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Nov 22 , 2019
17:00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圖片/LINE TV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 專訪/BL劇舌吻太超過 宋緯恩中暑自比駕崩

HIStory系列BL劇拍出口碑,最新單元《那一天》把場景搬進高中校園,為拍出青春男男戀,大膽啟用宋緯恩、黃雋智、張瀚元、劉韋辰四位新人。曾入圍金鐘新人獎的宋緯恩,雖拍過《飛魚高校生》、《俗女養成記》等夯劇,但首次升格當男一,仍壓力大到失眠、有憂鬱症傾向,身心狀態差到被有陰陽眼的朋友說「卡到陰」。他劇中和黃雋智湊對成CP,為讓吻戲更有層次,試圖挑戰舌吻,卻被導演阻止,他無奈笑說:「演員的突破,有時是會失敗的。」張瀚元和劉韋辰也因不小心親到伸出舌頭被喊卡,四人的尺度都比導演還大。


宋緯恩一連在《俗女》和《那一天》演出同志角色,他不擔心被定型,反而積極求突破,拚到有一場戲拍到中暑眼前一片黑,以為自己快死了,「那場戲設定我要氣喘吁吁地衝上天台,但可能過度換氣,太陽又持續曝曬,導致身體hold不住,我當下暗自罵了一句髒話,眼前就像壞掉的黑白電視黑麻麻,雙手則像有螞蟻在爬,頭十分地暈,因為撐不下去,劇組暫停15分鐘,當時副導幫我按摩,場記幫我冰敷,製片則幫忙拿電扇,劇組都被我嚇壞了,心想怎麼有演員快死掉了?」他自認當時就像快駕崩的皇上,但被劇組全心照顧,十分暖心。

健身菜單練出猛肌
宋緯恩劇中的追愛模式,就像哈士奇般man又霸氣,好奇演員們有把戀愛經歷套進角色中嗎?與他配對的黃雋智尷尬笑說:「嗯……因為他太壯了,閉著眼睛感受,覺得不太對。」一旁的宋緯恩作勢警告:「好好講喔!」黃雋智接著說:「雖和以往經驗不太一樣,但我有盡量找回國高中時期,那種對愛的探索、青澀和緊張,再把它套進表演中。」

劇中設定無父無母,常吃過期白饅頭配水,靠打工為生的黃雋智,戲外也十分節儉,鞋子只要能修就不會丟,省錢之餘也很念舊。

《那一天》除了唯美吻戲、親密戲不間斷,還有不少養眼露「肌」戲,劇組特地幫演員訂製沒澱粉的健康餐,張瀚元為此瘦了九公斤,劇中他有許多健身戲,單槓拉了兩百多下,胸推也是百下起跳,常拍到手都沒力了,靠著演員的堅持ㄍㄧㄥ下去。吃不胖的黃雋智,則希望身材變得更厚實,開始吃中藥調身體,以備不時之需。

青澀初戀感動爆笑
劇中張瀚元突破心防,跨越年齡距離,和高中生劉韋辰談揪心虐戀,高中時的他,也曾為了喜歡的女生,花了兩天兩夜親手做蛋糕,雖然蛋糕硬到連叉子都叉不進去,他仍厚著臉皮送出去,還傻氣地對心儀女生說:「妳不用吃,冰在冷凍庫就好。」劉韋辰則自爆初戀夢碎時,不捨地把前女友的外套鋪在教室桌上,手上則寫著她的名字,還因麻吉的安慰,突然在補習班爆哭,他自嘲:「當時真的很戲劇化,把自己當成電影主角一樣,但現在回想起來,挺可愛的。」

黃雋智和劉韋辰都是第一次接觸戲劇,也因為還是學生,拍戲、課業蠟燭兩頭燒,他倆常在凌晨收工後,早上八點趕去學校上課,劉韋辰還一度擔心無法兼顧學業,打算推掉這部戲。兩人也因為《那一天》對演戲有更深一層認識,黃雋智從高中就念設計相關科系,如今走往表演,一樣也是接受藝術薰陶,不過校內有兼修教育學程的他,因為當過兒童美術老師,對教育也很感興趣,期許未來能用不同身分,持續關注教育議題。

劉韋辰從小就愛跟爸爸一起看電影,很開心有機會參與喜歡看的影視作品,劇中CP張瀚元好奇問他:「你敢跟爸媽一起看嗎?」劉韋辰說:「爸爸可能會害羞。」他透露先前凡是他參與的短片,爸爸總是會立刻分享給好友們看,但這個(BL劇)就比較害羞了。在戲劇圈慢慢發光的宋緯恩和張瀚元,都曾經歷過收入不穩定打工兼差的時期,但他倆很會轉念思考,反而把打工當成磨練演技的方式之一,並期許自己越來越好。

「我真的敢跟別人說我是演員,是在入圍金鐘後,在這之前,我都覺得自己是藝術大學的學生。」宋緯恩提起曾以《飛魚高校生》圈粉,當下心情是很慌的,曾質疑自己為什麼會被粉絲喜歡,直到以《翻牆的記憶》入圍金鐘,內心才比較踏實。宋緯恩也發現自己越來越像藝術家,「我的上升在水瓶,覺得長大後越來越獨善其身,念了藝術大學後,似乎希望有越來越多自己的空間,知道用理性控制生氣,更懂得處理情緒。」曾歷經低潮的他,也學會調適,他也感謝在《俗女》、《那一天》都飾演他媽媽的于子育,總是溫暖地關心他,感念說:「真的有拍戲賺到一個媽媽的感覺。」

黃雋智首次接觸戲劇,試鏡時緊張到反胃,開拍時更深刻體悟何謂「拍戲壓力大」。他最印象深刻的一場戲是和宋緯恩的「下跪戲」,由於當時還有路人圍觀,「我從沒在眾人面前把身段放那麼低、不僅要下跪還得道歉,心情十分複雜。」請黃雋智回溯17歲時,印象最深刻的「那一天」,則是和感情很好的外婆久違的約會,婆孫倆手牽手逛菜市場、唱歌,讓他重溫孩提時期的回憶。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