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Apr 03 , 2019
14:00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文/鄭孟緹 圖/緯來電影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 陳庭妮自虐黑化演殺手犯 趙駿亞瞬間爆發累垮

陳庭妮和趙駿亞在緯來電影《黯夜》裡飾演兄妹,妮妮首次飾演殺人犯,為了讓拿刀捅人噴血更逼真,她得騎在被害者身上,兩側工作人員再用寶特瓶營造噴血效果,雖然幕後畫面看起來很好笑,但沒時間笑場。拍攝時為了融入角色,陳庭妮關在家裡一個禮拜耍自閉,斷絕跟外界接觸,她表示「自虐」就是演員要面對的課題;殺青後特地泡了一個半小時的澡,當作告別角色的儀式。


陳庭妮與趙駿亞在兒童節前夕應景聯手做棉花糖,為兇殺推理片《黯夜》宣傳,兩人在戲裡都有突破性演出,陳庭妮覺得《黯夜》最大的挑戰是心境上的轉折,「這個角色真的太黑暗了,她外表看起來沒事,其實心裡很有事,有兩個完全不同的面向,像哥哥這個角色(趙駿亞飾)比較外顯,但她卻是藏在很裡面,但不代表她沒有,所以最難的是要怎麼把我開朗的那一面暫時收起來。」

妮妮把自己關在家裡不開燈一周,對朋友訊息已讀不回,減少應酬,甚至不跟狗玩,把狗狗的玩具都收起來,徹底融入角色。這次在片中與博焱飾演未婚夫妻,卻在婚禮前一天發生意外,導致精神狀態變異,甚至拿刀當起殺人犯!陳庭妮表示:「這次角色性格多變,從天真浪漫幸福美滿的婚嫁娘,到中後段變成對現狀不滿、憤怒;內心的轉折很像搭雲霄飛車。以前的我投入角色總是需要一點時間跟角色告別,現在找到方法,就是每個鏡頭一喊卡就要立刻歸零回到陳庭妮,這不容易,是需要練習,或者藉由一個符號投射,拍完一檔戲就把這個符號扔掉,象徵抽離這角色,這次我用的是十字架的項鍊。」

妮妮特別提到殺青當晚凌晨三點,為了告別這個角色,她把泡澡當成儀式,說:「因為拍攝期只有兩個禮拜,到最後會覺得很捨不得這個角色,真的會越拍越在那個狀態裡面,像有一場戲我看到哥哥就好想哭,那種哭是很複雜的,有一種捨不得、又有解脫、還有恨意的交錯感覺。最後我也要跟她告別了,泡了一個多小時皮膚都皺了,身體也越來越冷,然後聽到外面有鳥叫聲,竟然已經快天亮!」

她回憶其中一場需要拿刀傷害被害者的戲,明明是驚悚氣氛,現場拍攝卻搞笑極了!陳庭妮笑說:「第一次演殺人犯很可怕,表情變得不是自己,其實又有點好笑、荒謬,因為我要跨坐在受害者身上捅,但實際捅的是兩塊花藝海綿,每捅一次,左右兩側工作人員要倒血漿、還要同步擠寶特瓶噴血,因為衣服跟臉都會噴到血,為了不大費周章重新收拾,只有一次機會。」而且他們說好不試戲直接來,豈料第一次捅海綿時,刀子竟然被卡住拔不出來,幸好當時還沒噴血漿。

首次嘗試拍驚悚題材的趙駿亞,為了劇本上描述的「發抖哭泣」這四個字幾乎筋疲力盡,他說:「這種情緒戲導演一下子來了五遍,每次我都用盡全力,真累死了;去偵訊室拍戲還有真的嫌疑犯當場被帶進去,很特別的經驗。」

趙駿亞劇中飾演陳庭妮的哥哥,因涉及老婆路嘉欣失蹤案,經常有「崩潰」、「發抖哭泣」等情緒較重的戲,趙駿亞說:「雖然劇本只有幾個形容詞,但那幾場情緒戲不好演,前面我都沒有參與,卻要配合當下的情境、搭配其他人的動作、鏡位等,情緒每次都要ㄍㄧㄥ到飽滿,卻一遍又一遍重來了五遍,不斷的嘶吼、全身緊繃,拍完後筋疲力盡,比跑百米還累。」

因涉嫌傷害自己的老婆而被帶去偵訊室審問,趙駿亞打趣說:「那是真的審訊犯人的地方,一進去想不認罪都不行,這空間感很有壓力,讓人不舒服。」陳庭妮也搭腔說:「我們在警察局拍到一半,還有警察說借過,真的有犯人上銬被帶進去,我有瞄到犯人一眼,跟電視上看起來不一樣;且偵訊室裡好有壓迫,四面桌子椅子都是厚的,怕有些犯人會自殘,一進去就很有感覺,導演甚至嚇我們說別亂碰牆壁說不定有犯人自殘過」。趙駿亞靠自己一個人衝浪、吃飯、開車跟自己獨處,慢慢抽離角色,他說:「對我而言殺青就是下班」。

陳庭妮提到去年《黯夜》拍完就進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劇組,因此那陣子情緒總是比較down,但「自虐」就是演員要面對的課題,「關在房間減少跟外界的接觸時,我發現多了很多時間胡思亂想,開始跟角色拉得比較近,我才發現劇本有一些沒有用文字描述的部分,是可以被堆疊累積起來的。閉關一個禮拜的胡思亂想和自虐行為,就是為了這個角色,像我好友傳簡訊來我都已讀不回,他們就開玩笑說我耍大牌了。」

前幾天妮妮挑大樑主持兩個小時的金穗獎頒獎典禮,她大嘆元氣大傷,隔行如隔山,越想要做到很完美,越不容易,當下緊張到一直拉肚子。至於外界一直關心的結婚話題,她表示順其自然,目前也還沒有生小孩或凍卵的念頭。

《黯夜》由游翰庭執導,陳庭妮、李至正、趙駿亞、路嘉欣、黃迪揚、徐灝翔、博焱等人領銜主演,故事描述嬌弱無助的大企業千金元芳(陳庭妮飾),某天突然找上由警務人員阿揚(李至正飾)開設的偵探社要找尋失蹤的大嫂(路嘉欣飾),與精神異常的哥哥(趙駿亞飾),然而,元芳卻不是阿揚想像中那樣嬌弱又無助的,她是一隻木葉蝶,隱藏了真實的自己,蟄伏在黯夜中。

李至正表示:「導演很會導引,他常給很多指令,包括堅定、抱歉等引導我們入戲,讓演員發揮更多可能」。陳庭妮也說:「不論是攝影、美術、燈光整個團隊都很專業,驚悚片現場卻很歡樂,導演有自己的思維、運鏡方式、表演方式,呈現不一樣的驚悚片,讓我閉關兩天的醞釀破功,但給自己很好的前置準備工作」;而團隊的美術專業也讓趙駿亞大讚:「連在地板拖行屍體的血痕怎麼呈現都很考究,美術道具很專業。」《黯夜》4月7日晚間9點在緯來電影台播出。

►陳庭妮在《黯夜》裡用刀捅人,實際上捅的是花藝海綿。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