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an 23 , 2018
00:00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文/蕭卲樺 圖/高政全
  •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 專訪/自學打碟險出包 敖犬轉大人謝小豬

25歲的敖犬稚嫩帥氣,表現欲旺盛的他在男孩堆裡稱王、耍酷起來撩倒一票學生妹,是個不折不扣的偶像;35歲的敖犬,頂著挑戰常人觀感的辮髮和眼妝,創作的歌裡口無遮攔的釋放心裡話,不再被什麼特別的詞彙定義,他就是他自己。2015年離開Lollipop@F單飛,挺過耗時三年的合約官司,敖犬帶著首張個人專輯《變》回歸樂壇,宣告他並未從人生舞台退場,反而脫胎進化。


和前經紀公司「分工合作社」在去年初正式和解之前,敖犬的事業大受影響,雖然還是有不少戲約上門,卻都被中途攔截,只要告訴方施壓,業主就會退卻,期間的損失難以計算。「去內地拍一部劇有成功,是男一,戲分超級重,但我拍得提心吊膽,如果中途人家來亂,戲被腰斬了,會很對不起製片方投入的一切,壓力好大。」除了跑遍各大宮廟拜拜尋求心靈平靜,敖犬決定找點事做來療癒自己,「學才藝、養狗狗、陪家人,讓我知道我還活著,不想早上醒來又是沒有工作的一天。」

菜鳥DJ救場放大絕

熱衷電子音樂的敖犬開始研究混音,砸錢買器材自學,因為付不起昂貴學費,僅能拜師YouTube,還得一邊翻譯專業詞彙才聽得懂,費了好一番功夫。剛好那時敖犬的狗狗幫粉絲專頁增加不少曝光度,有夜店老闆順道觀看了敖犬玩混音的影片,便找他去夜店放歌。「很扯!就去當DJ欸,沒有想過。」坦言過程其實滿恐怖的,如果不把氣氛弄嗨,消費進來玩的人客肯定會不爽,所以每次都花很久的時間設計歌單。

萬萬沒想到,第一次上場實戰就是震撼教育,「我前面那個DJ一放完,警察來臨檢,有的人覺得解嗨就走了,不想玩了。現場有點空掉,我上去的時候趕快改歌單,不要慢慢鋪陳了,先轟炸再說!可能很匆忙吧,電腦跟機器連結出問題,本來的128bpm節奏竟被減半,台下以為我放Dubstep,觀眾有發現怎麼怪怪的,我嚇傻了,一度要冷掉了,還好發現是一顆鈕沒按到,有救回來,一切很臨場、很真實!」這次的新專輯《變》當中,敖犬也算是現學現賣,參與了大部分的製作,Trap、Funk、嘻哈等元素揉合其中,大膽突破華樂舒適圈。

Lollipop@F解散情不變

「看了以前的照片再看看現在的自己,樣子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可是人家都說我眼神變了、說我長大了,我覺得應該是,一個很痛的經驗,逼著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去看清很多事情。」過了這麼久,談到前公司,敖犬還是難掩氣憤,「誰喜歡被騙?你自己不誠實就算了,但當時已經影響到別人對我的信任。」

回憶當時公司透過敖犬介紹,外發一個工作給他的好友,公司答應支付的報酬白紙黑字寫在合約上,朋友卻投訴沒拿到錢,「我就去跟公司要帳目,明明就有扣那筆錢啊,那錢跑去哪了?公司還去跟對方說『因為敖犬的家人不想要給』……工作環境不單純,我不快樂,想要趕快逃離這個地方,結果還躲不掉,人家還要告我,這樣我怎麼面對啊?」

至於跟Lollipop@F團員的感情是否受影響?他說:「啊……不敢說沒有,當然現在約出來吃飯都OK,事情也過了,大家也長大了,但那時候立場很尷尬,彼此在不同公司,能不能像以前講真話呢?那乾脆就各做各的吧,比較少連絡,不過我都還有發自內心的關注他們的動向啦,不希望完全變陌生人。」

小豬贈衣打氣超暖心

風波過後事業大有起色,對於能有今日的成績,敖犬不得不感謝的貴人就是羅志祥。每次見面,小豬都會分享新的人生經驗給他,讓他有所收穫,「以前租的房子在小豬家附近,他約我去他家玩,哇!好大,我很嚮往那樣的家。他帶我去更衣室,要我挑一件外套,我問他:為什麼你要這樣?他說只是想對朋友好,然後拍拍我說:『我也有低潮過,一年兩年好幾年,我可以的你全部都可以。』很簡單的一句話,但好感人。」

過了幾年,羅志祥的房子越換越大,敖犬也終於存錢買了第一個房子,「小豬就跟我說:『你看,你當時不相信,現在實現了吧!』那時候我知道了,對,我就繼續努力就對了。」如今圓夢發行個人專輯《變》,敖犬再到小豬家裡作客,小豬又塞了兩件衣服給他,對他說:「我以前跟你說什麼,現在還是一樣的話,你可以的。」敖犬也特別在主打歌〈I’m The Best〉中穿上這兩件衣服,傳達感激之情,他說:「小豬出道早、經驗很豐富,會發現永遠追不上他,但也讓我想要繼續努力,雖然表面上我們打打鬧鬧,但真的很謝謝他往我的心裡注射力量。」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