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un 08 , 2017
00:00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影音拍攝/賴弘軒 造型/吳國瑋、賴盈君 化妝/姚純美 髮型/H PARK - Dick Lau 場地提供/CHECK inn雀客旅館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 愛情,不很完美 曾沛慈

在螢幕上總扮演著傻白甜的曾沛慈,經過10年演藝路洗禮,蛻變為有想法的輕熟女,開始懂得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愛情向來是她的死穴,過去一談戀愛便失去自我,瞬間從理性的天秤變成衝動的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豁出去再說;徹底大痛大悟之後,她訂下「二不一要」原則──不再談姊弟戀、不再對愛偏執、要更愛自己。現在的她看起來更自信開心,當我們請她用一句話形容自己時,她沉思片刻,最後選了「可愛」這個形容詞,除了希望今後多被稱讚可愛,也期許自己「可以去愛」!


 

自從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歌唱比賽一鳴驚人,到演出【終極】系列電視劇爆紅,曾沛慈再度回歸歌手身分,推出第2張專輯《我愛你 以上》,8月5日的首場大型售票演唱會也宣告秒殺,足見她的超人氣。不過10年來才發2張專輯,第一張等了7年,第二張又隔2年半,她坦言過程中難免覺得煎熬,甚至擔心歌迷會不會等太久、忘了她的聲音?也怕自己的成長不夠多,無法令人耳目一新,總是有太多因素令她焦慮。

 

 

唱新歌噴發愛的能量

曾沛慈承認焦慮是完美主義在作祟,「想把事情做好的念頭會不斷出現在我每分每秒裡,太希望自己是100分了!」由於她去年拍2檔戲耗時10個月,緊接著錄新專輯,生活被工作和壓力塞滿,導致健康亮紅燈,睡眠障礙長達半年多,她嘆道:「可能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吧!越懂事越想做到好,很喜歡把自己逼死。」每當焦慮或感到倦怠時,曾沛慈會換個想法告訴自己要惜福,並且好好把握住機會,「我會想到跟我同期的星光幫成員,還有人想發片卻還沒發,都已經過10年了,對喜歡唱歌的人來說,沒發片注定是一種遺憾,而我現在有這麼多機會,當然要更珍惜。」

出道邁入第10個年頭,對曾沛慈而言是重要里程碑,她坦言這些年漸漸社會化,多了一層保護色,不若剛入行的青澀單純,這一點從進錄音室唱歌的「赤裸度」明顯看得出來,「所謂赤裸不是指身體而是心,我覺得唱歌這件事『好曾沛慈』喔!當我演戲時是演著不同角色,但唱歌時是打開我自己,歡迎大家來觀看我的靈魂。」不過真正成為一個大人後,社會化的程度越來越多,她變得不敢太快把自己的脆弱攤開來,「我從錄第一張專輯就很困擾,因為錄情歌的心情應該要很赤裸,要很真實告訴人『愛』這件事,這是我很看重的一點。」

也因為曾沛慈對唱歌帶入真實情感的堅持,詮釋起情歌絲絲入扣,成名曲〈一個人想著一個人〉及點閱率破3,700萬的〈不過失去了一點點〉都唱到歌迷難受想哭。不過這次新歌〈偏愛〉往上昇華到暖心的階段,難過中唱出溫暖和愛的能量,象徵著曾沛慈對過去的反省、現在的沉澱和未來的期待,「這首歌打破我的紀錄,進出錄音室9次、長達2個月,都沒辦法好好過年。錄這首歌要唱出痛的感覺,跟自己打仗很久,才敢全部放出去。我朋友都說歌詞根本在講我,大痛過才知道怎麼去愛;錄到第8次、第9次時,我覺得我的愛爆炸出去,滿溢在錄音室,總算有打動自己。」

 

 

像偏執狂般瘋狂去愛

提起大痛的經驗,她坦言過去每段感情都很投入,因此經常大痛,一路跌跌撞撞,「以前戀情失敗了,會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太擅長?對愛情帶著小小的恐懼感。有些人會繼續撞到頭破血流,偏執到極點,有些人則瀟灑到極點,我每次都是理智上想當瀟灑的人,但行為上都是偏執的。」曾沛慈的朋友形容她一碰愛情就從天秤變成射手,衝動到任誰都拉不住,完全被喜歡的感覺牽著走,「直到上一段都是這樣,陷進去就會愛很深,本來翹翹板我是高的那邊,一陷下去就『啪』一聲掉到低點,願意為對方犧牲奉獻,不經大腦去做所有做得到的,只要對方開心就好,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執著什麼。」

個性太好相處不是件好事,曾沛慈就算跟朋友吃飯也會遷就他人的喜好,在愛情中更是如此,久了驚覺:「咦,我有在過自己的生活嗎?好像都跟著別人的喜好在過日子,事後想想並沒有比較快樂。」決定下一段不再重蹈覆轍,努力跳脫〈偏愛〉歌詞講的「我願意一試當一個瘋子,愛得偏執」的狀態,錄完歌後她告訴自己:「要把偏執的部分拿掉,因為過去嘗試好多次都失敗了,應該要先更愛自己一點,填滿自己後再去愛別人。」

 

 

門外沒人趕快來追

曾沛慈坦言過去談過2段姊弟戀,年齡差距導致價值觀落差,最終分手收場,「我跟弟弟在一起很容易變姊姊或媽媽,而且如果以結婚為前提,真的不適合。」32歲的她不諱言已屆適婚、適產年齡,巴不得趕快把自己嫁出去,但目前苦無對象;已做好當人妻的心理準備了嗎?她笑言:「還沒,我覺得有越來越溫柔,可是廚藝方面沒很大的進步,還有一點讓我比較卡關的是,婚後我不想做全職家庭主婦,我沒辦法想像每天在家煮飯、洗衣的生活,還是有自己的事業比較健康一點。」

雖然談戀愛很失控,但曾沛慈的婚姻觀頗為理性、傳統,希望自己在適合生育的年紀當媽,且結婚後才能懷孕,因此早在28歲就拉警報,內心有個小聲音在說:「應該要定下來了喔!」她算一算至少交往一年半然後結婚、生小孩,計畫最晚32歲要結婚,豈料一晃眼今年就要滿33歲!慢慢的,她發現緣分求不來也急不得,退而求其次,只盼望在身體還健康的時候生小孩,並感嘆道:「很多男生一知道女生滿30歲了,就算想認識也可能打退堂鼓,這樣也好,年紀自動幫你篩選,門變窄了夠認真的人才進得來,欸我怎麼這麼樂觀!但是門外沒人,趕快進來喔!」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