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Apr 12 , 2015
00:00

專訪: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

文/吳國瑋 圖/Loewe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 永恆工藝的回歸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獨家專訪

2013年9月,LVMH宣布出身愛爾蘭的新銳設計師Jonathan Anderson出任Loewe創意總監,集團也同步入股Jonathan自有品牌J.W.Anderson。當時年僅29歲的Jonathan以天才之姿擊敗眾多競爭者,接掌這個167年歷史的西班牙皮革世家,瞬間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


然而一飛沖天的Jonathan卻極其老成穩重,不急著證明自己,而是十年磨劍般地鑽研品牌底細,仔細思考如何出手。去年9月的2015春夏巴黎女裝周上,Jonathan終於獻上他的處女大作,從Loewe經典Ora麂皮出發,以回歸皮料本身的純粹手工,勾勒輕盈隨興的輪廓,重新定義品牌傳承百年的奢華。秀後一面倒的讚嘆驚呼,Jonathan證明了自己的英雄出少年,成為老牌新生的最新典範。

剛落幕的巴黎秋冬女裝周中,Jonathan將前一季的自然純粹進化成時髦摩登,藉著都會活力再次為Loewe寫下新頁。儘管我們總是能聽到幸運之神眷顧世人的傳說,然而Jonathan這位天之驕子的誕生,卻從來不是機遇或命運。他是年少天才,但他也是個腳踏實地的務實派,「我每天早上都看銷售報表。如果我人在機場,我一定會去逛機場裡的店(指Loewe專賣店),如果我人在巴黎,我一定會去逛遍巴黎的店。這樣我才能了解是什麼樣的顧客在買我們的商品,為什麼要買這款或另一款商品?哪幾款商品賣得最好?哪些商品引起最多顧客詢問?」Jonathan甚至希望他的上任能為Loewe帶來至少4倍的營運成長──這可是他自己而非LVMH訂下的目標。一位創意無限的設計師,卻同時擁有行動管理如此透徹的商業營運頭腦,感性又理性,我們很難輕易找到第二位。

巴黎秋冬女裝周前夕,這位天才設計師在籌備新系列的空檔接受本刊獨家專訪,除了回憶加入Loewe時的心情,也與我們分享他如何改造這個百年老牌,以及如何低調又文青地度過私人生活餘暇。(以下Jonathan Anderson簡稱Anderson,本刊簡稱Ming)

 

Ming:還記得被徵詢接掌Loewe創意總監時的心情嗎?當時的Loewe在你眼中是什麼樣的品牌?你希望自己的加入能為這個品牌帶來什麼轉變?

Anderson:第一次造訪Loewe工坊前,我對於這個品牌仍不甚了解,但當我離開時,腦中已經浮現許多如何帶領這個品牌的想法。稍後我前往巴黎和Delphine(Delphine Arnault,LVMH集團千金,實際主導集團內各大品牌的重要人事)談起這些想法,以及我打算如何改變這個品牌,於是他們聘請我加入Loewe。我希望能帶領Loewe走入一個全新的奢華理念,它將是一個更重視文化,並且更貼近人文的品牌;我們的專賣店和商品設計也會更加注重個人感受。

Ming:Loewe的百年傳承當中,是否有哪一個時期的設計特別吸引你的注意,甚至給你啟發?

Anderson:我想應該是1950至70年代吧。因為那是當這個品牌真正成為一個品牌,並且擁有能讓人一眼就能認出「這是Loewe」的時期;也是Loewe正式跨足男、女裝以及小皮件市場的時候。那是一個很棒的轉捩點,因為Loewe就是在那個時候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樣子。

Ming:Loewe以提包起家,而這也是品牌銷售的主力,除了全新打造的編織Amazona手袋,還有後續的改造計畫,或全新的配件系列嗎?

Anderson:品牌沒有給我太大的限制,反而給了我相當大的創作空間。關於Amazona手袋,我想將它帶回1975年面世時的最初樣貌。在不失品牌初衷的前提下,我希望能將經典元素變得更加休閒與年輕。與此同時,我也有新的想法,源自建築靈感的Meccano包就是一個全新的系列。

Loewe現在是個更具有文化意涵的時裝品牌,這也讓我在跨界合作或創意發想上有更大的自由和空間,能做我們想做的事情。

Ming:「奢華」是品牌一直強調的特質,你如何詮釋「奢華」這個名詞所代表的意義?

Anderson:我不知道是否該認同大眾關於「奢華」的概念,我寧可相信「手工藝」才是更具價值的。奢華和工藝是截然不同的,Loewe販售的不是大家以為的奢華,而是精湛細膩的手工藝。回歸品牌原點,Loewe正是要創造出符合每個時代情境下的功能性時裝和手袋,同時具備絕佳的工藝品質,那樣才能經歷時間的考驗。

Ming:你首次為Loewe推出的廣告,以Steven Meisel於1997年拍攝的舊照片為影像,模特兒穿著也非Loewe時裝,這是個很大膽的決定,當初怎麼會有這樣的構想?選擇這張影像,又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Anderson:第一次探訪工坊時,我忽然有了這樣的念頭,回到家後,我開始尋找自己收藏的Steven Meisel作品。

我將這些作品逐一攤開,它們還是如我第一眼看到時那樣,牢牢攫住我的目光。這些拍攝於90年代的影像是如此的強烈而獨特,沒有因為至今已經過了快20年而失去生命力和渲染力。這幅影像象徵著美感的永恆,所以我選了它作為形象廣告,而另一方面也是要激勵自己能創造出如Steven影像那般永恆的商品。

Ming:你的個人品牌以解構且具挑戰傳統性別印象的設計聞名,這是否影響了你在Loewe的設計?同時執掌Loewe與自有品牌的設計,你如何轉換創作思維或心情?

Anderson:我有一個非常嚴謹的行事曆,兩個品牌各占一半。隨著所待的城市,我的狀態也不一樣:在巴黎我是Loewe mode,在倫敦我就是J.W. Anderson mode。兩個品牌都有完全獨立的設計團隊,所以在創作思維及心情的轉換上,我也被訓練得相當的好。

Ming:身為時裝設計師,你認為時尚圈對現代都市生活有什麼重要性或意義?對於人們而言,只是一種購買行為的滿足嗎? 

Anderson:我認為每一位設計師都渴望能做到的不單純只是呈現時尚而已,但我想時尚與市場反應之間必然也有個平衡點。我希望人們在購買我的衣服時是快樂的。如果我能讓我的客人笑、如果我能讓我的客人快樂,甚至是覺得自己很性感,對自己感到很有自信,那麼我就真的盡到我的本分了。

Ming:你如何尋找或激發設計靈感?從過去到今日,有哪些人物是你的創作繆思?

Anderson:我並沒有一個特定的繆思,我也非常慶幸我的靈感並不只存在於一個地方。我對英國的現代文化、日本的陶藝文化、西班牙藝術,甚至在夜店裡碰上的事或書中讀到的情節都深受啟發。對我來說,靈感絕對不可能只來自於單純一個地方,而是來自於四面八方的每一件生活小事。

Ming:不工作的時候,你喜歡做些什麼?

Anderson:我喜歡閱讀,然後什麼事都不做。

Ming:請和我們分享近期正在讀的書或看過的電影。

Anderson:我最近正在讀Joe Orton的《The Orton Diaries》和Keith Thorne的日記,這兩本書對於理解英國戰前戰後的文化、電影、戲劇和當代英國繪畫都有很大的幫助。談起電影,我可是Roman Polanski的大粉絲,他的作品總是能讓我陶醉其中。伍迪艾倫於1994年拍攝的《Bullets Over Broadway》,也是我最近一看再看的好片,劇情實在是太幽默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