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May 22 , 2020
00:00

專訪/薛仕凌出道13年找自己 愛上拍戲的無限可能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服裝提供/襯衫、褲子JW Anderson、外套Undercover (初衣食午提供) 球鞋提供/Adidas 飾品提供/APM MONACO 
  • 專訪/薛仕凌出道13年找自己 愛上拍戲的無限可能
  • 薛仕凌
  • 薛仕凌
  • 薛仕凌
  • 薛仕凌
  • 薛仕凌
  • 薛仕凌

提到薛仕凌,可能想起他在舞台上唱著「喇舌喇舌喇舌~」的Rapper──MC40,很難想像喝過洋墨水的他,竟在新劇《做工的人》開著怪手、嚼著檳榔,接地氣還原工人日常,超反差的寫實演繹令人眼睛一亮。只是從歌手轉型演員,薛仕凌始終沒有安全感,這次演出「阿全」亦然,他自認阿全和他的相似度只有2、3分,誠惶誠恐說:「光是看到他對李銘順、游安順兩位順哥屁成這樣,我都要下跪了!」雖拍得忐忑,卻也讓他回味無窮,「因為拍戲是我喜歡做的事,能藉角色做平時不敢做的事,真的很爽!」


薛仕凌自「大嘴巴」出道,在演藝圈打滾13年,他當過歌手、主持人也拍了戲,這十多載的光陰讓他更了解自己,當然每天仍會有挫折,舉凡工作卡卡、自己表現不如旁人,都會帶給他些許不安,但近年他的心態已轉變,「以前會覺得做不到,就去學啊,但現在我會覺得若真的做不到,我就會說聲抱歉,就算了。」他透露這麼做不是為了逃避或不負責任,而是已能接受自己的優缺點,並學會與挫折共處,不再為此糾結甚至苛責自己。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長處,並為此而生,但卑鄙的是上天沒有告訴你這個長處是什麼,得自己去摸索,但找到了就會很開心。」薛仕凌目前也找到喜歡做的事,眼睛發亮表示:「就是拍戲啊!」他坦言一路走來也擔心自己做不到,就連自己適不適合當演員,都是周邊團隊一再給他信心,這次詮釋《做工的人》阿全一角,也做了許多突破,誇張說:「吃檳榔吃到血管要爆掉了!」

當問起最不想重來的一場戲?薛仕凌立刻答:「任何咬下第一口檳榔的瞬間。」他分享吃檳榔和口香糖一樣,都是剛入口的味道最強勁,「第一口咬下的嗆,和身體感受的熱是最劇烈的,剛拍攝時沒想太多,拿了就吃,不過若一場戲重來6次,一直不斷吃新的檳榔,就會覺得吃到快腦中風、血管要爆掉了。」他最高紀錄是一場戲嚼了60顆檳榔,就連殺青後經過檳榔攤,也會多瞄兩眼。

他在劇中擅長開挖土機,得學會操縱怪手、吊車等大型機具,戲裡開車技術一流的他,還載著兩位順哥趴趴走築發財夢,其中一場在環河快速道路拍的飆車戲,讓他拍得超崩潰。「取景時段剛好是傍晚5到7點,可以想見車子有多多,導演卻要我開著貨車在車陣中鑽來鑽去,不停cue我按喇叭,我心裡一直大叫,能感受到旁邊騎士的殺氣,兩位順哥不但沒幫上忙,還在旁邊玩得超開心。」讓他無奈大喊:「戲真的很好,可是車是我是在開啊,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把我們攔下來,壓力真的無敵大。」

薛仕凌劇中以貨車為家,但私下對車子的感情沒那麼深厚,只當它是代步工具,就連小時候也比較喜歡玩樂高,而不是車子模型。他坦言這次演出怪手工人,也刷新他對工人的印象,「開拍前我家附近剛好有工地在施工,當時我就看到一位年輕工人,雖穿著反光背心、戴安全帽,但收工時也是有染髮、戴耳環的時髦型男,才發現自己也有些刻板印象,覺得滿羞愧的,之後也才把阿全的行為年齡往下修。」

歌手出身的薛仕凌,現把唱歌、創作當成下班後的消遣,但能讓他體驗不同人生的戲劇,他做得津津有味,越拍越帶勁。「我覺得演員是個媒介,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機會和心情,去看某一群人的生活方式,就算知道也不會深入探究,若能藉由演戲反映出這群人的樣貌,像是《做工》就探討了工人如何看待疾病,他們的理財觀和價值觀,若能透過戲劇作品觸及更多人,讓大家往後經過工地,可以多看一眼,我就會覺得很欣慰了。」

他沒有為自己設下KPI,也沒想過能拍戲拍到何時,就專注做好眼前的事,他也感念身旁團隊很給力,「就像《航海王》一行人嗆魔王時說的『我就只負責把人打飛,其他我什麼都不會』。」他舉例妝髮就並非他所長,交由信任的人打理,能讓他無後顧之憂地拍戲、做好宣傳工作,他近來有兩部新劇《做工的人》、《生生世世》正在熱播,截然不同的角色,已讓他過足戲癮。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