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觀測站
Jul 02 , 2015
00:00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文/賴盈君、吳國瑋 圖/各品牌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 台灣時裝新勢力-6大新銳設計師速寫 (完整版)

距離2016春夏倫敦女裝周還有兩個多月,但已經確定將參與發表的詹朴、黃薇和陳劭彥早已埋頭奮戰籌備,就連前些時候好不容易有了回台探親的行程,也不得不早早結束,無法多作停留。畢竟,台灣設計師好不容易能在倫敦闖蕩出一片天,除了拚命,還是要繼續多拚命。這就是台灣最新一代新銳設計師的微縮影寫照。


70年代末期在外銷成衣內銷化的產業轉型下,台灣有了如夏姿、潘黛麗等第一代時裝品牌或服裝設計師,接著由於紡拓會在80年代的間接政策推動,呂芳智、陳季敏、溫慶珠、葉珈伶、林臣英接棒而起,都從中國風情、民族風和當時正開始興起的中產階級風格出發,成為這一代設計師的共通特色。經歷10年涵養薰陶,90年代中後期,台灣終於有了所謂的新銳設計師──竇騰璜與張李玉菁、許艷玲、傅子菁、徐秋宜等人,他們都以台北為出發點,致力描繪都會型貌和新興都市男女的品味,也讓屬於台灣本土的時裝勢力有了第一次的世代交替。

然而屬於當今世代的台灣時裝新銳,又是什麼樣的面貌呢?

在時尚四城中最具新銳包容力的倫敦,恰巧有一小群來自台灣的新世代設計師們,在都市的不同角落打拚著。他們多出自負盛名的倫敦LCF和聖馬丁學院,直接與國際時裝訓練接軌,他們都大膽地在30歲之際便在異鄉創業,和來自全球各地的新銳設計師們同場殺個你死我活。他們不怕當一人公司,不怕跑3點半,不怕得身兼設計師、快遞、銷售代表、打版師、會計財務、秀導,甚至還得跑工廠盯生產線,還得煮飯給實習生吃。他們什麼都不怕,他們只怕沒有機會和伸展台。他們的設計不再侷限於某個城市或某一群人,而是象徵著全球化的時裝觀點,還以網路串起了全球各地的工作團隊,以零國界的原則打造時裝。

如今,他們終於一個個從倫敦紅回台灣了──APUJAN詹朴、Daniel  Wong、JAMIE WEI HUANG黃薇、MING田明彬、SHAO  YEN陳劭彥、Sun  Yu  Hong孫瑜鴻(以上依品牌英文字母排序),請和我們見證屬於台灣最新一個世代的時裝新勢力。

 

 

我在伸展台上說故事-詹朴

新銳設計師這個名詞有點像在尋求保護,
如果把自己定位成設計師品牌,就不該躲在新銳的保護傘底下。── 詹朴

思路清晰、說話有條理是詹朴給人的第一印象,然而隨著訪談的深入,更令人訝異於他腦中理性與感性區域隨時皆能飛快的和諧運行。「時裝的節奏很快,我同時要準備三季的事情,一半身分是設計師,另一半是創業者,要找資金、談案子,雖然公司核心是小編制,但一開始就要想成是大品牌的規模。」為了推廣品牌知名度、也為了尋求資金來源,詹朴對於跨界合作十分積極,曾和7-ELEVEN 合作推出居家服,「這和你訂製100 件高級服飾的概念是不同的,準備期和測試期要更長,最後結果證明我們這樣的小團隊,也能生產品管幾萬件的服飾。」

詹朴的專長和興趣是針織,堅持100% 原創的他,用的布料都是自己設計或與廠商一起研發,每次從倫敦回台的目的就是要和工廠溝通,常常進廠一待就是三、四周,工廠通常都在遙遠的深山裡,有的還要搭船、搭火車才能抵達。「滿多人誤以為服裝設計師只要畫圖就行了,其實最理想的是要做出樣衣。」這樣的觀念養成於大學時期,所有的機器都必須實際操作,從染紗、上機各製程都要獨立完成,每年寒暑假他都去不同工廠住,東莞、廈門、汕頭都留下了實習的足跡。

零國界的團隊合作

輔大織品系畢業後,詹朴繼續前往倫敦攻讀女裝設計,不同於台灣教育重視實作訓練,倫敦回歸創作本身,鼓勵學生終究會變成品牌或系列的設計師,反而必須回過頭來把設計理念和邏輯想得更完整,才能讓不同的人幫忙,卻不會偏離作品本來的風格或方向。就像是詹朴每回辦秀會動用70、80 個專業工作人員,包括音樂團隊「PROJECT APJ」、印花設計師、鞋子設計師等團隊合作模式,「我們從同一個故事出發,只是我用服裝來訴說,他們是用樂器或其他東西,服裝秀對我而言是在說故事,需要運用更多不同面向去傳達。當團隊變得更大,成員不同的背景都會變成作品的養分。」分處世界各地的他們,大量使用不同的網路軟體和網路平台,不停在線上交換意見,想到這麼多跨領域的人為了幫忙表達故事,都放進了自己的情緒和情感,總是讓詹朴認為這是創作上最好玩也是最溫暖的部分。

回想第一季初試啼聲在倫敦時裝周發表,因為想得很少,壓力也最小,發表完後才知道秀只是一個開始,不是作品的結束,銷售通路、交期、定價等各式各樣問題接踵而來,只好見招拆招邊理解邊解決,逼自己直接學習。如今發展到第五季,除了台灣、倫敦有銷售通路外,還經營了網路商城,今年底更將迎接直營櫃點,雖然詹朴臉上掛著苦笑說:「我滿不習慣人家問我什麼時候忙完,因為永遠也不會有忙完的時候。」但詹朴心中品牌的雛型已逐漸成形,眼底期待的光芒怎麼也藏不住。

詹朴
1986年出生,2013 年自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隨即五度入選倫敦時裝周,創作主題多與時間、文學、奇幻有關,以針織為設計特色,並和台灣紡織廠開發原創布料。除了每季作品都被《VOGUE UK》收錄在檔案庫外,更曾被潮流趨勢網站WGSN選為倫敦時裝周Top 15最能代表2014秋冬潮流的獨立設計師品牌。
 

我的創作無極限- Daniel Wong

時裝不只是做衣服,我想做的是全方位品牌,研發和人們整天息息相關的商品。── Daniel Wong

偌大的停機坪裡,坐了滿場的賓客,模特兒從機艙門緩緩走下,步上長長的伸展台,身上衣裝的強烈印花一幕幕掠過,令人彷彿置身星際世界般驚奇。這場引人矚目的機場大秀創意來自新銳設計師Daniel  Wong,為了完美表達秋冬服裝主題Navigation,突發奇想和虎航合作,把伸展台搬進了桃園國際機場。熱愛衝浪、有空就往海邊跑的Daniel  Wong打了個比方,「每一個衝浪者的夢想就是要找沒被衝過的浪,我就是想要讓看秀的人有新鮮、驚喜的感覺。」超崇拜Alexander  McQueen的他舉例,「看McQueen的秀令我很感動,他把要表達的訊息轉化為創意,呈現在燈光、妝髮、邀請函等所有項目上,服裝秀跳脫了衣服層次,追求的是整體的氛圍。」而這樣的意境也是Daniel Wong所嚮往的。

(右圖)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舉辦的2015秋冬大秀。

創業夢想從台灣出發

Daniel Wong會選擇在台灣創立個人品牌,是因「這裡有很好的工藝,做雨傘、帽子、鞋子都很厲害,可惜都是為別人代工」。品牌全部的布料、印花技術都來自台灣,他親自走訪小工廠,遇到觀念保守的師傅,仍然憑著耐心不斷討論以達到想要的效果,即便在完全不通台語的狀態下,靠著點頭、手勢與一句簡短的「Ya∼」也能溝通,展現出想要融入在地化的努力。

而在設計師之外,他的另一個身分是鑫囍國際執行副總,旗下代理精品、美妝、生活文創品牌,不只掌管商品開發,平常還得抽空巡櫃。多了這一層企業經營者的視野角度,他對品牌經營流露出積極的企圖心,除了服裝,他亦設計餐瓷、蠟燭、杯具,今年底更要推出casa系列,以椅子、沙發、燈等大型家具構成更完整的產品線。喜歡衝浪的他更打趣道,說不定以後會出泳裝喔,畢竟探險者是無侷限的!

Daniel Wong
曾擔任Alexander McQueen鞋履設計師,並被Versace網羅為首席視覺設計師。擅長以印花堆疊的創意手法,獨特錯置、交疊拼接,巧妙交織出印花的無限可能,呈現經典與前衛和諧並存的時尚創意。
 

我從沒有休息的時候-黃薇

對新銳設計師而言,買家會選你是因你有某程度的獨特性,
要研究出別人看中你的是什麼,才能把這個東西維持住。── 黃薇

學生們從書店旁邊一扇很小的門進出,廁所沒有冷氣而且非常的髒,電梯就像一個籠子要用手拉開,地板傾斜,下雨天還會漏水⋯⋯黃薇口中描述如《哈利波特》霍格華茲學校的場景,正是訓練她獨立創作的倫敦聖馬丁藝術學院,在硬體設備差強人意的環境下,同儕間的競爭卻激勵她不斷進步,「老師規定交10張作業,同學會交200張再加兩件外套。教室外早上8點都會有人排隊,不這麼做你就是會搶不到打版桌。」這樣的拚勁使然,黃薇大一暑假就去 Alexander McQueen實習,每天從早上9點工作到半夜3點,「經歷那一段像是當兵的過程,之後不管做什麼都有如天堂。」

畢業後參加《Designer for Tomorrow》比賽晉升前五強、作品登上柏林時裝周而大受媒體關注,黃薇自此踏上了自創品牌之路,至今邁入第五季仍是一人公司,每季她只有3到4周能專心創作,其他時間忙著做sample、籌備辦秀、架網站、做銷售,「這個行業就是薪水少、工時長,我一天工作16個小時,2013年創業後周六、日就沒休過假。」她坦言每一季都有資金壓力,辦完秀一切歸零,打掉重練,必須重新面對周轉不靈。「作為一個創業家,你要體認到除了辛苦之外,就是這輩子都不會再有薪水了。常常資金一進來就發給實習生、師傅、廠商,最後剩下50塊,乾脆去買一包米煮飯給大家吃。」

深入靈魂的創作

純藝術背景出身的黃薇認為時裝設計其實是另一種雕塑,在素材的選擇上相對開放自由,陶瓷、玻璃信手拈來皆成創作語彙,「好的作品必須是掏心掏肺從靈魂擠出來、用雙手製作的東西,是我和材料培養了兩個晚上做出來的結合。」設計師轉向市場導向妥協時有所聞,黃薇表示自己並非拒絕量產,但若和作品的原創性、手工性、文化性相牴觸,她寧願捨棄那些訂單,「我不是要做一件每天可以穿的衣服,是因服裝能表現你這個人,所以必須擁有,或許我的作品有不實穿或太高單價的部分,但價錢正反映了真實的作工和材料。」

對黃薇而言,創作就像是在說故事,她的任務是主觀的去感知,再客觀地發展成主題角色,她所選擇的車線顏色、針距大小等每處服裝細節都是語言,語言集合起來變成影像,讓她能好好表達心中的故事。服裝秀也是一種故事的呈現,從髮妝、音樂、模特兒走位她全都一手掌握,甚至連音樂都要排好漸強漸弱再交給DJ,「因為這是我的故事,我腦子裡有它該呈現的樣子。」自嘲有點控制狂的她,藝術家性格一覽無遺,但這也正是她作品的獨特魅力。

黃薇
1985年出生,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聖馬丁學院,曾在Alexander McQueen與Christopher Kane實習,獲得德國時裝周新秀國際大賽《Designer for Tomorrow》五強後成立同名品牌,多次受邀至巴黎羅浮宮「巴黎時裝周Tranoi Showroom」展出,三度登上倫敦時裝周發表服裝系列。
 

我踏上了時裝不歸路- 田明彬

我認為創意必須建立在實穿性和生活性之上,不然只是在做自己的「作品」而已。── 田明彬

「選念實踐服設最初是因為不想考大學,讀聖馬丁是因為喜歡倫敦而不是巴黎和紐約,當服裝設計師是因為想快速設計出可以穿戴使用的東西,而不是像建築師耗上幾年才能留下作品。」田明彬以連串的隨興解釋他的時裝人生,只是仔細想想,出生在一個奶奶成日埋頭編織、外婆以縫紉維生、媽媽從事布料開發事業的家族,當上服裝設計師就有好些命定的意味了。

市場聲音的必要

在V&A博物館展出畢業作,拿下Fashion Scout大獎,多次登上倫敦女裝周,洋洋灑灑都是榮耀,然而田明彬也曾陷在迷惘泥淖中許久。實踐畢業後負笈聖馬丁一年,田明彬依舊不確定自己該走哪條路,只好休學回台灣工作,「做過陳列、視覺和美術設計,總受不了自己的創意需要經過層層把關和審核,想想只有當設計師才能不受拘束地完全實現自己的創意。當然在此之前,得先把碩士念完。」

乖乖回倫敦念完LCF時裝碩士,田明彬原本應徵上英國頂級婚紗品牌設計師,「工作簽證一直過不了,對方因此無法聘用我,就在進退兩難時,恰巧有人推薦我參加Fashion Scout徵選。」為了參賽,田明彬被逼得臨時成立個人品牌MING工作室,只花了一個月準備便拿下大獎,獲得贊助發表首場個人時裝秀,就這麼被時勢推向他口中的「不歸路」。

叫好與叫座從來都是兩回事,田明彬創業第一年的作品備受國際媒體好評,卻難讓買家入手,幸好他不是固執派的設計師,「我很重視買家的意見,站到第一線和他們對話,我才逐漸體認到創意必須建立在實穿性和生活性之上,不然只是在做自己的『作品』而已。」苦撐過三個季度的「新銳試用期」,存活下來的田明彬才敢正式成立公司,才敢著手銷售和市場,「資金永遠是最大的問題。」「一個新銳設計師要熬過四季,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出道和開始。」

從倫敦起頭,田明彬下一個目標是能在時裝首都巴黎闖出名號,「在競爭最激烈的地方接受檢驗,儘管殘酷現實,卻是生存下去的唯一一條路。」他自認彈性是最大的競爭優勢,「我要求自己每一季的作品中,2/3的比重必須能反映買家和市場的需求,餘下的1/3才是留給自己發揮個人創意的空間。」田明彬依舊堅持市場聲音的重要性,「只做自己喜歡的東西,就稱不上是設計師了。」

田明彬
1984年生,倫敦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碩士。曾於知名的V&A博物館展出畢業作品,2012年成立個人品牌MING,並拿下競爭激烈、專為選拔新銳設計師而設立的Fashion Scout大獎,多次登上倫敦女裝周。設計作品偏好從文學、電影和藝術取材,投射出個人對於人性、情感和社會現實之間多方激盪的思考。
 

我有一個夢- 陳劭彥

我永遠都在收集靈感,從來不受季度轉換影響,
更不會因為這一季秀結束了,就給自己喘息一下的空間。── 陳劭彥

如果上一個世代屹立至今的流行天后Björk和新世代的流行天后Lady  Gaga都相中這位設計師的作品,況且還是一位新銳設計師,那他無疑是新銳中的翹楚了。陳劭彥,這位來自宜蘭、純樸寡言的大男孩就辦到了,而這只是他連串時裝夢想的起點。

(右圖)陳劭彥正在整理為歌手Björk量身打造的服裝。

時裝設計師有很多種,有些是多方位的全才,而這也注定了設計作品的豐富性和多面向。陳劭彥就讀復興美工時便拿下De  Beers珠寶設計首獎,喜歡影像的他也得過LOMO攝影比賽首獎,金工和視覺的背景讓他的時裝作品跳脫尋常服裝的平面思維,更接近一場時裝性質的行動藝術表演,他將部分歸功於母校聖馬丁的訓練。

永不停歇的靈感搜索

「不同於台灣教育的結果論,聖馬丁老師很注重創作的『過程』。」陳劭彥坦承剛進聖馬丁時很迷惘,老是搞不懂老師要的究竟是什麼,「老師常丟出一個模糊的概念,但範圍實在是太大了,不知道該從何著手。」過了一段時間,陳劭彥才發覺這是磨練學生收集素材,整理自我創作思緒的訓練法,也因此養成他日後拉長創作長度的設計模式,「我永遠都在收集靈感,從來不受季度轉換影響,更不會因為這一季秀結束了,就給自己喘息一下的空間。」


陳劭彥為蔡依林打造最新專輯《MUSE》造型。

例如編織是陳劭彥作品的特色之一,而為了研究編織,他經年累月地逛各地二手市場,收集每個年代的骨董衣飾以研究不同的針織技法,金工背景也讓他的布料處理手法更具多元性。「服裝不是單一的物件,而是一個從服裝發想的整體概念展現。」於是每一場時裝發表,陳劭彥喜歡結合音樂、影像等裝置穿插其中,「未來我希望能和更多面向的藝術家合作,彼此激盪出各種跨界可能。」

不同於部分新銳設計師掙扎於商業和藝術之間的取捨,陳劭彥正計畫將品牌區分為商業銷售與概念訂製兩大路線,以呼應大眾市場和藝術兩端的需求,儘管這是個考驗設計師能耐的大挑戰,卻也是品牌邁向茁壯的必經之路。而頗看重台灣市場的他,也喊出能和舒淇、王菲等華人區兩大天后合作的希望。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游刃有餘,陳劭彥的時裝夢想從來就沒有渺小過。

陳劭彥
1981年生,倫敦聖馬丁學院織品研究所碩士。曾於Hussein Chalayan和Alexander McQueen實習,2009年獲比利時布魯塞爾Fashion Weekend時裝大賽新興設計師首獎,以及《Wallpaper》時尚新秀首選,2010年創立個人品牌SHAO YEN,作品備獲Björk和Lady Gaga青睞。擅長多素材與繁複的針織、編織技藝,富含立體結構並帶有濃厚的藝術氛圍。
 

我的刺繡散發著光芒- 孫瑜鴻

我喜歡嘗試不同的紗線或結合特殊印花來玩刺繡,用創意為傳統刺繡找出新的組合,
毛線刺繡帶點不平整的手工軌跡,反而是最美好的部分。── 孫瑜鴻

台北市中山北路交錯的巷弄間,一方簡約小天地隱身其中,店內展示的衣裝綴滿了細緻刺繡,隔一面牆,師傅正在趕工縫製衣裳。這裡是服裝設計師孫瑜鴻的工作室兼showroom,關於女性形體的各種美好想像,都從這個小房間內源源不絕勾勒成形。孫瑜鴻的服裝設計之路起步並不算早,畢業於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的她,回台先後在Issey  Miyake、學學文創擔任商品採購及色彩研究員,原本沒有創業念頭,在學學董事長徐莉玲的不斷鼓勵下,自己動手慢慢摸索出第一季系列,轉眼間已經累積了11季作品。

孫瑜鴻曾遇過沮喪的低潮期,「初期知名度還沒建立起來,又找不到適合的通路,常常一個月完全沒賣出任何衣服,很想放棄。」她後來毅然決然結束和學學的合作關係,咬著牙靠自己的力量去闖,「我覺得要做大事,就要放很大的投資,所以決定直接去租一個工作室開showroom,再慢慢把品牌形象磨出來,如果當初沒有放手一搏,現在我很可能還是待在最初的小小工作室,每個月靠朋友口耳相傳來情義相挺買個一兩件。」

設計師的生存之道

許多新銳設計師前一兩季設計總是極盡誇張,但孫瑜鴻的第二季卻走實穿路線,不同於其他人發現與市場需求有落差後再回頭修改設計,她選擇先站穩之後再慢慢找回創作自由。她對通路的選擇亦非常謹慎,目前台灣只有兩處通路,「有些年輕人急著賺錢,四處大量鋪貨,我的個性會想很久,如果以後回顧品牌,發現在奇怪的地方賣過,那對我並不會加分。」這樣謹慎思量的態度或許和她過去擔任商品採購的經歷有關,「念設計的學生通常對數字不敏感,如果沒經過這段磨練,我可能會像很多設計師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覺得設計就該不計成本用最好的材料。商品採購是用反過來的角度看事情,從消費者的立場出發,不是厲害的商品就一定會賣,這個觀念對創業來說很重要。」

一路走來,孫瑜鴻認為最困難的是作品面對別人的批評,「精神上的轟炸比找資金還痛苦,何況fashion又這麼主觀,心態要能調適,才不會影響創作。」成功熬過低潮的她如今一步步扎根茁壯,能溫暖人心的特色刺繡甚至吸引日本西武百貨兩度邀請前往開設Pop-Up Store,孫瑜鴻孕育著設計夢,就像是雨後的太陽,終究散發著堅定的光芒。

孫瑜鴻
曾於Dior及Chloé配件設計顧問Yuni Ahn工作室實習的孫瑜鴻,於2010年創立個人品牌,發表作品目前已達11季,多次前往日本及巴黎參加國際商展,因為鍾愛刺繡能讓布料增加不同質感,作品經常使用多種紗線或特殊印花來詮釋刺繡,品牌風格旨在表現女性的溫柔氣息和優雅線條,讓女性能藉由服裝嚮往美好的感覺。
 

結語-設計師的真實日常

那天,來到其中一位設計師的工作室尋景拍照,角落一張不起眼的小桌子,卻引起了我的注意。桌上、櫃子裡被滿滿的發票、單據占據,和一旁貼著時髦人像照的牆面恰成強烈對比。一問之下,原來這才是設計師日常的工作桌,當下心裡著實訝異,我以為設計師的桌子該被繽紛的色筆、隨手塗鴉的草稿布滿才是,原來在創作之外,設計師們的創業大夢是充滿各種現實考驗的。

透過六位設計師的言談之間,我們望見了無限充沛的創造力,卻也能感受到他們面對新銳品牌經營的巨大壓力,不只被永遠的資金缺口追著跑,有的設計師要身兼會計、化身臉書粉絲團小編,有的還得掃垃圾、洗碗、煮飯給實習生吃,但也許正是這樣嚴厲的魔鬼訓練,反而讓他們更加茁壯,良劍越磨越光,終究能成就夢想中的獨立設計師品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