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Sep 03 , 2021
00:00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文/林奕雯 造型/賴盈君 攝影/高政全 影音拍攝/陳靖詠、蔡政修 化妝/Jimy Wu(Backstage) 髮型/Jun Tsai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 封面專訪/喚醒愛的能量 温貞菱

温貞菱在《斯卡羅》中總是苦著一張臉,習慣隱忍,內心藏著許多祕密。但褪下戲服的她,就像是個熱情的小太陽,拍攝當天她活力四射地來到攝影棚,先是聊起相機,接著好奇棚內布景,那聊起天來的開朗身影,著實讓剛看過《斯卡羅》的我,一度感到超違和,但這就是螢幕下的温貞菱,我請她用三個形容詞描述私下的自己,她說:「真誠、勇敢、熱情!」對照我眼前的她,真的是再貼切不過。


 

在《斯卡羅》劇照釋出時,已被温貞菱的黝黑膚色嚇到,在宣傳訪問時,再度被温貞菱仍背得滾瓜爛熟的排灣族語驚豔,心想究竟要熟記到什麼程度,才能在殺青一年半後,仍記憶猶新?抱著許多好奇的我,迫不及待地想跟温貞菱好好聊一聊,解開我心中的疑惑。

 

►米色西裝外套、絲質襯衫、米色西裝褲,all by Club Monaco;Manolo Blahnik Lurum香檳金鑽飾高跟涼鞋;鑲石流星吊墜鎖耳環、迷你鑲石吊墜鎖項鍊、鑲石吊墜鎖可調節項鍊,all by APM Monaco。


有了語言,才能說出一個故事

温貞菱因為生長背景及自身興趣,本身就樂於學習新語言,她維基百科的語言欄洋洋灑灑地列了一大串,她謙虛表示真的能日常對話的,只有中、英、俄文、客語、台語,以及會一點點日語和法語,笑說排灣族語真的是拍戲硬背的,不敢說有多會講。她也聊起和「蝶妹」的緣分起源,原來和她學俄文有關,「我當年其實沒想過讀俄文系,只是沒想到當我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選了我想做的事,宇宙的力量也引領許多事情前來。」

温貞菱透露當初考大學時,純粹是因為分數達標才選填俄文系,原本她對法文、西語更感興趣,當時還抱著念不來大不了轉系的心態,沒想到就這麼一股腦栽進俄文的世界,甚至前往莫斯科留學,她笑說:「曹瑞原導演曾對我的這段經歷說『覺得我很奇怪』,但這也是他找我演出的大半原因,他認為我都能學會俄文了,應該也能搞定劇中語言,也才讓我遇到『蝶妹』。」

有了語言,才能說出一個故事!温貞菱劇中有一半排灣族血統,自然想把族語講到排灣族同胞都聽得懂,她不諱言開播前一、兩周,壓力大到胃痛失眠,直到播出後獲得讚賞,才放下心中大石,顯見壓力之大。問她明知道演蝶妹要學四種語言,還得把自己曬超黑,為何勇於扛起這個角色?温貞菱說:「我的月亮在天秤,其實很常陷入選擇困難,但很勇於嘗試的我知道若錯過了將來一定會後悔,告訴我應該要去做,其實做出接演蝶妹的決定很單純,因為不管重來幾次,我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奶油白羊毛薄紗上衣、奶油白羊毛薄紗長裙、白色皮帶、Jamie棕色羊毛拼接短靴,all by Chloé;APM Monaco湖藍色愛心圓環耳環。


「蝶妹」教會我的事

聊起蝶妹,温貞菱的眼眶似乎有點濕濕的,蝶妹觸動了她的感性開關,讓她更溫柔、更悲天憫人,近來隨著《斯卡羅》播出更把她這股情緒推向高峰,「我每次看到飾演蝶妹的自己,都會下意識地感到難過,我很佩服也很心疼蝶妹,她收到的都是一些惡意、憤怒與欺凌,但給出去的卻是關心與照顧,我覺得這非常偉大,是目前為人的我,還在努力學習的,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能夠飾演她。」

温貞菱說在詮釋蝶妹時,總覺得她不是這麼愛自己,卻也讓她轉念思考,可能是蝶妹心中有太多愛與能量,才能一直給予他人,「我剛開始讀劇本,看見蝶妹被歧視或霸凌,會有點難過或生氣,但殺青至今,我反而開始猜想,這會不會是對方在進行某種求救?當你面對別人對你的憤怒或惡意時,你可以轉換成『我知道你現在不好,我願意幫你』,改用擁抱的方式安靜傾聽,我想這是蝶妹教會我的事,能用比較冷靜、有愛的方式解決問題。」

 

►Loewe落肩垂墜感洋裝;APM Monaco網狀耳骨夾配耳釘。


告別角色的漫長旅程

因此温貞菱說:「我覺得遇上任何人,對我都是很棒的緣分,而在『遇見』的那刻,要學會好好珍惜當下。」曾陪蝶妹走過一段的她,也被周遭友人認為變溫柔了,「最明顯的是我變得很能跟身邊的人說我愛你!我以前沒有那麼善於表達愛與情感,現在卻能以很直接的方式,關心身邊的人。」既然蝶妹對自己的影響那麼深,那她有花一段時間脫離角色嗎?「我其實沒有跟角色告別的習慣,因為每個角色,都是某部分的自己,若真要說告別,絕對會是一段很漫長很漫長的旅程。」温貞菱拍完《斯卡羅》體悟到以柔克剛,把蝶妹視為偉大的女性角色,現實生活中,她則很敬佩美國女性平權先鋒「RBG:不恐龍大法官」露絲拜德金斯伯格,十分難過她已於去年離世。

如同温貞菱給自己的形容詞,很真誠、很勇敢,還有著以大地為家的熱情,在她知性的外貌下,還流著運動員的血液,小學曾練過兩年田徑的她,可是百米跑出12秒86的短跑好手,若將這段經歷代入到她的演藝生涯,讓她耐力極佳,很能吃苦!她說人生至今還沒遇到想做不敢做的事,只有想做還沒做的清單,像是高空彈跳,就讓她躍躍欲試。只是曾一股腦往前衝的她,已學會放慢腳步,「可能我曾是百米選手,以前很多事情都跑很快、衝很快,但走到大概26、27歲,在下決定或做選擇時,不再認為一定要如何,更順其自然!」很能接受宇宙給的考驗的她,面對疫情,也從一開始的把宅家行程塞滿滿,轉變到把這段時間當成愛自己的最棒時機,光是練瑜伽就讓她有新的體悟,「人們總習慣往外看著別人的好,但當你回頭望向自己,你就擁有那獨一無二的美好,只是你沒有花時間看看你自己。」

 

►連帽針織長上衣、威爾斯格紋泡泡半截裙、抓絨襯裡無袖外套,all by Louis Vuitton;Chloé Jamie棕色羊毛拼接短靴、Harmonia寬手鐲、Harmonia戒指、Millenia耳骨夾,all by Swarovski。


温貞菱20Q&A

 

1. 為蝶妹曬黑的當下,腦海在想什麼?

想著「哪裡還不夠黑」,我助曬時是全裸只貼胸貼進去,每次出來就會檢查指縫等部位,發現哪裡還沒曬到就趕快補強,黑到至今一年半了,還沒辦法回到正常膚色,但我很享受那段猛曬太陽的日子,跟女演員的日常有段落差。

 

2. 覺得蝶妹是什麼星座?

一定是土象啊!金牛座!但她怎麼會給「必麒麟」錢呢?這是金牛大忌,應該是太陽金牛、月亮水瓶。

 

3. 拍《斯卡羅》最厭世的一瞬間?

拍騎馬戲撞進樹叢,一喊卡全劇組笑爆,那瞬間真的滿厭世。

 

4. NG最多次的台詞是什麼?

還真的沒有!應該說我們劇組沒有什麼人在NG的,我們很常在等天光,例如烏雲只有兩分鐘,根本不敢NG啊!

 

5. 拍戲時的小確幸是什麼?

偷吃「李仙得」的便當。法比歐很懂生活、愛生活,會自己準備裝滿堅果、酪梨、沙拉的健康便當,我曾想用三倍食材的錢,請他幫我做便當卻被拒絕,他還會趁我在拍攝時速速把便當吃光,再得意地跟我說:「蝶妹,我把便當吃完囉!」

 

6. 收看《斯卡羅》時推薦搭配什麼食物?

這部戲真的跟美食無緣,想跟觀眾說:「看到『水仔』吳慷仁瘦成那樣,你還吃得下嗎?」(大笑)

 

7. 拍《斯卡羅》時曾壓力大到做惡夢嗎?

很常啊,我們還開了好幾場「惡夢討論大會」,演員跟工作人員都群體做惡夢。

 

8. 若有機會重返1867年會想做什麼?

我會先抱蝶妹,給她一個最緊的擁抱。

 

9. 有渴望重遊的斯卡羅祕境嗎?

阿朗壹古道。

 

10. 最近一次被網友逗笑的留言是什麼?

有一個哏圖寫著「你最強的地方。看《斯卡羅》不開字幕」,覺得超貼切。

 

 

11. 温貞菱的口頭禪是什麼?

我很快樂!我很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像我昨天去買相機,就跟經紀人說:「我真的好快樂,這個快樂我可以用十天,等相機到貨,我又可以快樂好久。」

 

12. 温貞菱不為人知的身體小祕密?

因為曬太黑,身上有100多顆痣。

 

13. 最喜歡哪個數字?

我對3這個數字很有好感,除了感覺很神祕,我生日的尾數也是3。

 

14. 有幻想過自己是什麼動物嗎?

北極狼!(回答前先解釋一輪,先說覺得回答貓狗感覺很隨便,因為朋友曾問過她這題,她就在備忘錄列了非洲羚羊、北極狼、獅子、食肉鸚鵡、非洲黑鷹等動物,等著去找紀錄片觀察這些動物的習性,覺得這樣才足以回答這題,解釋完不好意思笑說:「我又把簡答題變申論題了。」)

 

15. 自信的運動項目有哪些?

賽跑、爬山、潛水、拳擊、騎越野車。我敢舉出的這些運動,都是在一個群體中,我是數一數二厲害的那種。

 

16. 若沒拍戲會想做什麼工作?

開漫畫店!我本身就會蒐集漫畫,就算是夕陽產業也沒關係,是我的夢想職業。開相機店也很棒。

 

17. 有害怕的食物嗎?

真的沒有耶!大家害怕的香菜、茄子等,我都覺得很好吃。

 

18. 疫情後的新興趣?

做瑜伽!我筋骨比較硬,疫情期間才開始認真做,覺得這是我和身體相處的時間,每次做完都會覺得很快樂很放鬆,好像更了解自己的身體一點。

 

19. 專屬自己的Me Time會做什麼?

我喜歡在睡前看一首詩,或是吸貓。

 

20. 如果當編劇會想創作什麼故事?

希望講述帶給觀眾反思的議題,之前有嘗試寫過幾個比較短的故事,內容跟貧富差距、人不可貌相有關。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