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Apr 25 , 2019
00:00

專訪/謝嚴父逼練琴 蔣榮宗玩音樂自虐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圖片/JMS蔣三省音樂公司 
  • 專訪/謝嚴父逼練琴 蔣榮宗玩音樂自虐
  • 專訪/謝嚴父逼練琴 蔣榮宗玩音樂自虐
  • 專訪/謝嚴父逼練琴 蔣榮宗玩音樂自虐
  • 專訪/謝嚴父逼練琴 蔣榮宗玩音樂自虐

年僅23歲的天才音樂家蔣榮宗能量大爆發,日前獲邀參展威尼斯雙年展,是最年輕也是唯一的音樂界代表,五月將在舊金山辦音樂會,六月跑上海電影節和法國動畫影展馬不停蹄。即將大學畢業的他也確定攻讀南加大影視音樂碩士,並前進好萊塢,與約翰威廉斯等電影音樂大師密切合作,前途不可限量。


蔣榮宗受音樂製作人父親蔣三省啟蒙,3歲學鋼琴耳濡目染,4歲即錄製個人演奏作品,11歲發行全創作專輯,寫下台灣唱片史上最年輕創作歌手發片紀錄,18歲後赴美就讀舊金山音樂學院,在多媒體科技音樂上取得亮眼成績。談及父親,蔣榮宗稱爸爸像是音樂上的夥伴,不過小時候是個嚴父,規定他一放學都得回家練琴,一個月只能出去玩一次,雖然辛苦但他甘之如飴,這些基礎也都成了日後的養分。

挑戰配樂獨挑大梁

滿18歲那年,蔣榮宗接下張晨光、林煒、張鳳書主演的電視電影《願望清單》主題配樂,算是他第一個獨立完成的大案子,他很驚訝當時父親完全放手讓他去做,「爸爸跟我說,假如我以後要做影視音樂的工作,18歲也成年了,你的人生就要自己負責。」當時蔣榮宗配合製作人時間在半夜3、4點開會,中年同志題材對他來說也很超齡,但父親從未干涉,讓蔣榮宗學習如何獨自面對。

「戲裡三位主角分別是雙性戀、同性戀和異性戀,創作時必須憑我自己的感受和想像力去體會,很具挑戰性,每天半夜都在苦思掙扎。後來我決定用三種樂器,鋼琴、小提琴、大提琴代表三個角色,音形上特別設計成既有抽離感又交織愛恨情仇,還創作了88小節鋼琴獨奏當作全劇片尾曲。我記得當時很多觀眾在PTT討論,他們認為這首曲子把整個故事情感緊緊串在一起,通常很少人會注意到純音樂創作,被提到特別開心。」

創作樂譜一戰成名

18歲堪稱蔣榮宗的轉捩點,所有重要的事都在那年發生,因為受邀到上海擔任全國學生運動會的領奏,開啟他對表演的熱愛。蔣榮宗興奮地說:「那次完全實現我小時候的夢想,我的願望……有點好笑,就是希望我有一天能彈著鋼琴、穿著西裝被推出去,而上海全國學生運動會的開場以帆船舞台為概念,真的就是把我推出去,從沒想過可以參加這樣的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蔣榮宗當時沒學過任何管弦樂法,卻在短短十天內,臨危授命創作出三首曲子的管弦樂譜,飛去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錄製,「第一顆音下去,我完全起雞皮疙瘩,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聲音,非常震撼!樂團首席問我幾歲,我說18歲,他說哇真的滿厲害的!之後《奇藝交響曲》到《我的波塞冬》,四、五年來好多曲子都跟他們合作。」

雖然年紀輕輕就有卓越成就,蔣榮宗應對進退上卻謙虛有禮,有時害羞憨厚地傻笑,但談起熱愛的音樂,立刻切換成自信態度應答如流。問他為了工作四處飛,同時還得兼顧學業,會不會很累?他笑說做自己喜歡的事非常享受,「我可能有點自虐,越忙越充實。」另外,父子倆聯手完成的公視新劇《生死接線員》主題曲〈心跳 演奏版〉,即將數位上架。

►蔣榮宗(左)受音樂製作人父親蔣三省啟蒙,從小學習音樂,蔣榮宗稱爸爸像是音樂上的夥伴,不過小時候是個嚴父,規定他一放學都得回家練琴。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