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Dec 17 , 2015
13:28

別教我當女人 蔡健雅龜毛生活無上限

文/蘇苡盷 圖/何經泰、亞神音樂 其他/場地提供/A Day C
  • 別教我當女人 蔡健雅龜毛生活無上限
  • 別教我當女人 蔡健雅龜毛生活無上限
  • 別教我當女人 蔡健雅龜毛生活無上限
  • 別教我當女人 蔡健雅龜毛生活無上限

「女人到了40,能吃就是福。不管!先吃再說。在同事的眼裡,我應該是女明星裡前三名會吃的,反正走創作路線嘛,還好!」蔡健雅坐下來後,點了一杯熱牛奶可可,還跟老闆order,「巧克力多,牛奶少。」這種話從理應對熱量斤斤計較的女藝人嘴裡說出來,多少有點違和感。但她說,「今天如果只有這些卡洛里可以攝取,就要花在值得的食物上。吃到不好吃的東西就停,再去找另一個更好吃的吃,把剩下的卡洛里花在那上面。」能吃就吃,重點是不「隨便」吃。就如同人生般,可以有不做計劃輕鬆隨性的旅遊,也有不能隨便妥協的堅持與態度。


眼前的蔡健雅,舉手投足流露出的除了自信,還有女人味。不過她直言,剛出道時,對於當「女歌手」甚是抗拒,「那時候的我並不享受當女人,只要是跟女人有關的,都沒甚麼興趣。現在的自己,是發現了我喜歡這些東西,這些東西讓我很爽(笑)!」她形容現在因為更了解自己的好與壞,所以更坦然的接受面對,不為自己找藉口的時候,活得就更加自在。

「我現在覺得幽默感很重要。以前我超嚴肅的。我看以前的訪問,都會覺得,這個人超嚴肅的耶,那個表情好像永遠都有心事。以前的我是不能犯錯的,所以都要保持一個距離,不讓大家太親近我。」就怕「不好」的地方露餡,蔡健雅面對人群時默默在心裡築了一道牆。但如今的她,甚至能直言,「自己其實很龜毛」。

叫經理拿柴魚出來驗

「前幾天吃飯,我點了一碗海鮮湯,那湯一端出來,我就聞到一股很重的消毒水味。後來經理跟我解釋,那可能是熬湯的柴魚的味道,但我覺得不對。然後我做了一件事,我跟經理說,你可以把柴魚拿來讓我聞一下嗎?」她一邊說一邊笑出聲,自嘲也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些誇張,「以前的我還是會想說,保留好了。當你跟別人有相反的意見時,就選擇不說。因為一旦說了,就必須繼續往下解釋,那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但現在我覺得,你必須經過這個過程,別人才知道你是怎樣的人。你越怕麻煩,別人就越不懂你啊。」

蔡健雅笑說,現在盡量不當「失語者」了,而這樣的感受,也被她放進了專輯《失語者》裡。她試圖去探討現今環境對生活的衝擊。當生活被電子科技制約,人們的情感不再交流,世界勢必開始失溫,「人心變得很淺薄,因為你不須花時間、腦力去做一件事。光是一個按鈕就可以完成,不需要跑個老遠,不需要為了甚麼等待。現在連談戀愛都很方便,很快開始也很快結束,老實說就是一個不太靠譜的年代。所以現在的大環境,會讓我真的覺得女人沒有一定要找一個男人。」她說不是不談戀愛,但一定要找到對的人,不能輕易妥協,「要慶幸的是,到了這個年代,我們都有選擇(要不要結婚)。至少我不想接受社會告訴我該怎麼去做一個女人才是對的。」

唱一樣的歌很不真誠

專輯中,以往那個抱著木吉他的蔡健雅,從唱著療傷情歌的溫暖音韻,搖身一變成了吟唱迷幻電音的歌者,不少歌迷不習慣,這回怎麼沒了招牌的「Tanya式情歌」,「我不希望自己的音樂只代表愛情或是分手,我希望大家記得我的音樂,是因為我的全方位,是因為我有在觀察,是有隨著世界改變而改變的。如果一個創作歌手一直都唱著同樣的歌,你就必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真誠的。」

蔡健雅以前不懂也不怎麼喜歡電音,這次的轉變對她而言是不小的挑戰,「電音在我心目中,是有距離的、沒有情感的,我必須挑戰的就是用這種冷調的音樂去說故事。」為何突然想給自己這麼大的挑戰?她幽幽地說,「我最害怕的是當那天我不再愛音樂了。」她解釋有好幾次幾乎要放棄做音樂了,發行《說到愛》專輯時,身體的不適讓她一站上台胸口就有一股沉重,那是她最慎重也是最後一次考慮放棄音樂,「但我做了決定,還是要繼續,那我就必須去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從身體裡挖出來。挖掘了之後,才發現,有那麼多我從沒拿出來過的情感或自己。」

於是蔡健雅試著去突破辛苦建立了許久的風格,「安全的東西我已經做完了,如果再繼續做,我真的會討厭音樂。因為那些我只是在取悅大家,身為一個音樂人,我對不起自己,因為我沒有再進步。」難道不擔心離開舒適圈帶來的反應或批評?她堅定地回道:「離開舒適圈即便不舒服,但是它很好玩啊!」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