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觀測站
Jan 11 , 2019
00:00

以藝術之名

文/賴盈君 攝影/C.C 圖片/Dior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 以藝術之名

時尚圈推陳出新的速度驚人,但Lady Dior始終站在引領潮流的浪頭上,這款讓黛安娜王妃情有獨鍾的包包,20年來透過各種面料、裝飾細節幻化蛻變,更藉由眾多藝術家之手再進化,乘著創意飛翔。無論是想像力無邊際的《Lady Dior As Seen By》全球巡迴展,還是自2016年起推出的Dior Lady Art藝術家合作限量系列,都將Lady Dior推向了工藝與創意的極限,最新一波Dior Lady Art #3系列找來11位藝術家合作,人選跨越了國籍、世代及創作風格,唯一的共同點,她們都是女性。22款全新藝術提包不只是Dior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對於性別平權和女性主義的實踐,更讓藝術從殿堂走入日常,貼近你我的生活。《明潮》特別分享其中三位藝術家的創作脈絡,透過Q&A提問,讓你一探那些關於Lady Dior的夢。


 

翠綠的活力  李昢Lee Bul

這不是Dior和李昢的第一次合作,但每次都叫人眼界大開。上一回她以破碎鏡面為概念設計的Lady Dior仍令人印象深刻,這次再度結合意想不到的元素,取材大自然中的岩石礦物、苔蘚植物,李昢和工坊經過多次討論測試,以非常極端的方式模擬出具有特殊紋理並充滿飽滿肉體感(Voluptuous)的形體,使其盡量忠於概念固有本質。一款中型提包採用高頻技術重新加工的真實岩石萃取,讓皮革展現如石體般逼真的質地與紋理,並以石頭和仿古銀吊飾裝飾點綴。另兩款分別以紮染技法(Tie and Dye)透過絲線手工刺繡或於緞面和薄紗上繡綴圓形和號角狀玻璃珠,模擬茂密叢聚起伏的綠苔,令包款洋溢無限生命力。

 

和美國藝術家Polly Apfelbaum合作的限量版Lady Dior mini多彩絲線綿繩刺繡提包(上)、美國藝術家Mickalene Thomas合作的限量版Lady Dior黑色亮漆小牛皮飾串珠絲線歐根紗刺繡中型提包。

 

© Alex Finch

 

© Alex Finch

 

《明潮M'INT》(以下簡稱M):何時決定成為藝術家?

李昢(以下簡稱L):某方面來說,我在念書時,韓國的政權是由軍人把持,而我的父母是政治異見者,可想而知我對於人生規劃沒有太多選擇,那是個非常微妙的處境。另一方面,當我年紀還小時,對於書裡讀過的一些藝術家的生活相當感興趣。在不尋常環境下長大的人,通常也有不尋常的人生,我想這就是我的寫照,對於作品的外在與內在都有影響。

 

M最主要的靈感來源?

L任何事物都可成為一個人的靈感。我也許被稱為「老一派」的人文主義者,但我主要也受人類所啟發,甚至於吃驚、被逗樂。理念、歷史、文明,任何事物都與人相關,乃至於整體人類社會,對吧?也許有些不相關,但那些也不讓我感興趣。

 

M如何重新演繹Lady Dior提包?出發點為何?

L我想要創造一股神祕感,構想是將兩個不同的東西共存其中。我從義大利導演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電影《春光乍洩》獲得靈感,將兩個完全不同的元素結合,我們都不知不覺地創造、發展一個充滿神祕懸疑感的故事。

 

李昢的工作室一隅。(© Alex Finch)

 

© Alex Finch

 

Artist Profile

李昢,生於1964年,自80年代末開始活躍於藝術界的南韓當代雕塑和裝置藝術家,曾獲1999年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的特別獎。她擅長以冷峻、機械的雕塑和裝置形式的物體來演繹未來主義,透過揭示文化和政治場域裡的意識形態來探尋南韓的愛國主義權威和女性邊緣化議題。曾使用自己的身體和三維紡織藝術作品來展演,甚至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展覽中,使用腐爛的真魚讓觀眾感受魚腥臭的感官嗅覺。

 

© Greg Bleakney

 

當陽光灑落  Olga de Amaral

第一眼望著Amaral創作的Lady Dior提包,便能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就像是被太陽映照,沉浸在閃耀而和煦的氛圍。這正是她的創作初衷,「我希望能具體呈現陽光輕傍於身的溫暖感覺,以及身上配戴搶眼精巧配件時的喜悅之情。」她運用60年創作生涯中所研發的棉和亞麻布塊、金箔、丙烯畫、鑲嵌及其他組合技法來描繪流光溢彩之美,悉心將24K金箔一片片貼上方形繡花帆布,或是靈活排列金銀質珠管繡上軟木皮,並手工錘鍛小掛飾,表達光線在游移間產生的波紋。包款內裡則以絲網印刷法讓金質玫瑰綻放在藍色織布上,玫瑰不只是迪奧先生鍾愛的元素,也源自於Amaral記憶中的感動,90年代她曾在一座鄉間農莊看到一種用鏤花模板製作的玫瑰圖案,自此縈繞在腦海裡,「我不時會想起這個圖案,於是開始以不同形式融入作品。我覺得它能展現靈魂深處幽微的感動。」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