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尚旅遊
Mar 14 , 2013
00:00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文/郭書吟 圖/吳晴中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 乘風踏霧小鎮遊-竹山、鹿谷、埔里

我們是乘風踏霧上山來的。初春時節的竹山、鹿谷與埔里,忽而日光捎暖,忽而雲霧從遠山起降,一波一陣攬山腰入懷。這幾個小鎮曾以燈籠、傘、棉宣紙、竹業於民國6 0 至8 0 年代穩固台灣經濟命脈,後因產業轉移、漸趨沒落。 如今伴隨「不分區國際光點計畫」,鹿谷茶香尚存,以往木器、棉紙、竹業聚落漸甦醒,一群喊著「以工換宿」的青年小輩,號召外地創意和熱情兼具的旅人,為小鎮帶來青春活水。


沿路,知名竹藝家陳高明告訴我們,竹山桂竹產業雖在90年代漸趨沒落,但如今台灣桂竹品質依然大優於中國、日本與韓國。曾於2 0 0 8 年與德國知名設計師Konstantin Grcic合作〈43號〉懸臂椅的他,指出台灣桂竹特別適合發展「曲竹」家具,因竹材為適應台灣海島型氣候,養出「高韌性」質地,能火烤、耐彎折,變化多端,是鄰國竹業難比的天賦。
 
108歲閩式古宅 竹林開道
 
走往百年閩南宅院民宿「天空的院子」路上,得登上一陡坡,兩側正遍布彎著細腰桿的竹林,給來客開道。「天空的院子」被譽為中台灣最美的民宿,原為108年的張家古厝,負責人之一何培鈞因一次前多年的老宅。退伍後他回到此地,和本是學醫、卻在醫學院最後一年頻跑工地、一心想當建築師的表哥古孟偉,在荒院大宅打地鋪睡了一年,和老屋培養感情。而後找來數位老師傅和工班,一磚一瓦、抬石扛木地花上年餘時間,甚至背債千萬,終將占地900坪的大宅院、蓮花池、石護欄以修舊如舊的方式,換上新衣。
 
「天空的院子」開張後,因馬修連恩、吳念真、歐陽應霽等名往太極峽谷途中,發現這幢荒廢40人先後於此創作、入住而漸打響名氣。有人問他,何不將這套模式用在其他大宅院,打造成天空2號、3號、4號院子?何培鈞再三思考後並沒有執行,他知道自己愛的是這處老宅的獨特,而不是為了開設連鎖樣板民宿而整修古宅。
 
 
 
青年換工 振興小鎮經濟
 
這般投注斯土的情懷,更蔓延到竹山小鎮上。何培鈞於兩年前創立「小鎮文創」,以協力設計、在地生產、協力銷售方式,與鎮上老店合作,請教在地如陳高明一般的工藝家和文史工作者,發展獨具竹山味的文創經濟。如3家鎮上老店共同製作的特製伴手禮,裡頭有啟明米麩店的一口米香、德豐木業木製明信片,再由來發打鐵店的師傅烙下鐵鑄印,最後包上振益棉被店的花布包巾。再如「幸福腳步便當行程」是讓遊人提著花布便當參訪林間古道、百年古厝、村庄竹林,竹製飯盒和花布包巾都是老店特產,吃飽喝足還能打包回家。
 
小鎮文創近期正推動「小鎮有禮,青年換工」活動,號召青年以工換宿,來小鎮住上個把月,「如果你會拍片,就來幫老店拍一部微電影;你會寫文章,就來幫老店寫故事。我們歡迎所有擅長文字、設計、行銷等專長的青年人,以一個月為單位的方式入住,用你的文章、影像、設計、課程作交換,和我們一起振興小鎮經濟。」
 
午後天候變化多端。我們在宅院前石埕地擺上木桌,看陳高明兩手靈巧地彎折竹片,沒一分鐘便游出一隻小竹魚。我卻是手指頭打結,最後只幫忙黏黏眼睛、穿上流蘇了事。我們乘著雲來,回程則踏霧下山,雲霧在黝黑髮絲上織了一層水珠簾,竹山小鎮故事,正待青年人上山挖寶。
 
鹿谷有機茶園 微型生態圈
 
下了竹山,前往鹿谷鄉,由在地茶農轉型創立台灣第一座以茶為主題的「遊山茶訪」文化館,已備好上好凍頂烏龍茶待客。入館大門一只傾斜45度角的大茶壺,寓意茶文化謙遜待人的禪意。館內收藏老照片、傳統製茶器具、茶席布置及國內工藝家蔡小芳與劉世平的茶壺作品。劉世平著名【獅鈕壺】系列將小獅王的威風添加了幾分Q版童趣,讓小獅王站在壺蓋上逞威風。
 
 
 
「遊山茶訪」及早便投入有機茶園栽作。位於半山腰茶園隱身雲霧中,蹲下來看,才發現葉緣上好幾張天羅地網,一個連一個,暗示此樹唯我有,閒人勿進──有機茶園最大特色便是藏著小小生態圈,茶樹剛經過修剪,此時正冬眠,看來此回是當不上採茶女了,因為每棵茶樹都睡得香甜,蜘蛛、蝴蝶、蟲子都放下心來,在這裡拈花惹草。
 
埔里宣紙村  造紙先種樹
 
再搭車來到埔里小鎮,此處山水靜好,自日據時代便經由日本人技術傳授,發展出埔里造紙業數代英名。而埔里境內還有一個享有「宣紙村」美名的「恆吉城」,手工棉宣紙極盛時期,村內多達23家造紙廠與染紙工坊。後因產業外移東南亞,少數還在營運的幾家,多是擁有來自日本的老客戶。
 
「紙匠工房」創辦人林政立是傳承第3代的紙匠。他說村內凡有煙囪、水塔處,便是造紙廠。為了推廣古法手工造紙,他與村內同業如「一人造紙廠」東明棉紙廠等合作,在社區闢了塊地種植造紙材料「構樹」,「體驗造紙,從認識構樹開始。」他說。遊人先戴帽戴手套拿剪子,砍樹、剝樹皮、曬乾、敲爛水煮成紙漿,而後抄紙簾、壓紙、烘紙??紮實體驗一張紙來處不易。
 
離開宣紙村前,經過林政立父親經營的紙廠,裡頭尚有10多位師傅,其中有數對都是老夫帶著老妻上工。他說紙廠向來有「一對手」的俗稱,以往算工錢是看一日造紙產量,老公撈紙、老婆焙紙,老婆絕不會糟蹋老公的辛苦,夫妻齊力同心,因而祕方多難外傳。可曾想這一缸子混濁白水,竟出得這麼一落落承載文字記憶的紙張?而這些僅存的高級手工棉宣紙,正等待裝箱,預備航向遠在日本的買主手中了。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