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Mar 05 , 2020
00:00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場地/罔市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 專訪/頑童小春Kenzy 走下投手丘的饒舌人生

頑童MJ116單飛不解散,擔任先發的小春(Kenzy)推出個人EP《啥款》,唱出成長歷程中對他極為重要的棒球、廟宇文化及個人的嘻哈態度。一步步站上台北小巨蛋,身為華語饒舌指標性歌手,小春相當謙虛低調,給自己第一張作品打60分及格,對他來說,是一次次砍掉重練的全新挑戰。憶起過往曾身兼水電工、帳戶剩2元的艱苦日子,小春更懂得珍惜兄弟及傳承提攜後進。


小春曾是熱血棒球校隊,從小學到國中當了好幾年的棒球投手,而他升高中後走下投手丘展開饒舌人生也是一段奇遇。當年憑實力考上棒球強校強恕高中,因教練看到小春的刺青有歧見,拖到開學前一天才通知他報到,當時小春已註冊喬治高職,爸爸鐵了心不幫他轉校,讓小春棒球之路被迫中斷,還因此跟爸爸鬧冷戰,「我很久沒跟他講話欸!」但也因為讀了喬治,認識了瘦子和大淵,才有了現在的頑童。

 

玩音樂窮到剩2

「這是頑童你知道的!」頑童成軍16個年頭,2018年獲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肯定並順利攻蛋,風光背後其實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小春坦言2014年發行專輯《FRESH GAME》以前都很難熬,「經濟上、生活上、寫歌上都是,要先讓自己吃飽,才有力氣做音樂。那段時間沒工作,為了討生活只能去打工,水電工、服飾店都做過,瘦子、大淵也去工地,帳戶提不出錢是家常便飯,剩200塊、2塊都有啊。」小春雲淡風輕說著。

一路走來的革命情感,讓小春、瘦子、大淵感情好到像親兄弟,彼此扶持勉勵,「當你想要放棄的時候,其他兩個還沒放棄,你就會跟著他們一起,這就是團體的好處!」小春認為不管做任何事,都一定會有辛苦的階段,有考驗才有成長,「如果不堅持下去,很快就會被刷掉。如果那時候我們放棄的話,現在就不會看到我們了。」

饒舌態度很衝、很殺、歹性底的小春談起叛逆期,笑說自己就是所謂的不良少年,除了不吸毒、不賭博,打架鬧事該做的都做了,但他的原則是不欺負弱小,「我不會讓人家欺負,但我也不會去欺負別人,反倒是去幫助弱勢。人的本能就是這樣,看到有人被欺負,一定要去幫他一把,然後家裡就常常找不到人,回家當作撿到。」

聊到家人,小春眼神柔和下來,「我在唱饒舌這段時間,爸爸都有幫忙,我沒有錢吃飯時,他都有給我錢,讓我不會生活不下去。他三不五時跟我說:『要不然不要唱了,回來花店幫我。』他也快60歲了,父母一定會心疼小孩啊,一定都是替小孩著想的,但我就是堅持我自己想要的。」

挺嘻哈後輩沒架子

小春從棒球轉戰饒舌,不斷練習精進自己,這次單飛交出漂亮成績單,他認為保有本色很重要:「現在音樂資訊接收太快,聽到的東西一直在換新,寫歌到後面保有的就是你這個人的態度、性格,技巧反倒可以省略,因為已經有自己慣用的flow,用久了就是你的。」這次透過跟李英宏、GAI、K9等人合作,每首歌都讓小春有從頭再來過的心情,也藉由跟年輕後輩交流互相學習,「我跟所有人合作都是當朋友,沒有你大我小的區別,我覺得嘻哈圈就是沒有階級之分,彼此的尊重要有,相對的我們也要去學習新東西。」

做完第一張EP,小春謙言一定還有進步的空間,2020年會陸續推出單曲來補前面的不足,現在只是一個開頭而已。而瘦子也已準備好接力出輯,當三人各自發展自己喜愛的音樂想法,豐富生命歷程後會再度合體,催生出你沒見過的頑童新樣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