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May 24 , 2019
00:00

專訪/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圖/公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 蹲苦牢與世隔絕 莊凱勛想當喜劇咖

「我常聽到有人形容我『很濃』,還有人說我『很厚重』。」聽完這些形容詞,立刻讓訪問途中爆發笑聲,這是莊凱勛自爆常聽見旁人形容他的詞彙,不過濃和厚重,既能點出他的渾身是戲,還能凸顯他的歷練。已獲金鐘迷你劇集視帝肯定的他,這次推出新劇《噬罪者》,詮釋雖被放出牢籠,心靈卻未獲自由的更生人,他為了演出更生人重返社會的內心煎熬,收起以往撕心裂肺的用力演法,少了擠眉弄眼,多了細膩的情感轉折,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莊凱勛。


科班出身的莊凱勛,從電視劇、電影到舞台劇無所不演,不僅裸露戲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演出更生人也不是頭一遭,但這回莊凱勛在《噬罪者》演出的「王翔」,入獄前是高知識分子,和刺龍刺鳳的兄弟不同,莊凱勛更著重角色的心態轉換,以及著墨更生人才知道的小細節,「像是監獄中沒有軟臥,王翔出獄後就沒睡彈簧床,還有坐牢10多年,外頭已變成3C時代,特別著墨他看到路人在滑手機,內心湧出的陌生。」

愛心爆棚拒殺生

為了演出真實感,劇組實際到使用中的監獄拍攝,讓莊凱勛直說:「那兩三天就像消失在地球上!」他解釋因為門禁超森嚴,50多名工作人員得核對身分、同進同出,就算只是攝影師漏帶一個鏡頭,都得全部人一同出去重拿,加上手機、錢包、打火機通通不准攜帶,就像與世隔絕。這齣劇以殺人犯、更生人的視角出發,莊凱勛也不擔心觀眾的接受度,「早個三五年,可能會擔心,但現在的觀眾一直在進步,我們也要與時並進。」

戲精莊凱勛演什麼像什麼,但仍有過不去的罩門,「我不能接受在鏡頭前殺生,像是有些鏡頭會拍攝一刀砍下魚頭,我也曾遇過拍電視劇,劇組要我當著鏡頭把雛鳥重摔在地,我寧願罷演,也做不到。」但只要沒觸碰莊凱勛的地雷,他能夠為了角色挑戰身體極限,前陣子就為了拍攝福斯影集《最後一戰》,只花七周把體脂降到6,「真的太硬了,八個月才做得到的事,我們濃縮在七周內完成。」就連出國拍新加坡電視劇《伺機》,也得適應一下子在高溫35到37度的新加坡拍攝,一下子又被帶到溫度只有4度的北九州,「超過30度的溫差,又得拍武打戲,身體真的很消耗。」但操歸操,莊凱勛把這部戲視為近兩年拍的類型片集大成,就算得克服溫差、飲食不同和想家之苦,也咬牙撐住。

視帝搞笑沒包袱

莊凱勛從去年起多了「爸爸」這個新身分,他為了拍《伺機》有大半年待在新加坡,錯過兒子的成長,也讓下半年的他想緩下腳步,一邊充電學習英文和粵語,順道好好陪家人。他升格新手奶爸後,也更能火速抽離角色,回歸現實,「只要聽到老婆說弟弟的尿布該換了,就像有個鈴聲,把我拉回來。」

不過提起躍躍欲試的題材和角色,莊凱勛立刻變興奮,「我今年有許下願望,其中一個就是和美秀姐一起拍賀歲片!」他還笑說:「應該在社群媒體做些改變,釋出莊凱勛其實很有喜感的訊息,只是怕轉變太大,怕被粉絲誤以為盜帳號。」雖看似在發夢,但已開始期待能在螢幕上看到「搞笑的莊凱勛」。

不過在此之前,莊凱勛預計上檔的作品,已從6月的電影《亡命之途》、電視劇《噬罪者》,一路排到8月的驚悚片《緝魔》和年底的影集《最後一戰》,在看到莊凱勛如願拍喜劇之前,已有看不完的莊凱勛。《噬罪者》6月8日起每周六晚間9點在公視首播。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