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un 04 , 2020
00:00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 專訪/吞負評磨EQ 黃偉晉真實做自己

「以前的我,只想當個爛好人。」黃偉晉從男團SpeXial出道,至今將近八年時光,如今三十而立,獨當一面推出首張個人EP《背光旅行》。回首演藝路,以前的他總是沒意見,心想大家舒服就好,但現在有了屬於自己的作品,自我要求變高,他發現當爛好人行不通,於是開始逼自己勇於表達,跨出人生一大步,也希望聽眾藉由他的歌聲與創作,感受到當中的真誠與溫度。


黃偉晉多元發展歌唱、綜藝、戲劇、主持等領域,去年八月退伍後,因為《凹嗚狼人殺》知名度更上一層樓,不過風光的背後,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剛退伍回來那兩、三個月閒得發慌,熱度跟以往很明顯有落差,加上《狼人殺》前期我沒有玩得很好,也還沒開始起肖,觀眾對我的印象不好,『哪來的?玩這麼爛!』到後面開始搞笑後,大家說我好好笑,才覺得自己又上軌道。」

偉晉認為狼人殺對他的幫助很大,粉絲年齡層從學生族群擴展到上班族、爸爸媽媽那一輩,進而支持他的個人作品。不過有利有弊,玩輸了時常遭酸民人身攻擊,或是質疑他在節目的浮誇表現是演出來的,讓他氣到做出反擊,「我不覺得公眾人物就要大氣、沉得住氣,像狼人殺玩輸了,會被罵『腦殘』、『帶腦出門好嗎』、『不會玩下台啦』之類比較重的話,你罵我,我就回罵你,以牙還牙,我就是EQ低的代表。」偉晉坦言自己脾氣幼稚,很容易被激怒,當然事後仔細想想,這不過就是遊戲罷了,跟酸民認真就輸了,自認在這部分還要多加磨練。

玩遊戲拒絕作弊

至於被質疑為了節目演很大,也讓偉晉十分無奈,「人來瘋的那一面是真實的,我本來在SpeXial的時候就是這樣,玩起遊戲很瘋,笑得很大聲,可是當solo時這些會被放大,有人說偉晉變了,有人說是不是因為要紅,故意演戲做效果?狼人殺一定要去懷疑、指責別人,當下就是會有誇張的情緒起伏,這些都是真的,後來大家也習慣了我那個樣子,我也很慶幸至少接受的人比反彈的人多。」

在螢幕前真實做自己,是偉晉不變的原則,特別是玩遊戲時他拒絕演戲,「真實做自己,工作起來比較舒服,而且我自己有一個點,每次Re通告如果要玩遊戲,我都說千萬不要給我題目跟答案,因為我不想要用演的,裝作這題我不會,自己也累,觀眾可能也看得出來我在演,因為我就很不會演這種,一定是真槍實彈,這樣玩遊戲才好玩。」

出專輯勇敢轉大人

度過充滿焦慮的29歲,偉晉跨過30大關,領悟到過了那一天也沒多大差別,「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對自己有太大抱負的人,哈哈,就是走一步算一步,做好當下的事。」他很享受在各領域切換身分,盡情嘗試人生各種不同的可能,「我這個人還滿挑的,我只做我想要做的事,我現在在做的都是自己很願意去做,而且也很樂在其中。」

由於過去對偉晉的印象停留在他很愛講垃圾話,這次訪談多了種「轉大人」般的正經感,對此他搖搖頭,心虛表明自己的EQ和表達仍停留在小朋友階段,「我一直很想變成一個勇於表達自己意見的人,但不管是在SpeXial還是W0LF四堅情裡,我都是最沒意見的人,鋒澤、零九、小賴都很有Leader的頭腦,我就在旁邊聽、說都可以,有時候對他們有點抱歉,覺得自己沒付出心力,他們就說我想太多。有次大家聚在一起寫歌,鋒澤、零九負責旋律,我跟采子、小賴寫歌詞,我要想很久才蹦出一、兩句歌詞,和他們程度落差很大,有時他們會叫我當場哼一段,我就說我不會、我不敢,一直推給別人,很孬很像小朋友。」

四堅情團員們感情融洽,嬉嬉鬧鬧之餘,在音樂和處事態度方面,偉晉都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看他們處理事情很果斷、有主見,我也覺得對自己的作品要這種態度,勇於表達意見,這張EP跨出我很大的一步,因為我要面對的製作人是韋禮安!」他表示一開始不太敢表達想要哪種音樂風格,如果製作人不想要怎麼辦?要怎麼做出妥協?偉晉內心小劇場很多,還好韋禮安給予很大空間,同意偉晉的提議,就算需要調整,也會用圓融委婉的方式溝通,經過這次,偉晉終於克服心魔,覺得講出自己的意見沒這麼恐怖,「有慢慢在累積勇氣,懂得適時表達出來,雖然現在還沒辦法百分百做到,但有一點一滴在成長。」


 

黃偉晉 - 背光旅行 官方完整版MV

 

 

黃偉晉 - 北極光 官方完整版MV

 

 

黃偉晉 – 我還相信我 官方完整版MV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