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Jun 04 , 2020
00:00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文/林奕雯 攝影/高政全 服裝提供/初衣食午 ( Anderson襯衫及褲子、Undercover外套) 球鞋提供/ Adidas  飾品提供/APM MONACO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 專訪/敬業玩命狂嗑檳榔 薛仕凌做工淪哭包

薛仕凌在新劇《做工的人》開著怪手、嚼著檳榔,接地氣還原工人日常,超反差的寫實演繹十分亮眼,觀眾赫然發現「大嘴巴」的MC40已蛻變為演員。不過私下的薛仕凌,少了MC40饒舌時的霸氣,而是謙虛、感性的愛哭包,這次他演出跟自己超不像的「阿全」,誠惶誠恐說:「光是看到他對李銘順、游安順兩位順哥屁成這樣,我都要下跪了!」雖拍得忐忑,卻也讓他回味無窮,「拍戲是我喜歡做的事,能藉角色做平時不敢做的事,真的很爽!」


薛仕凌自「大嘴巴」出道13年,當過歌手、主持人也拍了戲,這十多載光陰讓他更了解自己,「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長處,並為此而生,但卑鄙的是上天沒有告訴你這個長處是什麼,得自己去摸索,找到了就會很開心。」薛仕凌慶幸已找到喜愛的事,眼睛發亮地說:「就是拍戲!」他坦言一路走來也曾擔心自己做不到,就連適不適合演戲,都是團隊一再給他信心,這次詮釋《做工的人》阿全一角就做了許多突破,也吃了許多苦頭,除了讓私下超怕冷、冬天會穿兩件衛生褲的他,在低溫15度的寒流下,僅穿內褲上陣拍攝洗漱戲,還因為吃檳榔吃到全身發熱,誇張表示:「吃到要爆血管了!」經歷冰火兩重天。

聊起最不想重來的一場戲,薛仕凌秒答:「任何咬下第一口檳榔的瞬間。」他分享吃檳榔和口香糖一樣,都是剛入口的味道最強勁,「第一口咬下的嗆,和身體感受的熱是最劇烈的,剛拍攝時沒想太多,拿起檳榔就吃,若一場戲不斷NG,一直吃新的,就覺得吃到快腦中風、血管要爆掉了。」他最高紀錄是一場戲嚼了60顆檳榔,就連殺青後經過檳榔攤,也忍不住多瞄兩眼。

追劇走心頻戳淚點

薛仕凌演繹的阿全,是有點粗線條的屁孩,但螢幕下的他,卻是心思超細膩的愛哭包,不只在《做工》殺青宴哭到眼淚止不住,追劇時也常被戳中淚點,「我看《摩登情愛》時就每集都哭,原以為愛情劇已被拍到爛,沒想到集集爆淚,看到最後光是看到片頭就想哭。」另外,阿全一頭熱地追愛,也讓薛仕凌超想點醒他,不該一味以物質追女生,私下的他會以手寫卡片的方式來表達真心。

好奇歌手出身的薛仕凌,還有發片夢嗎?他透露沒所謂夢不夢,已把唱歌、創作當成下班後的消遣,也不打算跟風當明星YouTuber,很有自知之明的他說:「我光是經營IG就覺得超痛苦,我還是乖乖把戲演好就好。」薛仕凌最愛演戲的無限可能,能帶他接觸、體驗不同人生,讓他越拍越帶勁。

「我覺得演員是個媒介,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機會和心情,去看某一群人的生活方式,就算知道也不會深入探究,若能藉由演戲反映出這群人的樣貌,像是《做工》就探討了工人如何看待疾病、他們的理財觀和價值觀,若能透過戲劇作品觸及更多人,讓大家往後經過工地可以多看一眼,我就會覺得很欣慰了。」

他沒有為自己設下人生KPI,也沒多想能拍戲拍到何時,就專注做好眼前的事,他也感念身旁的團隊很給力,「就像《航海王》一行人嗆魔王時說的『我就只負責把人打飛,其他我什麼都不會』。」他舉例妝髮、造型就非他所長,交由信任的人打理,能讓他無後顧之憂地拍戲、跑宣傳。他甚至自爆私下打扮超路人,不修邊幅到跟同事一同搭電梯進公司都沒被認出,直到進門時才嚇壞同事。他近來有兩部新劇《做工的人》、《生生世世》正在熱播,截然不同的角色,繼續磨亮「演員薛仕凌」的名號。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