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Jul 03 , 2019
00:00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圖/華視 服裝提供/PortsPURE 鞋子提供/Steve Madden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 專訪/告別傻白甜 程予希微黑化飆演技

程予希就像是一杯調酒,每次端上桌,都讓人好奇是什麼味道。學生時期的她,是熱血的樂團貝斯手,長相甜美又帶點baby fat的她,則是演繹傻白甜女孩的不二人選,不過戲外的程予希,熱愛旅行又獨立。多變的她邁入三字頭後,更渴望成熟的一面被看見,30歲後接下的第一部戲,便是律政職人劇《最佳利益》,想透過實習律師「何佳佳」這個角色,展現輕熟女形象,和學生角色說拜拜,自我蛻變。


拍廣告出身的程予希一踏進戲劇圈,就接下台版《原來是美男》的女主角,星途看似順遂,但她當時卻對演戲一竅不通,畢竟大學念會計系,連演員該怎麼做功課,都靠看書摸索,「我當時很沒安全感,很擔心導演喊卡,是因為我。」她自認當時沒自我認知,也不知該如何跟導演溝通,直到拍了電影《5月一號》,NG四小時仍演不出導演要的「甜一點」,自責到崩潰大哭,才把封閉在怕犯錯的自己釋放出來,開始懂得放鬆,進而學會演戲。

揮別可愛擁抱腹黑

除了曾是菜鳥演員,高中起念夜間部的她,很早就開始半工半讀,升高中的暑假就到漫畫店打工,讀商科的她,也當過會計和行政助理,這些工作經歷很快就讓程予希知道自己做不來朝九晚五的工作,也提早為《最佳利益》劇中「何佳佳」會面臨的菜鳥經歷、職場鬥爭,提早做了角色研究。

「我不覺得自己是可愛的女生,形容我很帥,我可能還比較高興。」程予希一度很抗拒可愛這個形象,也曾苦惱自己不是演高中生就是大學生,覺得戲路受限,二十多歲的她曾陷入角色迷思,後來才覺得能把一個形象演到非你不可,也算是個肯定。她也表示想挑戰內心層面刻劃較細膩的角色,這次有點「微黑化」的何佳佳就很吸引她。

三十而立放飛自我

一般人都期望三十而立,30歲對程予希而言,也是她「人生大解放」的關鍵時刻,讓她拋開許多自我加諸的框架,像是最晚11點要回家、不穿無袖、不穿露趾鞋、不和圈內人交往等限制,「我以前為自己設了許多框框,這個不行,那個不要,十分極端。當我逼近30歲,也曾驚慌大喊好老喔,但等到邁入三字頭,又切換到另一個狀態,會覺得老娘都30歲了,不要再自我設限了!」

聊起感情,她也笑說不能把話說死,「我以前完全沒考慮愛情,只想著工作,差不多進演藝圈後就一直空窗,因為我公私分很開,下戲後只把對方當朋友,但現在不想想太多了。」提起不少人拍戲拍出真感情,她也打趣說:「未來可以期待一下,先看下一部和誰合作。」她也透露另一半若是專情很加分,幽默更是重要,不然自認無聊的她,很怕就這樣乾瞪眼一下午。

自比調酒人格分裂

程予希曾把閨密嚴正嵐比喻成清新又喝不膩的「薄荷冰茶」,問她會把自己形容成什麼飲料?她想了一陣子後說「調酒」,因為每次上桌,都不知會是什麼味道。她還說有時也覺得自己人格分裂,自我剖析:「白天和夜晚的我,很不一樣。」她解釋自己雖開朗大方,卻有很自閉、很理性的一面,但到了晚上又感性地想很多,像是回想之前的作品,檢討今年甚至是這個月的表現,雖然身體很累,腦中卻會閃過很多東西,希望自己更好更進步,也常在深夜寫下心靈小語自我勉勵。

「演戲帶給我的成就感,超乎想像!」程予希大學時就因為拍廣告,月入幾十萬,反倒是拍戲後收入不穩定,讓她一度因為無法拿錢回家而自責,但憑藉著愛表演的熱忱,支持著她圓演員夢,近來她更轉變戲路,慢慢揮別女孩形象走向女人,她也給自己三年時間衝刺,希望日後成為有影響力的演員,當然若能獲得獎項肯定再好不過。《最佳利益》每周日晚間9點半在華視首播。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