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un 06 , 2019
08:00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豁達戰金曲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淡定戰金曲
  •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淡定戰金曲
  •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淡定戰金曲
  •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淡定戰金曲
  • 專訪/放下自我懷疑 艾怡良淡定戰金曲

獨具個人風格的創作歌手是華語樂壇趨勢,攤開第30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八成以上皆為創作派,其中歌后之戰堪稱死亡之組。《明潮》專訪非科班出身、創作才華卻早已獲各界認可的準歌后──艾怡良,她用筆觸與旋律譜出你我的故事,而創作背後蘊含的中心思想及深層情感,等待你細細品味。


以平均兩年一張專輯的穩健速度,艾怡良再度憑第四張專輯《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問鼎金曲歌后,更令她開心的是這張由她全創作的新專輯,榮獲本屆金曲獎年度專輯等五項提名,她直呼已是百分之三千的滿足!這兩年來頂著「金曲歌后」光環,艾怡良歷經一番自我懷疑、畏懼登台的心理折騰,走過這一遭,她脫胎換骨變得更加成熟豁達,藉著新專輯順利提名,她開誠布公喊話:「我還算是個勇敢的傢伙!我還沒有打算要氣餒。」

艾怡良形容上一張專輯《說艾怡良》是在一個很不安的狀態之下寫出來的,「不安狀態的專輯得了獎,造就出一個很不安的歌后,不知道該給大家什麼,不知下一步往何而去。」因此前年首度入圍金曲歌后便奪獎,艾怡良激動過後卻是滿懷焦慮,「我很在意別人的聲音,從兩年前得到歌后之後,我一直反覆的揣測,什麼樣叫做一個合格的金曲歌后?我該表現出什麼樣子?」

於是她在這兩年做了許多嘗試,有的失敗,有的自認不錯,持續與輿論壓力拔河,「逃不掉的,還是大家檢視的眼光,我聽到了更多的聲音,模糊掉對於得到歌后應該要更肯定自己這件事。我開始學很多東西,學講話、學穿衣服,把以前學院派的歌唱方式再重新複習一次,我希望做到最好,不想要辜負歌后之名,我就是很需要得到老師的乖寶寶印章的那種學生。」

金曲魔咒上台發抖

得獎後再一次入圍歌后,心境自然大不同,如今艾怡良成長了,心臟變強了,不再患得患失。「只要有入圍,讓大家看到我還沒有放棄歌唱和音樂,已經很夠了,沒什麼好緊張或得失的,它當然是一個期待,金曲獎這三個字,對歌手來說都會有個重量。」如果當初沒有封后,不會經歷這一段糾結的過程,艾怡良回想起來很是感謝,「要不是金曲獎拉了我一把,現在的心情處境可能都不一樣。」

得知艾怡良這兩年如此翻攪的心路歷程,對照她現在淡定沉穩的談吐,忍不住問她從公布入圍至今有沒有哭過?她笑著說沒有,但隨即深呼吸吐了一口大氣,分享近期最令她膽戰心驚的一句話,就是當主持人大聲說出:「讓我們歡迎金曲歌后艾怡良!」這句介紹詞時,總是讓她在窗簾後面不由自主抖一下,「我不知道我對不對得起這四個字,但是現在,我可以很開心地說我擺脫這個念頭了,我現在好想唱歌!」

天后御用能寫會唱

經過新專輯《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兩次新歌發表演唱會後,艾怡良感受到很強大的音樂力量,因此漸漸克服了舞台恐懼症,「我覺得是因為這張專輯讓我自己又再次好好的對話了。製作期雖然緊湊但自由度很高,我把自己當成不是很及格的人生導師,卻是臉皮厚、願意分享的女生。我在每個角落找自己,找尋跟大家的連結,把我的惆悵和怎麼去尋找寫進歌裡。」

還記得三年前專訪過艾怡良和HUSH這對閨密,HUSH對艾怡良渾然天成的創作才華又羨又嫉,轉眼間艾怡良功力更上一層,不但催生出全創作專輯,還為張惠妹、徐佳瑩譜寫神曲〈偷故事的人〉、〈言不由衷〉,字裡行間將女人心事細膩溫柔的具象化。有人稱讚艾怡良是天才型創作人,也有人封她為天后御用創作人,她謙稱「天才」這個詞離她太遙遠,「我是感受型的創作人,如果感受突然激增,一天就可以寫很多,反之就會寫很慢。」

至於天后御用的美譽,她笑稱是因為女孩間都有某種程度的相似,互相產生化學效應,而她完全沒預料到自己寫的歌能被相中,「我覺得是她們願意給我機會,讓我寫這麼自私、小篇幅的詞或曲,來搭配她們本身既有很大能量的載體,像張惠妹唱一個字出來,那是多麼大的能量!所以並不是我為她們做什麼,而是謝謝她們唱出這些字詞,讓更多人聽到。」

每次訪問艾怡良總是佩服她出口成章的絕美詞藻,索性即興請她形容這屆「歌后們的戰爭」,她果真信手拈來:「提供都市的真實,編曲的嬉戲,音樂聲音上的實驗,華麗的大娛樂家,再加上透明清澈的撫慰,就是這一次歌后們的戰爭。」她進一步說明,林憶蓮嬉戲於各式各樣的編曲,擅長Vocal樂器化及Vocal畫面化,「林憶蓮把自己當成一絲煙,去把樂器兜在一起,她的角色很特別,完全是神級的。而Jolin姊更不用說,就是完美華麗的大娛樂家;孫盛希不管是律動、音色、編曲都好大膽,超棒!岑寧兒的聲音一出來,就有撫慰人心的作用,而且看著她就會微笑,如果我是地獄,她就是天堂。」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