩個人在一起去做一件事情、去享受一件事情,看場電影或是散散步,抑或是在咖啡店坐著聊天,你看你的書,我看我的書,我都覺得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魏德聖坦言年輕時沒有用力追求女生過,和老婆是從生活中慢慢相處,自然就在一起,「那時候我剛到台北,剛好租在一層樓,幾個男生租一間,幾個女生租一間。剛好我們三個男生,她們三個女生,就問晚上要不要吃個麵?從生活中慢慢有感覺,我只能說沒有經過追求階段,很理所當然就認識彼此了。」他笑說現在小孩也有了,雖然不會特意製造浪漫,但一家人感情是有溫度的,「像我在喝酒,她(老婆)就在那邊唸,在家裡喝又不是在外面喝,不知道她在唸什麼。可是當有一天她對我說也要來一瓶,ㄟ……她竟然願意陪我一起喝酒、看DVD,覺得這個世界真美好。」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