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觀測站
Nov 21 , 2019
00:00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文/吳國瑋 圖/Max Mara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 建築與時裝的理性對話

適逢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於此世界大事,時尚圈自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歡慶方法。Max Mara就前進名列世界文化遺產的柏林新博物館,以2020早春大秀向這座城市致敬。


 

身為歐洲首要大城之一,柏林從未浪漫也不曾優雅,你所熟悉的時尚性字眼都和它沾不上邊,然而它可是人類文明中最接近理性一詞的城市,這裡不僅是當代藝術的搖籃,近一世紀以來更是現代建築的起點,以包浩斯主義為起點的大師和其建築作品,建構了這座城市獨特的硬派實力。如果說80年代Gianfranco Ferré是第一個真正將建築概念帶入時裝設計的先鋒,那麼Max Mara就是本世紀更進一步挪用建築線條塑造當代女人理性輪廓的唯一,創意總監Ian Griffiths多年來熱衷從各地建築傑作中尋覓剪裁靈感,而適逢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之際,他帶著設計團隊來到柏林,一場志同道合引發的創意火花就此開啟。

 

服裝上的花紋讓人聯想起建築中常見的大理石紋路。

 

Ian Griffiths特地打造的「柏林大衣」,靈感來自柏林建築、梅森瓷器以 及瑪琳黛德麗,她認為這混融著柏林三大文化精華,還刻意請來被德國人稱為新一代瑪琳的音樂家Ute Lemper演繹。

 

從同為義大利籍的建築師皮亞諾的波茲坦廣場開始,Griffiths一路瀏覽包浩斯學院校長格羅佩斯一手打造的校舍、凡德羅的新國家畫廊、福斯特的國會大廈,最後他來到以保存現代建築軌跡而獲選世界文化遺產的博物館島。島上有施圖勒和Carl Busse的舊國家畫廊,有現代建築先驅申克爾的舊博物館,百年來的建築樣式讓Griffiths靈思湧現,最後他選在奇普菲爾德一手打造的新博物館辦秀,向這個建築之都致敬。

 

 

純粹單一的面料、素淨的色調、厚實的材質、強而有力的硬挺肩線、對稱的鈕扣,規律、理性、線條等建築語彙貫穿了整個系列設計,而即使是偶一點綴的裝飾素材,也以大理石紋路、對稱排列的花朵等效果呈現,Griffiths說這正是柏林建築給他的省察。而為了籌備大秀,Griffiths早早就由柏林新博物館館長Matthias Wemhoff帶著瀏覽館藏,他對於館中豐富的史前時代金工留下深刻印象──石器時代的水滴和橢圓形燧石工具、青銅時代一頂被稱作「柏林金帽」的金箔禮帽、一條名為Belck的腰帶,前兩個藏品皆是鎮館之寶,以及鐵器時代的箭頭──他認為這象徵著文明發展過程中蘊含著理性、工藝與幾何概念的產物,因此特地請來金工藝術家Reema Pachachi,以藏品為靈感聯手打造13件包含雕刻手鍊、項鍊和耳環在內的手工黃銅珠寶,作為早春新裝的完美襯搭。

 

來自瑪琳黛德麗和大衛鮑伊啟發的設計。

 

除了建築與金工藝術,Griffiths也從David Hemmings於1978年推出的《Just a Gigolo》這部西德電影中發想,片中瑪琳黛德麗與大衛鮑伊相遇的畫面,也激發他在新裝中安插了硬挺肩線的西裝、寬管褲以及緊身腰線風衣的迷你系列,作為向這座城市裡男男女女人生風景的浪漫致敬。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