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Feb 22 , 2018
18:00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文/鄭孟緹 圖/公視
  •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 温貞菱撇清吳慷仁烏龍緋聞 與黃河「一直很幸福」

温貞菱、連俞涵、孫可芳今宣傳合演的公視新劇《奇蹟的女兒》,正在俄羅斯當交換學生的温貞菱,聊起之前與吳慷仁傳的烏龍緋聞直呼「莫名其妙」,稱兩人關係像兄妹,至於正牌男友黃河?她害羞說:「我一直很幸福!」而近日吳慷仁與邵雨薇傳出新戀情,温貞菱表示完全不知情,還一度認定吳慷仁會跟鍾瑶結婚。


温貞菱和孫可芳去年剛奪下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獎和戲劇節目女配角獎,連俞涵前年則以《一把青》拿下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集結拍攝鄭文堂執導的公視全新時代歷史劇《奇蹟的女兒》,卡司陣容堅強,另有黃鐙輝、林哲熹、藍葦華、蔣昀霖等領銜主演,該劇預計七月在公視播出。

《奇蹟的女兒》整齣戲以台語演出,這也是温貞菱和連俞涵首度挑戰全台語的劇。温貞菱為了讓台語說得更道地,常在拍片現場追著導演、收音師,或台語說得很溜的藍葦華和黃鐙輝。連俞涵則是特地找台語老師一對一上課,還有請教身邊會講台語的朋友,甚至連水電工、計程車司機和家裡的貓都不放過,一有時間就用很破的台語上前攀談。

連俞涵回憶,試鏡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把畢生會說的台語單字都用上,包括「燙青菜」、「滷肉飯」,沒想到最後竟被導演選上,讓她又驚又喜,但隨之而來的壓力超大,準備拍戲期間,有次她硬是用很破的台語,跟來家裡修理的水電工聊天,讓水電工嚇到最後簡單收了檢查費就離開。温貞菱在旁補充:「連俞涵拍戲時表情很兇,但一講台語就破功。」

温貞菱和連俞涵繼《一把青》後再次合作,這次在戲中是下屬和上司關係,分別飾演為了養家放棄當作家夢想的女工,和不上工時打扮時髦、追求時尚的紡織廠領班。同樣飾演工廠女工的孫可芳,演出一個有少女浪漫情懷、個性溫順柔弱的女生,和温貞菱是同鄉好友。孫可芳得知看起來很溫柔的連俞涵要演她的上司,第一反應是:「天啊!俞涵怎麼兇我?我都不會怕。」但實際拍戲情況卻不是如此,孫可芳表示,後來只要連俞涵一個眼神就會讓她閉嘴。

原本就會說台語的孫可芳,被鄭文堂導演稱讚有「道地台南腔」,第三次演出台語劇的她仍非常緊張,再加上大家會認為她演過台語劇,台語應該要非常好,讓她壓力不小,常躲在片場角落偷偷練,坦言「不想讓他們知道其實我台語也沒有很強」。

三個人聊起鄭文堂導演,既尊敬又害怕。連俞涵面對鄭文堂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尊敬,一方面想逃跑」,坦言其實很怕導演,特別是每次導演說要改詞,都讓她想逃跑。首次和鄭文堂合作的孫可芳,則是想問導演問題又不敢問,常在旁聽著導演和其他人說話。温貞菱形容導演就像心靈導師,複雜的事情只要導演簡單一句話就讓大家明白。

《奇蹟的女兒》劇本改編自作家楊青矗的《工廠女兒圈》,以1970年代台灣經濟奇蹟最大的功臣──加工出口區的女工為主角,描述她們離開農村踏入工廠的殘酷遭遇與意識覺醒,帶領觀眾窺探奇蹟的背後女工們的故事。

演員除了要在戲中說一口流利的台語,還要學習使用縫紉機,在拍戲前接受將近一個月的訓練。鄭文堂導演形容,從使用縫紉機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像温貞菱車線車得很直爽,但線容易歪;連俞涵雖然慢慢的,但車得都很好、很直;孫可芳則是常腳踩下去就忘了收回來,像「爆衝」一樣。

温貞菱後天又要再回俄羅斯求學,她坦言雖非常想家,但懷抱一輩子一定要出國念書的夢想,之後還想去法國等地繼續求學。她回憶去年12月俄羅斯日照時間只有6分鐘,「一出門天已經黑了,沒有太陽的日子很痛苦。」温貞菱表示如果有時間想去波蘭、捷克、賽爾維亞等國家旅行,也想嘗試俄羅斯拳擊,和文靜外表很跳tone。

温貞菱去年底被爆與吳慷仁聚餐,兩人走在一起狀甚親密,恰好吳慷仁又跟鍾瑶爆分手,因此緋聞一度沸沸揚揚,温貞菱今大方回應此事,表示當晚原跟楊謹華約好去吃飯,並不知道吳慷仁也會去,聚餐結束後因為下雨,她沒帶傘,所以才會跟吳慷仁同行,她表示,吳慷仁是很熱心的大哥哥,也常跟製片或導演推薦她是好演員,但兩人鮮少聊私事,也沒交往可能,還說:「我真心以為他們(吳慷仁和鍾瑶)會結婚!」因為她希望身邊的人都找到很好的另一半,他們幸福自己也會覺得很開心。被問跟吳慷仁傳出烏龍緋聞,黃河有什麼反應?温貞菱甜蜜一笑,低調地說:「我只能說我非常幸福 。」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