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Aug 12 , 2016
00:00

專訪/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文/鄭孟緹 圖/何經泰 其他/文編/段儀含 設計/江宜珎 場地提供/Faust Pizza lounge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 HUSH眼紅飆國罵 艾怡良開心受肯定

HUSH:我覺得她剛剛講的遺憾,真的是過了某個心境後,會對遺憾特別在乎,可是那個在乎不是多想去彌補,而是會開始去觀察遺憾是什麼,比方說「愛不到的人」,即便雙方都單身,可是不會想在一起,以前會覺得沒辦法在一起是遺憾,但現在會轉個念頭,寧願讓對方在我心中保持特殊的位置,因為已經戰勝遺憾了,不再需要被填滿。
怡良:我沒有你這麼勇敢,我就讓它空,我不想填補遺憾是因為不想忘記這個人,我釋懷了就會忘,但我不想忘。噢,我要哭了!不想忘記的原因是因為他曾經太重要了,不想讓他變成泛泛之輩,就算對方忘了我也沒關係,我不用占他的記憶體,但我的記憶體要讓他占據。

M'INT:過去每段戀情都無法釋懷?
怡良:我當下一定無法,可能等到下個人出現,或是經過一段時間,直到我意識到我好像過了,才知道我釋懷了,但這中間我怎麼試圖讓它走都不走,就乾脆與它並存,看它能跟我多久。我覺得很奇怪,人會自癒,會自己修復受損,等到事過境遷,或許還能當朋友,我現在跟兩位已為人父的前任還是會分享生活,還是會關心曾經在生活中這麼重要的人。
HUSH:我不需要新對象,還滿能強迫自己看開,不想用新的人事物去沖淡,因為我很喜歡痕跡,要痛那就痛啊!離開一段戀情雖然有遺憾,但我不想往回看,過了就算了,如果和平分手可以變好朋友,延續珍惜那也很好,但如果再也不見這個人我也無所謂。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