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Sep 24 , 2015
12:38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文/蘇苡盷、王雨晴 圖/何經泰、江祐任、八大、臉書、伊林 其他/場地提供/Mountain Living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 海歸派插旗戲劇圈 Bii背台詞難眠 Evan中文卡卡

藝人多求全方位,歌手唱紅了轉戰戲劇求發展,或是演而優則唱的例子都不在少數。Bii畢書盡與SpeXial的Evan都屬新生代少女殺手,簽唱會動輒都是上千人粉絲到場。近來兩人不約而同挑戰戲劇演出,少了歌迷尖叫聲,換來的是劇本上密密麻麻的台詞。Bii從小在韓國生活,Evan在加拿大長大,中文都不輪轉,光是記台詞就是一大考驗,更何況要投入感情演戲,壓力大到失眠也是可想而知了!


出道5年,Bii拍過微電影,也曾在偶像劇中客串,近來投入三立偶像劇《愛上哥們》拍攝,還是第一次擔任男主角。剛好碰上個人EP《Love More》以及與陳勢安、李玉璽、陳彥允共同推出的合輯《勢在必行3》發行宣傳,他已好久沒能好好休息,「最近這幾個禮拜一直失眠,今天早上7點才睡,又很淺眠、會做夢,昨天夢裡就出現我經紀人,她一直看著我笑,我感覺我是面無表情,卻很生氣,覺得她為什麼只看著我但不說話?」為什麼會失眠?Bii不否認,生活與工作各方面壓力迎面而來,「就對自己的未來、作品、家人、公司啊,很多雜念啦,我覺得。有些是想講還沒講出來的,有些是想做,但摸一摸又沒做的。」

從小在韓國長大,Bii的中文是到台灣之後才學的。這些年經過在高雄當兵、四處跑校園演唱,中文程度溝通早已不成問題,只是腔調難改,要演戲說中文,讓他花了許多時間念台詞順口條。接受本刊訪問那天,為了錄製影音,寫了張題目小抄給Bii,一有空檔就見他拿著小抄默念,甚至練習回答,就為了能在鏡頭前有好的表現,看得出他對工作的認真。

畢書盡被嫌難相處

壓力上身,想要睡好自然不容易,「最重要的還是心態跟態度啦!我也是在工作上把握每一個當下,該講的都要講,該唱好的就唱好。只是最近回到家,我都一直在想,我有沒有什麼應該改變、要修正?」Bill不說話的樣子總是酷酷的,因為眼線而更深邃的眼神,好像總有點心事。與他熟識的人,形容他悶騷,私底下愛笑也愛開玩笑,但他說,最近有粉絲留言給他,說他越來越難相處,「我也沒有表現出一個難相處的動作或是講話,但他們接受到的我,反而覺得我難相處,說我變得陌生了,我真的差一點去回她(留言)耶!(笑)」相較於過去的「語言障礙」,Bii形容自己「終於會說話」,沒想到反而讓粉絲感覺有距離,「我現在可以跟家人們(粉絲)開玩笑,也可以很正經地講些正面的話,這些都是改變。我以前害羞,也害怕講不出所以然,講不出重點,就選擇比較安靜,默默地在臉書上發文。」經紀人替他解釋,現在Bii要面對的歌迷比過去多得多,沒有足夠的時間照顧到每個歌迷的情緒與反應,就容易讓人產生距離感,「我拍照也是酷酷的,或是憂鬱的樣子,他們可能只看到了表面的東西,就覺得我心情不好,會不知道該不該跟我說話之類的。我覺得不用被表面影響,我對大家都沒有不好的想法啊!但如果粉絲接收到這樣的感覺,我想以後還是直接跟他們溝通吧,問他們覺得我怎麼了?」

Bii今年不僅在MV〈Love More〉中小試身手(左圖),
還接下偶像劇《愛上哥們》男主角,與賴雅妍共演,預計10月18日上檔(右圖)

想買房接母同住

「媽咪是現在最想見到的人!」Bii說。但今年光是上半年,他就有7項代言,加上商演、發片、拍戲,根本沒多餘時間回韓國。他說自己很「宅」也很「懶惰」,在外面工作時比較有行動力,一有時間待在家,要不看電視、聽音樂、要不就煮飯、玩電腦,「現實一點說,就是做些對工作或未來沒有幫助的事。」說完他自己都笑了。加上想早點在台北買房子,接仍在韓國的媽媽過來同住,能接的工作就盡量接,他笑說,「所以,忙一點好啊!」

Bii形容新歌〈Love More〉有別以往的冷酷,多了些「想付出的感覺」,「希望可以在台上跟大家互動,想表現一個比較開放的我。」為新歌拍攝的微電影,他扮成落入凡間的愛神,現實生活中他也愛「牽紅線」,「以前在韓國玩樂團,滿多男生朋友會跟我說喜歡哪個女生,然後我就去安排聯誼,應該成功撮合了10 對吧!」換做要他向心儀的女生告白,他也直接帥氣,一句「我喜歡妳」搞定,那有受不了女生什麼舉動嗎?他笑了笑說,「嗯,太主動吧!這樣反而會讓我有壓力!」

SpeXial學霸靠翻譯軟體

SpeXial晉升為台灣最火紅的男子團體,成員之一的Evan戲劇處女作《明若曉溪》近期也在熱播,因2歲就移民加拿大,他對於中文閱讀確實障礙,劇本上標誌著密密麻麻的羅馬拼音,幫助他理解台詞,笑笑自首道:「說沒問題,但看只看得懂3成,剛回來時去餐廳點餐,如果菜單都是中文,頭就很痛,只能點雞、牛、飯、麵這些比較熟悉的單字。」

科技發達,Evan靠著Google翻譯軟體,「那是我最常用的App程式前幾名,看不懂的訊息就複製過去或直接掃描翻譯,再把幾個常用的單字存下來,不管多忙都會偷點時間學中文。」他說,團員以綸也會充當他的小老師,對方10歲才去加拿大,中文程度比他好,遇到不理解的中文時,他會用英文問對方,對方再用英文解釋給他聽。雖然中文程度不佳,但Evan在團體中有「學霸」之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金融系畢業後,他返台發展,學習能力快,念起台詞字正腔圓,連女主角曾沛慈都陶醉,直讚他聲音好聽,有紳士風範。

當初他獲加拿大歌唱比賽冠軍加入團體出道,比起唱歌跳舞,他覺得演戲較難,一開始公司要求他演戲時,他也曾質疑過「唱歌就好了,為什麼要演」,「但不到1天,公司就說服了我,邊演戲邊發片曝光量大,比較有機會,演著演著產生了興趣。」一開始的青澀感漸漸退去,Evan在《明若曉溪》表現開始有了戲感,那些養分來自於他總規定自己,每周五要與家人看1部電影,這個習慣已持續了10年以上從未間斷,「我超愛看電影的,什麼類型都看,目前應該已經看了上百上千部了吧!」笑問他演戲最吸引他的部分,他給了一個頗富研究精神的答案,「看劇本時最享受,我覺得研究劇本是件很有趣的事,期待看劇情的發展,還有破解角色!可能我真的很愛讀書吧!研究角色註解角色很迷人。」

個性冷靜的Evan,情緒起伏不高不低,演哭戲對他而言最難,「我平常不太哭,會希望把情緒都控制住,這樣別人難過時,我沒有這麼難過,但壞處是別人很high時,我也沒有這麼high。現在學習演戲,將情緒一點點放出來。」之前演哭戲他靠回想最疼愛他的爺爺去世時,他無法回台見爺爺最後一面的那份懊悔來哭,「但現在要開始找些能讓我哭的新點。」

戀愛選擇默默守護

戲中,Evan飾演默默守護在女主角身邊的風間澈,他笑說風間澈不主動的性格像他,「喜歡一個女生,我也不會把話說出來,在旁邊觀察,等她有需要時才會出現,讓她知道我對妳是有興趣的,若對方也有同樣的心思,我才會告白,如果沒有,我會再多為她做點事,但還是有時間限制的。」如同劇情設定,他笑說也曾與好兄弟愛上同一個女生,但最後對方兩個都沒選,選了另一個男人。

Evan與曾沛慈主演的《明若曉溪》正在八大綜合台、湖南衛視與Line TV熱播,
他與所飾演的風間澈性格相似度高,被粉絲封為最佳暖男代表

剛返台發展時,Evan慢熟的個性讓他多少有點不適應,他感謝「風間澈」這角色帶給他的自信,「他性格沉穩,有錢又有才華,好在我演了他,消除了不少那些剛來到台灣的不確定感,再加上他的個性設定跟我比較像,更好掌握。」

隨著SpeXial日漸走紅,本來獨自在台居住的他,今年下半年家人也隨著他返台定居,提到此事,身為獨子的他直呼壓力好大,2歲時父母為了他移民加拿大,現在又為他賣掉房子搬回台灣,「雖然他們說一半是因為我,一半是因為我爸在台灣已經找到工作了,房子空在那不好租,不如賣掉,但想到他們為了我做這麼大的變化,還是很過意不去。」

戲劇與歌唱事業齊頭並進,Evan笑說存到人生第一桶金後,他會運用自己的金融專才拿來投資理財,「既然大學學的專業是這個,還是不能荒廢。」

演戲走紅拚歌喉 帥哥演員很會唱

除了像Bii畢書盡和Evan一樣暫時卸下歌手身分當戲子,近年不少投身演藝圈多年的男藝人,靠偶像劇初嘗走紅滋味,就算當「演員」名利雙收,卻始終難以忘懷心中的那支麥克風!

林佑威重拾麥克風

林佑威、宥勝、胡宇威與李國毅因接連演出多部偶像劇,成績亮眼被冠上「華流四帥」名號。他們除了戲劇表現吸睛,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難忘歌手夢。2000年與李威組成演唱團體「WeWe」出道的林佑威,單飛後只發行過一張個人專輯便投入戲劇演出,沒再唱過歌。結婚生女後,他接演《兩個爸爸》翻紅,兩岸戲劇邀約不斷,他也在睽違11年後再發EP《再說一次Yes I Do》,包辦主演的戲劇片頭、片尾與插曲,其中〈念舊〉一曲歌詞,還與當時剛失婚的他心境相似。

宥勝唱跳賣萌

宥勝以外景節目《冒險王》主持入行,靠著《犀利人妻》深情的「藍總監」一角暴紅,之後接連主演多部偶像劇。他還是素人時曾參加〈超級偶像〉海選,歌還沒唱完就被淘汰,對自己歌聲沒信心,卻在2013年初在公司安排下推出個人專輯《完美先生?》,主打歌〈笨蛋〉挑戰當唱跳歌手,沒想到卻被網友笑稱「賣萌」,不比拍戲時帥。

胡宇威辦個唱

胡宇威出道7年後才以《真愛趁現在》嘗到走紅滋味,入行前就曾組過樂團,當時的心願是「能夠上台表演就好了!」入行後,他和一同拍攝《終極三國》的演員們合組團體「武虎將」,樂團發展不了了之,卻在戲劇上闖出另一片天。但當歌手是他的夢想,好不容易在戲劇界闖出名號,再接再厲投身唱片圈,圓夢發行個人首張同名EP,今年3月在Legacy辦首唱,門票4小時完售。但拍戲檔期滿滿,他原本想推出的完整專輯只能難產。

日前胡宇威為了年底拍攝的新作品接受武術訓練,脊椎因此嚴重受傷、脖子也跟著扭傷,休養一整個月後復出接活動,透露目前仍在復健當中,但是否影響「下半身」幸福,他搖頭笑回,「如果有我會哭給你看,完全沒有影響!」

李國毅愛創作

李國毅國中時期就開始把玩姊姊的吉他,埋下音樂魂。大一時完成他人生的第一首創作曲〈因為你〉,2005年踏入藝壇,卻靠演戲嶄露頭角,2013年一部《我的自由年代》,讓他的演藝聲勢大漲,當時他腰傷復發,也是靠著邊寫歌邊錄音,熬過了復健過程。

曾在多部戲劇原聲帶獻唱的李國毅,去年9月終於推出首張個人EP寫真書《李國毅的自由旅行》,還以演唱會規格舉辦了北中南三場首唱會,當時經紀公司拋下「看票房決生死」的震撼彈,若EP銷售和首唱會票房不佳,預計當年底發行的專輯也沒得發。誰知一唱完,他便接下《22K夢想高飛》演出,接著和林予晞演出《料理高校生》,收視表現不俗,讓他無暇再唱,推出完整專輯只能再等等!

劉以豪組樂團

劉以豪22歲時參加模特兒選拔入行,2011年在《我可能不會愛你》中客串,開始在戲劇界嶄露頭角,兩年內就當上男主角。招牌笑容「暖化」無數少女心,廣告邀約不斷,戲更是一部接著一部拍。2009年他與一干好友組成獨立樂團「輕晨電」,他是團長兼吉他手,團員經歷幾次更迭,日前終於推出〈我們背對著青春〉等4首數位單曲,雖為吉他手他仍開口獻唱,因沒自信只給自己60分。

今年劉以豪目前接了2部戲,8支廣告代言,還有寫真書上市,工作行程忙碌,根本很少參與練團。鍵盤手小英笑說,劉以豪的好個性是團員的潤滑劑,幫助大家培養默契,所以不會考慮要他退團。劉以豪趕緊補充,「雖然我沒時間常常參與練團,但我在拍戲時,會把握時間,隨時隨地練習,有空就練習彈唇、發聲,讓我聲音保持最好狀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