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Aug 23 , 2021
18:55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文/林奕雯 圖/八大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 拍《燕雲台》遭戳瞎處宮刑!連晨翔坦言有職業傷害

連晨翔在八大古裝劇《燕雲台》雖貴為皇子,卻遭戳瞎眼,還歷經「宮刑」屈辱,讓晨翔印象深刻,他今線上受訪聊起這場戲,「試鏡就是試這場戲,尤其對於一個男生來說,是很賤踏尊嚴的事情。」另外瞎眼的特殊妝,更是拍出職業傷害,坦言殺青後散光更嚴重了,會有疊影,但他很看得開,笑說:「智力沒下降,一切都好。」


連晨翔在《燕雲台》中,從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皇子,因為與劇中宮女私通,而被皇帝處以宮刑並戳瞎眼睛。他形容這轉折讓自己像一個廢人,也很心疼「耶律只沒」這角色。在開拍前,因為劇情有騎馬、射箭需求,連晨翔先到淡水馬場受訓,「因為訓練場的馬比較溫馴,和拍戲的馬不太一樣,可能情緒會較不穩、不受控…」所以常常會從馬上摔落,但他會找一個最不痛的方式不讓自己受傷,他也透露,當時他一直心理默唸著「阿彌陀佛」大概有一萬次,相信有唸有保庇,才得以讓自己身體沒有受到意外。

而在第二集射柳大賽的劇情,連晨翔說:「危險鏡頭會有馬替幫忙做,但因為射柳大賽是長鏡頭,要拍前拍後,所以大家都要自己上場。」一開始大家衝,但最後要想辦法讓自己的馬停下來。另外在馬背上射箭環節,連晨翔笑說:「開拍前大家還說要比誰的表情最帥,最後真的很難控制,大家索性放棄,能把箭射出去就好。」

在拍攝《燕雲台》期間,晨翔時常睡不到2小時,連晨翔解釋,因為眼妝一直緊繃著蠻不舒服的,加上契丹族的髮型很特別,裡面有很多小飾品也不太好睡覺,以及古裝戲從凌晨2、3點就開始準備,所以他為了能撐過一整天的拍攝工作,他說:「我帶了薄菏口香糖,同時現場一直灌冰水,讓自己保持清醒狀態。」

連晨翔今分享拍攝《燕雲台》的心得與感觸。


連晨翔與飾演宮女安只角色的趙圓圓,兩人有場床戲,拍攝床戲時現場清場,他上半身裸露,對方穿著肚兜,雖然是兩人首場戲但沒有太尷尬。但連晨翔指出,開拍前還特別先詢問導演床戲拍攝尺度,導演直說,古裝戲不可能太裸露,會穿衣服,他心想就算內層水衣開高衩也OK,結果實際開拍時,導演一句話「不太好,還是脫了吧!」他只好配合演出,所幸平日有在健身,並透露對胸肌最有自信。

對於劇中感情戲,連晨翔說,當初看劇本覺得「耶律只沒」這角色沒談什麼戀愛,「所以女生稍微勾引他就暈船了,為了這個女生,他最後什麼都沒了,相對比較單純、比較傻,原本想要做的事情,最後敗在美人之下。」因此被問到感情觀時,連晨翔以堅毅的口吻表示,現階段以衝事業、有穩定經濟收入為主,有能力再來成家,但也不會因為沒有要結婚所以不談戀愛,所以還是看緣份。連晨翔說:「成家立業一定是我的人生目標…小時候是設定35歲結婚,但因為爸媽年紀大了,不想父母年紀大不能陪小孩玩,所以就拉前一點,設定33歲好了。」但他隨口表示,這些都是他的幻想。

連晨翔今聊到感情觀,分享成家立業,有自己的小孩一直在人生藍圖中,但他認為貧窮夫妻百事哀,現階段希望衝刺工作,等到經濟能力足以撐起一個家,再步入婚姻,理想的結婚年齡是33歲。


對《燕雲台》所接演的「耶律只沒」是連晨翔目前演過最悲慘的角色,但並不影響他未來接戲的熱情,「很想嘗試社會底層、流浪漢或者精神病患的角色,不會因為高富帥較好詮釋,就只接這類角色。」而近期因疫情關係,幾乎都在家過著健身、煮飯、追劇的生活,他笑說,自己是很容易被洗腦的人,「看到介紹健身器材加強什麼部位,很厲害的樣子,像滾輪、伏地挺身的東西等等。」所以最近花了很多時間網購買健身器材。《燕雲台》明晚10點於八大戲劇台全台首播。

晨翔劇中遭戳瞎,除了會戴起眼罩,還有很費工的瞎眼妝,事前得花上一個半小時用黏膠上妝,因為他對酒精過敏,下戲時得用橘子水狂把黏膠搓掉,搓到都脫皮了。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