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Oct 15 , 2021
15:55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文/林奕雯 圖/Netflix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 最美小三韓韶禧狠變復仇女神!為《以吾之名》日以繼夜練武累慘

「最美小三」韓韶禧在Netflix終極復仇警匪韓劇《以吾之名》首次挑戰動作戲,還為此去武術學校特訓,展現不同以往的女打仔形象。她的兩位搭檔朴熹洵、安普賢也都有大量動作戲,不約而同說除了武打戲很操,還因為超冷天氣,吃了不少苦頭。


朴熹洵(左起)與韓韶禧、安普賢與台灣媒體視訊聯訪,分享新劇《以吾之名》的拍攝故事。


《以吾之名》描述原本只是單純女高中生的尹智友(韓韶禧 飾),意外目睹父親在自己面前遭謀殺,爲了尋找殺害父親的兇手,決定放棄自己的人生,進入崔武鎮(朴熹洵 飾)領導的最大販毒組織「東川幫」,進而與都江才(張栗 飾)結仇並確保了自己在幫派內的地位,之後智友被崔要求進入警察體系當臥底,在緝毒組長車奇浩(金相鎬 飾)的安排下,與緝毒組王牌刑警全弼道(安普賢 飾)一起辦案的同時還得通風報信當內奸,爲了在與幫派不同的警察世界中生存下去,履行內奸職責的智友無時無刻都得面對殘酷的事實,卻在復仇過程中迷失,劇情宛如韓國女性版《無間道》。

韓韶禧劇中有許多武打戲。


韓韶禧這次剪掉短髮飾演女打仔,不但有許多肉搏戲還倒掛單槓,也因為角色和她本人差很大,笑說:「真的找不到相似之處。」她補充,「因為作品的類型是需要體力的,所以優先去做的就是吃好、休息好、培養體力,如同前輩所說,這不是一集而已,而是有到八集的很長又很久的路途,如果要維持那個節奏,是需要很多的練習,因此我也開始去上學一樣地去了武術學校,做了各樣的努力。」

聊起武術學校,韓韶禧透露第一天就被操到不行,「從我家到武術學校坐車要五十分鐘,我記得如果沒有特別的事,除了週末以外都有去上課,通常是從中午開始到下午六點,有需要的話就會到晚上很晚,需要討論劇本或是在要拍攝重要的武打動作之前,我記得像這樣的時候是會練習到很晚。」但她仍賣力苦練,最後還拿到畢業證書。

朴熹洵劇中飾演黑幫老大。


劇中飾演黑幫老大的朴熹洵,也有甩刀戲碼,拍攝前花了兩個月進行體力訓練和武打練習,他說:「我有在古裝劇裡用過長刀,但是這麼短的刀是第一次使用,所以也練習了很久。」另一點讓他比較辛苦的是主要戲服是西裝,相較於其他人的戲服,就比較不能多穿幾件,苦笑表示:「我穿西裝需要展露那個效果,因為擔心衣服會皺,所以裡面最多只穿很薄的一件衛生衣,總而言之,很冷。」他也分享西裝大概有換了十套左右,要拍武打戲的時候就會準備大概三、四套西裝,「破了就會換掉,有需要沾血的衣服又會另外準備,我記得是這樣。」他也補充在鐵製的階梯上拍攝的一場戲十分難忘,「又危險、又冷,體力上真的很累,我認為那一場是最辛苦的。」

 

安普賢這次演出刑警,是韓韶禧的搭檔。


劇中飾演緝毒刑警的安普賢,雖是體育學校出身,面對這部戲的大量動作戲仍覺得吃重,他說:「沒有比較駕輕就熟,因為不是我自己一個人打,是要跟對方搭配後才能完成一個場景,我雖然有運動很久,也是做和這類似的打鬥的運動,但是覺得武打是不同類型的動作,我認為我學到了很多。」

安普賢也分享,「弼道這個角色,雖然並不明確,我所知道的是,他是先學柔道的,是柔道打底的,是柔道很強的那種感覺,我因為長久以來是拳擊選手,導演想說可以突顯這個特長,所以與其來個過肩摔之類的,反而是很多用拳頭的武打動作。」他說韓韶禧和朴熹洵前輩,沒有因為他的體育背景,向他討教什麼,大家都是和武術導演,還有大夥一起做的,也因為大家都很努力,呈現了很多很棒的場景。

韓韶禧(右)與安普賢有感情線。

韓韶禧(右)劇中為了幫爸爸報仇,投靠朴熹洵的幫派,後來成為臥底警察。

韓韶禧第一次拍動作片,也首次拿槍,覺得是最困難的,「槍這個武器是姿勢很重要,因此我有向武術老師和學生們諮詢。」

 

朴熹洵坦言自己算是比較會相信人的,笑說:「但是我不相信我自己,總是會懷疑一下,也會檢討一下自己現在做的是對的來是錯的,所以最不能相信的是我自己。」

安普賢分享對廢車場的動作戲印象最深刻,「不好說是惡劣的環境,但是對拍攝來說是有些惡劣的環境,在那裡拍攝的動作場景記憶深刻,因為拍攝時間很久,所以對當時的記憶比較深刻,也是感到辛苦的。」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