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May 19 , 2017
00:00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文/蕭卲樺 圖/高政全攝、老鷹音樂提供
  •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 王子崩壞變痞男 陳彥允脫衣秀肌尬乩舞

率性凌亂的瀏海底下,一雙濃眉銳眼狠瞪著鏡頭,這張帥氣臉蛋並不陌生,但又一時想不起來他的名字;再看得仔細一點,二頭肌、胸肌、八塊腹肌隆起的線條上刻有一隻老鷹刺青!這道暗示夠明顯,他就是曾經的「老鷹四少」其中一員──陳彥允。闊別2年回歸華語樂壇,陳彥允褪去外衣,除了展現好身材,也象徵著邀請大家進入他最坦白、最私密的音樂世界。


演出過《我的少女時代》裡面徐太宇的小跟班,以及《在一起,就好》中的富二代麵店老闆,陳彥允透過戲劇小露頭角,但他同時也是一名擁有眾多歌迷追隨的歌手。打著「全創作玩酷男聲」的名號出道,陳彥允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會創作?原來他一開始簽進老鷹音樂的時候,是和一般歌手一樣向其他製作人收歌,某天歌收得差不多了,老闆李亞明突然問:「彥允你鬼點子滿多的,要不要試試看自己寫歌?」不寫則已一寫驚人,老闆把本來收好的歌通通退給別人唱,要他繼續耕耘創作,於是誤打誤撞,陳彥允的音樂才能從此被挖掘出土,以創作歌手之姿勇闖歌壇。

撩妹王子轉性耍痞

撩妹王子轉性耍痞

第二張專輯《極樂世界》甫發行,陳彥允在主打歌〈Money Back Me Home〉裡頭把東方樂器和西方電音節奏mix在一起,念咒般的洗腦旋律搭配近乎「起乩」的舞步,讓人難以置信他就是兩年前〈基因決定我愛你〉中拉著提琴撩妹,甜膩到令人發麻的那位鄰家王子。陳彥允解釋:「我創作是沒有框架的,第一張專輯展現我比較少女心、可愛的一面;這次比較痞一點,秀出我不曾在檯面上展露出來,較為黑暗、瘋狂的那一部分,每一個面向都是我。」

「我比一般歌手還要幸運太多。」回首出道之路,陳彥允最感謝的就是兩位師兄陳勢安、Bii畢書盡。陳彥允和李玉璽的唱片處女作,就是和陳勢安、畢書盡共組的「勢在必行」,由兩位高人氣的師兄帶領,陳彥允和李玉璽成功的迅速累積知名度。陳彥允說:「因為這樣,我們的簽唱會總是很多人捧場。」直到有一次,他和李玉璽兩個人飛到馬來西亞宣傳,沒有師兄同台,台下只來了幾個人,丟海報也沒人要撿,「超級尷尬,大受打擊,才驚覺自己是新人。」

「勢在必行」分道揚鑣後,陳彥允偶有音樂和戲劇作品,但和前輩相比仍是難以望其項背,甚至連李玉璽都已經有了一些代表作,讓他一度感到迷惘,「覺得自己很像身處亂流,沒有地方抓住,一直問自己到底是來幹嘛的?簡直公司的寄生蟲。」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也許等待是件好事,能給自己多一點準備的時間,「當然會有唱得比我好的,可是《極樂世界》有把我的個人風格做出來,無論歌曲是否符合大眾口味,我有了自己的品牌,之後慢慢的經營走下去。」

耍叛逆惹老媽追砍

耍叛逆惹老媽追砍

〈Money Back Me Home〉的Money指的不是物質上的金錢,而是心靈上的富有,陳彥允表示他之所以能活得這麼充實,全因自己難以拔除的「劣根性」。「我好奇心很強,好事壞事都想嘗試,會因此成長,但也因此非常叛逆過。」陳彥允求學階段三不五時蹺家,在學校找人打架、抽菸、考試作弊;但同時又很反差地身兼籃球隊副隊長、管樂隊小喇叭手,以及弦樂團小提琴首席,讓人很難定義他到底是不是個壞孩子?

身為一個問題兒童,對爸媽沒大沒小只是家常便飯。陳彥允回憶有一次和媽媽吵太凶,頂嘴嗆:「長大後去殺人放火!」正在切菜的媽媽氣到理智斷線,抓著菜刀從廚房衝出來,怒吼:「我現在就殺了你!」媽媽眼淚一邊掉,一邊追砍過來,陳彥允立刻下跪認錯。「我以前太讓爸媽傷心,所以他們現在特別驕傲,我從他們的眼神看得出來。」

如今,媽媽是陳彥允最忠實的粉絲團團長,連身邊的婆媽好友都會鎖定每一則關於他的新聞。陳彥允說:「每次到台中開唱,媽媽都會攜家帶眷來看,吼,每次一看到她,我的氣就突然洩光,本來是superstar,突然變成一個兒子,而且下台之後,媽媽還會心急的拿毛巾伸進我的衣服裡面擦汗,真的是……。」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