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un 20 , 2019
00:00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場地提供/鬍子餐酒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 金曲專訪/最強星二代 ØZI搞自虐包六項入圍

ØZI是今年金曲獎入圍大黑馬,以新人之姿包辦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國語專輯、年度專輯、最佳單曲製作人、最佳編曲人、最佳新人共六項獎,光從入圍項目就看得出來,這位年僅22歲的小夥子有多麼多才多藝。因為媽媽是知名歌后葉璦菱,一出道便被貼上星二代標籤,不過他背後付出的努力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他自嘲:「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是自虐狂,我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頂著一頭鮮豔紅髮,掛著復古墨鏡及活潑大男孩笑容,時隔近一年再次專訪ØZI,他的造型依舊很有自己的調調,他笑說紅髮就是他的代表色,短期內沒有變更的打算。不僅對個人形象很有想法,ØZI對自己的音樂及未來也早有規劃,以他的年紀來說實屬難得,他表示很久以前便對幕後工作感興趣,自從兩年前決定走到幕前分享他的音樂,就逼自己長大,逼自己在這個水深火熱的演藝圈中變得更成熟穩重,同時在做自己之間取得平衡點。至今出道一年,他適應頗為良好,家人也都很放心讓他自由去做想做的事。

第一張專輯《ØZI: The Album》一手包辦製作、編曲、創作、混音、MV導演到後製,ØZI用才華證明自己,去年出道便一鳴驚人,被稱作是核彈級新人,對此他自認很幸運,但所有作品都相對地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因此問心無愧。問他出道至今生活有沒有什麼改變?ØZI依舊保持謙卑態度,笑說:「還好欸,不過我媽說她去買菜,身邊一些阿姨會恭喜她,發現好像有更廣大的人認識我的音樂,滿酷的!」

期待擒下製作人獎

一舉入圍金曲六項,有沒有私心最想拿哪個獎?ØZI選擇編曲或單曲製作人,「因為是比較偏幕後、製作能力的獎項。說實在的,在公布入圍之前,只有新人獎我有點期待,其他的完全沒有預設,所以提名六項讓我非常驚訝。」會希望六項全包嗎?他立刻搖搖頭說:「我不敢想,六項入圍對我來講已經非常滿意,不期待就不受傷害。」不過他笑說若真的拿獎,當下一定會開心唱起〈B.O.〉。

金曲入圍成績亮眼,攝影師父親陳文彬及母親葉璦菱都替他開心,「平常我爸比較內斂,不會特別表達他的感覺,我媽也很平常心,當時我在L.A.做新專輯,傳簡訊跟他們說入圍六項,看得出他們滿激動的。」身邊親朋好友很少人給他壓力,反而是他會不斷逼自己,「一直跟自己比賽是一件壓力很大的事,但是又難免會希望第二張一定要比第一張更棒。我覺得以第一張專輯來講,我已經沒有遺憾了,不過新專輯目前我只能說……不會輸!」

合作Jolin〈腦公〉緊繃又興奮

ØZI透露正在製作的第二張專輯,會延續上一張的史詩感,做更深層的自我剖析,並邀請到他心目中的「夢幻名單」來合作,至於對象是誰,他賣關子說:「不止一個人,會很激烈、很精采,但你絕對猜不到!」他提到就像去年幫蔡依林製作〈腦公〉這首歌,也是相當寶貴的經驗,「跟Jolin姊合作整個過程都保持在很緊繃的狀態,因為是蔡依林,曾經是我覺得遙不可及的明星,現在居然有辦法可以合作,而且我出專輯還不到一年。」他笑說與Jolin相處的五、六個小時裡,要維持專業度又想當個小粉絲,緊張、興奮的情緒交錯,只希望讓她感覺是一次舒服的合作。

通宵寫歌不算自虐

聊到「逼自己」這件事,ØZI認為:「跟別人比沒意義,我不是一個看到別人的成就會去做比較的人,這樣很累,因為永遠都會有比你紅的,跟自己比心態才健康。」好奇他自虐到什麼程度,該不會為了寫歌幾天幾夜都不睡覺?他竟笑回這樣不算自虐!「我想做的事情很多,但時間不夠,力氣不夠,可是如果我想要做這個工作,還是會接下來。」把自己搞得分身乏術又樂在其中,ØZI稱這種矛盾感絕對算是自虐。到底做什麼事情會放過自己?他笑說大概只剩吃飯和打電動吧!

除了製作新專輯,ØZI想嘗試的新鮮事還有很多,接下來將有電台主持工作,有機會也想挑戰演戲和電影相關的影像拍攝。他坦言從去年出道起野心就放得超遠,「那個超遠的點,現在距離更近了,我會繼續用自己的節奏去到更遠的地方。」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