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Feb 25 , 2016
14:58

Matzka幫牽線跑船的 家家笑罵不正經

文/蘇苡盷 圖/鄒瑋
  • Matzka幫牽線跑船的 家家笑罵不正經

「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啊。那時候還沒有雷鬼頭,短頭髮戴著棒球帽。但就是一見如故的感覺,一見面就很有話聊。」家家說,第一次見到Matzka時,他才剛退伍,還不是現在這個會被叫做「大叔」的模樣。Matzka則說,剛開始以為家家很有距離感,相處之下才發現她幽默又可愛。兩個人在正式出道前就認識,有好長一段時間公私都「混在一起」。當時Matzka還沒結婚,家家也是單身,不少朋友都曾誤會兩人是一對。但說到「在一起」的可能,他們卻異口同聲說「不可能」,笑稱彼此根本不對胃口啦!


「可是我們之前一直錯過。」家家這樣形容她跟Matzka這些年來的關係,但不要誤會,這不是愛情小說的開頭,只是一對相識10年,曾經共同創作出許多歌曲的好友,終於有機會公開合作的故事。

因玩音樂往來更密切

家家和Matzka都是台東小孩,上台北工作才認識彼此,「但Matzka媽媽是唱歌的,我爸爸是彈琴的,所以他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了,是一起在台東西餐廳工作的夥伴。」爸媽那一代就開始的緣分,10年前才正式在家家和Matzka之間繼續。當時家家和姊姊紀曉君一起在PUB演出,而Matzka剛退伍,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了樂團。喜歡音樂的兩個年輕人一拍即合,湊在一起就是聊音樂。有時在Matzka家,有時候又到家家住的地方,和Matzka樂團的其他成員,一群人喝點小酒,一首又一首歌的唱著。

家家說,「我們會在家裡聽音樂,然後跳舞。」Matzka接著補充,「還要拍很多奇怪的影片,真的很好笑。」回憶起過去,兩人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揚,「那時候真的很好玩!很多歌都是那時候『玩』出來的。我一直都想找回那時候的感覺。」Matzka說。有段時間,家家和Matzka每周都有共同的演出。平時就一起練團,一起寫了好多歌,於公於私都來往密切,甚至還有一段生死交關的往事。

烏鴉嘴險成真

「有一次我們一起開車回家過年,Matzka團裡的鼓手也一起。在要經過一個沒有柵欄的平交道前,我們三個人還開玩笑說,萬一等等火車就這樣來了,我們就完蛋了。」家家顧不得故事還沒說完,忍不住笑了起來,一旁Matzka有默契地接著說,「結果開過去,還真的就看到火車車燈,我們在車裡嚇得大叫!那時候我剛買車,小小的車裡,大家都好驚慌。」說完,他也跟家家一起笑了。

說起往事,家家和Matzka好像在玩「關鍵字遊戲」。誰說了時間地點,另一個人就接著回名字,兩個人就好像同時看到一個搞笑的畫面,一起笑了起來,笑聲裡滿是外人無法明白的、屬於他倆的回憶和默契。家家年紀雖然比較小,總還是細心的女孩子,和Matzka一起巡迴演出時,不僅會幫忙整理東西,還要照顧樂團成員們的起居,Matzka笑說,她根本就像是樂團的地下經紀人。家家也沒忘了自己曾受到的關心與溫暖,「有一次我生病了,Matzka就和吉他手一起出現在我家門口,拿著一包麵包,跟我說,『再怎麼不舒服也要吃東西!』聽到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

Matzka壞人臉嚇退老外

還有一次,家家和Matzka一起到墾丁演出,休息時一個外國人靠近家家,頻頻伸手騷擾,Matzka和團員們就板起臉孔「逼近」,「然後那個外國人就嚇跑了,還好有他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家家說。Matzka又忍不住自嘲,「我就長得比較壞人樣嘛!」家家形容自己對Matzka是「一見如故」,更說他是鐵漢柔情:「你不要看他這樣壞壞的樣子,講到家人或是朋友,他都是很溫柔的。」Matzka則以「很難得」來形容兩人的互動,說家家外表雖然溫柔,但內心卻很有力量,「她也很會安慰人,不信你改天讓她安慰看看!」不是不相信男女之間有著純友誼,但也好奇對彼此感覺都這麼好,為什麼沒有因此點燃愛火?

→ 詳細內容請參閱239期《明周娛樂》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