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Sep 30 , 2020
00:00

專訪/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文/鄭孟緹 造型/賴盈君 攝影/高政全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 專訪 / 我們交會的魔幻時刻 告五人

「告五人」是今年第31屆金曲獎入圍黑馬,成團三年便以首張專輯《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獲最佳樂團、最佳新人等四項提名,他們書寫關於生活的歌詞如詩如畫,霧氣繚繞的迷幻感極具渲染力,有人將他們歸類文青派,也有新銳迷幻樂團、金曲新浪潮樂團的說法,而主唱雲安給了我一個很鬧的答案:「我們是新生代超級能吃美食樂團!」我相信無厘頭的幽默和對音樂及美食的那份純粹熱愛,就是他們打動人心進而迅速圈粉的祕密武器吧!


告五人的招牌歌〈披星戴月的想你〉、〈愛在夏天〉引人入坑,對創作的文字有點龜毛、注重標點符號及悸動感的他們,本以為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文青詩人,事實證明根本想太多,三人拍照時大玩光影塗鴉,比誰的技術好、美感佳,像孩子般不亦樂乎;訪問坐下來第一秒,主唱犬青發現我們圍著坐一圈像是告解分享會,開玩笑說自己已戒酒三天,雲安一搭一唱瞎扯戒檳榔兩天,只有穩重又慢半拍的鼓手謙哥沒跟著起鬨。

►告五人雲安(左起)、犬青、謙哥拍照時玩光影塗鴉,成功畫出他們的團名。

♦雲安:橄欖綠大衣、長袖上衣、橄欖綠長褲,all by BOSS。

♦犬青:千鳥格洋裝、黑色長靴,both by BOSS。

♦哲謙:針織毛衣、深藍長褲、白色休閒鞋,all by BOSS。


主唱男女配  尬聲不斷電

感情默契超好的告五人,拍照時親暱喊犬青「妹妹(ㄇㄟㄇㄟ、)」,犬青說因為她年紀最小,跟謙哥差了七歲,雲安是她的高中學長,所以已經很習慣被這麼叫。調皮的雲安順勢爆料犬青還有一個綽號「犬青老師」,更虧她是「健康的海豹」,「因為她唱歌天才啊,當然要叫老師~」犬青急說:「他們都揶揄我!因為我有時候滿懶散的,他練琴、他練鼓,我就躺在沙發上。」雲安沒打算放過她,「她就是一隻健康的海豹,她躺在沙發上時我就會開始揶揄她,『老師我們今天進度還OK嗎?』」此時謙哥冷不防補一槍:「我們都是技術性的,可以連續打鼓、練琴十幾個小時,可是她沒辦法唱一整天,所以她勢必當一隻海豹。」全場大笑。

♦雲安:格紋長版大衣、米色羅紋針織毛衣、米色西裝長褲、白色綠灰板鞋,all by Sandro Homme。

♦犬青:湖水綠色西裝外套、焦糖色蝴蝶結印花襯衫、褐色格紋短褲,all by Sandro。

♦哲謙:黑色圓點襯衫、焦糖色開襟衫、木星棕格紋西裝長褲、焦糖色麂皮帆布鞋,all by Sandro Homme。


為了金曲獎,他們積極運動,把狀態調整到最好,對熱愛美食的三人來說簡直是酷刑,謙哥說:「我目前體脂好像是11.5吧!其實我們真的是很愛吃的樂團,愛美食的程度是為了想吃一家燒肉店,會特地殺去台中,再回宜蘭。」雲安接腔:「如果要講頭銜的話,我覺得我們可以是新生代超人…不是超人氣喔,是超級能吃美食樂團!」犬青說:「所以要我們減肥超痛苦,不過也因此比較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健康,提高一下肌肉量和基礎代謝,希望之後可以維持下去,以防後面工作太忙,壓力太大又會吃很多。」

笑笑鬧鬧後恢復正經,跟他們聊起組團的起源。當初決定採台灣樂壇少見的男女雙主唱編制,雲安富有哲理的給我一個「1+1+1=1」公式,「很多事情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包括聲音的部分,我覺得我們三個人加起來等於一,一以後才有可能更往二、往三發展,在那之前,我們都是零點幾,男女雙主唱可能是互補,也可能有新的感覺,是不是能在台灣玩出好玩的音樂作品?我們還在嘗試。」

男女雙主唱面臨的困難點很多,光是歌曲定key就令他們頭痛,通常先以犬青為出發點,再加入雲安的聲音,感受氛圍的變化,哪個和聲是好聽的?誰負責什麼好聽?深思後再決定key。他們與阿爆合作新歌〈新世界〉也以犬青優先,和阿爆同為排灣族的雲安唱和「喔咿喔咿唷」,阿爆加入母語Rap,融合山歌、古調和流行等不同元素,節奏風格強勁,和告五人以往很不一樣。雲安強調他們的創作不受限,「就像我們很喜歡去吃各種美食,不甘於只吃同一種,燒肉也不可能吃一個月啊。」

►雲安


三條平行線的奇幻交叉

回憶2017年剛成團,三人在雲安家樓下的法院公布欄前,閉著眼睛一人指一個字,決定了「告五人」團名;起先他們在「StreetVoice街聲」發表原創作品,短時間即受到大量關注,開始瘋狂跑校園及各大音樂祭,「還記得我們自己開車去全台各大學,回程都要吞B群,因為沒錢住飯店,去台中、台南都是當天回宜蘭,累了就在休息站睡半小時,那時候根本是以車為家。」隨著一場場演出接踵而來,未來的路越來越清楚,告五人於是決定以音樂為主業,加入五月天所屬的相信音樂持續發光發熱。

這兩年告五人迅速累積舞台經驗,平均一年超過一百場演出,雲安說:「看到哈瓜(粉絲暱稱)一百場跟著你走的時候,是一件很感動的事情!」犬青補充:「而且都認得出他們的臉!」厲害的是,他們一年多前在Legacy Max辦2500人的中型演唱會,一個禮拜就完售,為了感謝超給力的哈瓜們,還沒發專輯的告五人當時唱了快兩張專輯的量,還推出哈密瓜套票,兩張票送的一顆哈密瓜是他們凌晨三、四點親自到果菜市場採買的,甜到粉絲心坎裡。

►謙哥


當初被雲安三顧茅廬請來的謙哥,也感性回憶道:「我有一段時期在做通訊,那時候他們還在念國、高中,我們是完全不同的三條線,突然某一天,三個人湊在一起有了交集。我覺得關鍵在於,如果我們三個過去沒有努力過,這個狀態可能沒辦法完成。」雲安附和:「時間早一點、晚一點都不行,算是一個滿魔幻時刻的狀態,現在想一想覺得玄玄的。」

同為宜蘭人和魔幻時刻的巧合,牽起告五人的緣分,在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訪問,感覺到巨蟹座的雲安心思細膩、幽默健談、帶點偶包,水瓶座的犬青是很真、很有包容力的開朗女孩,而處女座走務實靦腆路線的謙哥,總是笑著看雲安和犬青這對情侶嘰哩呱啦鬥嘴,再適時見縫插針做補充。

►犬青


訪問尾聲,犬青說:「謙哥比較訥木一點。」正想是什麼新名詞嗎?雲安立刻糾正:「是木訥!訥木是什麼?木!訥!」叮嚀我一定要把這段寫進去,此時謙哥默默傻笑,飄來一句:「有沒有發現我還沒聽出來……」想不到和告五人聊天與聽他們的歌一樣,有令人會心一笑、妙不可言又回味無窮的感受;雖然雲安謙虛說他們三個人相加等於一,在我看來,早已遠遠超過那數字。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